《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6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安处,处处为家。”白无瑕道。
  “问题是,何处可心安?”李牧野回了一句。
  “求心安者,必有不安之处。”白无瑕针锋相对道。
  李牧野没好气的:“我若心安,又何必求?我人在这里,可不是出于自愿。”

  “也不是我的意思,我巴不得你留在国内呢。”白无瑕笑道:“玛格丽特是个好帮手,可以帮你尽快适应这边的。”
  “老霍也可以帮我,小芬帮的更多。”李牧野说到这儿叹了口气,道:“我他吗可没求任何人来帮忙。”
  “那是你帮我行了吧。”白无瑕道:“你这个人呀,就是拧巴,帮了别人的忙,还不想落人家一句好。”
  “我落你一声好,就得落别人两声不好,没意思。”李牧野没什么谈兴了,转脸继续看着窗外。
  白无瑕凑过来,柔韧细白,光洁如瓷的长腿从后面盘到李牧野雕塑一般健美的身躯上,魅惑的:“看外头有什么意思,看看你枕边人不比那有趣多了,来吧,何以解忧,唯有欢爱,房中有乐事,乐不思蜀。”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牧野一下子有了反应,有点恨自己没出息,突然转身将她按在身下,毫无前兆的狠狠进入到她身体里。白无瑕黛眉紧蹙,却什么也没说。
  事毕。
  “前阵子看你那位初恋情人去了?”
  “嗯。”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想没想过带着她远走高飞,远离一切纷争?”
  “许久不见了,爱情的感觉都磨成了亲情,要说感觉,也许还不如跟你这女魔头一起的时候更强烈。”
  “少来吧你,我知道自己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形象,我也不否认你的看法是对的。”白无瑕翻了个身,伏在李牧野的胸膛上,手指不老实的画着,写道:“好爸爸,我不要做你的黄脸婆,我要永远做你的小情人。”
  这妖女,真他吗吃不消。

  李牧野违心的把她推开,坐起身来抢过自己的衬衣穿上,道:“没时间陪你胡闹了,这一晃儿就中午了,再耽误下去又是一天,我过去伐木场那边看看,他们的发掘有什么新成果没。”
  白无瑕侧卧着,姿态**如海棠初醒,俏皮的眨着眼,道:“你抱我洗白白去,然后帮我穿回衣裳,不然我就不起来,那边安防重重,你自己过去分分钟被人家捉住。”
  李牧野没理她,径直走出木屋。
  白无瑕大声道:“那些深潜设备不是白让你准备的,咱们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就下去在湖里把那那阵势打开,到时候不管他们找到什么都是咱们的,你根本没必要现在过去了解情况。”

  李牧野停在木屋门口,一转身又回来了,道:“你先说说你的全盘计划,玄门已经派人来了,你还在等什么?”
  “哟,你这么凶巴巴看着我要做什么?”白无瑕扯一条睡袍围在身上,将满身春色遮盖住,起身下地走到李牧野面前,道:“就爱看你着急的样子,怎么办?中你的毒了,几天看不到你就什么心思都没有,真恨不得把你吃到肚子里。”
  “拉出来就不美了。”李牧野煞风景的:“我时间宝贵的很,没他吗心思陪你开玩笑。”又道:“昨晚你说他们找到了几块石碑和一些维京人的骨骼,我想看看那些石碑上是怎么说的。”
  “没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就是一块被压坏的石碑,大意说的是大唐贞观二十年,袁天罡与好友张仲坚海外求仙,携西陲苦寒之地色目奴八百到此,寻殷商仙家方术不遇,岂料渡海巨舟为土著损毁,不得返还中土之路,见此地风致非凡,便决意与仲坚兄长眠于此之类的。”白无瑕道:“那是一块残碑,不知道后面还写了什么内容 。”

  李牧野道:“色目奴就是指维京人?”
  白无瑕点头道:“应该就是了,咱们老祖宗那时候牛气啊,但凡不是咱中华人种的,都叫个什么奴的,匈奴,昆仑奴,倭奴,反正意思都差不多吧。”
  李牧野听的悠然神往,一千多年前,袁天罡和张仲坚,一个是玄门大宗主,另一个是白云堂一代宗师,一文一武,两个人就控制着八百维京勇士来到这美洲大陆上开拓疆土,这是何等豪迈的壮举。可惜子孙后代不肖,一代不如一代,到了满清末年,不但把大好河山拱手送人,还让曾经屹立世界民族之巅的伟大民族成了西人眼中的劣等种族,真愧对祖先。
  “他们在这地方布置了这么一座阵势一定有深意,可惜那石碑不是完整的,也不知道这两位前辈高人最后是不是也埋骨于此了。”李牧野遗憾的说道。

  白无瑕道:“埋什么骨,俩人后来多半活着离开了,那些维京人被他们活埋在这里了,这座六壬厚土大阵的阵眼是一枚土丹,一定要阵外种下才能发挥作用,这种方术手段必定是袁天罡的手笔,还有那石碑也是写在阵眼外面的,我看那字迹是人用手指写上去的,除了当时体术天下第一的张仲坚外,谁能办得到?”
  又道:“我们白云堂的故老文献记载,张仲坚当年可谓是枭雄之姿,顾盼雄飞,自负英雄无二,一心想要领袖白云堂与天下群雄逐鹿,却在争夺堂主之位时输给了李药师,负气离开中土,在海外漂泊了许多年,后来还跑到南洋什么地方建了个不小的国家,从那以后再没回到过中土,天知道他在海外漂泊的那些年都去到过哪里。”
  李牧野感同身受,叹道:“故园入梦,乡土难离,人这一生无论在外面取得多大成就,总念念难忘归故里三个字,我想这位张仲坚前辈肯定是想回去的,只是人强难与命争。”
  白无瑕道:“挺简单点事儿,偏你生出这么多感慨,当年李药师文武全才,兵法谋略皆一时无两,贞观天下一多半都是他打下来的,这张仲坚自知治军打仗安邦定国的能力有所不及,所以才离开中土去海外的,他背着白云堂祖先私下里跟玄门大对头袁天罡两个暗通款曲,就是我白云堂的大叛徒,这种人佩服他做什么?我恨不得真挖出他尸骨来给他来个挫骨扬灰。”

  李牧野觉得她的看法立场过于鲜明,却失之狭隘偏颇,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问道:“你偷偷潜入过那地下溶洞,可看得出他们为什么在那里摆下那样一座阵势?”
  “很简单,他们在养水龙。”白无瑕道:“按照石碑上的说法,他们带着八百色目奴跟美洲土著人打了一仗,虽然打赢了,但来到这里的大船却被土著人给烧毁了,要想离开这里就得另造新船,但是碍于当地条件有限,要造新船怕是不容易,所以我估计这老贼魔袁天罡就想出一个阴损的主意,在这里布置一座阵势,引几条地龙过来,把地龙养成水龙,利用水龙拉着他们的船离开这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