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萨格笑意收起,“两天。我只给你两天时间,准备好我要的三样东西。没有丨警丨察的蛇口码头,畅通无阻七处卡子口,三百零九个摄像头全部坏掉的通往云南的137国道。缺一不可。”
  何笙说,“出了广东边境,周容深还能不能力保,我也不确定。”
  萨格盯着脚下一方染了酒渍的沙土嗤笑出来,“公丨安丨部长的权力,天涯海角他说了也算。”
  她脸色突然一沉,将身上罩住的皮衣抖了抖,姿势非常利落蛮野,与此同时,保镖握拳狠狠砸了一下箱子,这下不知砸到何处,乔慈才止住的哭声顿时又响起,撕裂般的沙哑尖锐,何笙一颗心险些碎掉。
  她一言不发退后,退出这栋大楼,门外空荡的石堆停泊着等候她的车,她最后看了一眼那只箱子,忍痛离去。
  她吩咐司机去市局,此时灯火通明,十几间审讯室透过封了铁栅栏的玻璃窗,能看到里面低着头的犯人,和愤怒审讯的丨警丨察,在这条分明人来人往,却格外死寂的长廊,惊心动魄。

  王队长从尽头第二间监控室走出,一眼瞧见直奔办公室的何笙,他出声叫住她,“何小姐。”
  她脚下一停,王队长走到跟前,“您来找周部长吗。乔总在里面。”
  何笙皱眉,“他在?”
  王队长似乎还不知实情,他说四期项目掌控在政府手里,盛文想要接手,周部长这一关无论如何也要过。
  何笙不由愣住,乔苍来市局开口竟是为了这件事,她总觉得不对劲,乔慈落在萨格手里虽没有性命之忧,但日子总归不好过,那样一群喝人血的亡命徒,和阎王有什么区别,他超乎寻常的淡定冷静,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乔苍的做事手腕,一向反其道而行,总是在最后一刻揭露时,才让人幡然醒悟。
  办公室里隐隐传来脚步声和挪动椅子的剌响,何笙下意识退到旁边饮水间遮掩自己,不消数秒,一身黑衣的乔苍带着秘书从门内走出,惨白的灯束将他面容笼罩得愈发俊秀,他举止与神色都极其平静,看不透这场会面的结果好坏,周容深沉静的嗓音溢出,“送客。”

  “不必。”
  他干脆拒绝,王队长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只好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出了这趟走廊。
  几秒钟的功夫人影仓促消失在转角处,四下空空荡荡,只有审讯室内晃动的灯光,和拍案而起的丨警丨察大声质问罪犯为什么要杀掉一个小姑娘。
  回廊上温度格外荫冷,弥漫着穿击人心的罪恶,这座城市所有不堪入目,令人悲愤的恶事,都在这里浮出水面,尘埃落定。
  何笙拢了拢裙衫,朝办公室走入,周容深大约倦了,他手掌横在额头一动不动静坐,像一樽被时光消磨了棱角,洗去了盛气的钟表。
  他少不经事风华正茂的岁月,何其所向披靡,何其迷惑人心,她想象不出二十年前的他是如何一副美好英俊的模样。她曾无比羡慕沈姿,甚至嫉妒,她拥有周容深这辈子锋芒最盛的一切,正如乔苍不说她也知道,他嫉妒周容深,痛恨他占据自己三年光荫,他花费多少力气,才从何笙心上把周容深的痕迹拔除,仍不能斩草除根。
  挂在墙壁的西洋钟缓慢颤抖,散出陈旧悠长的回音,窗子与门口穿堂而过的夜风,惊醒了头疼的周容深,他微微阖动眼眸,堆积如山的文件被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推开,那手的主人完全不知他清醒,直奔他肩膀而来,轻轻落下,他顿时抬起头,她被他吓得手倏而一缩。

  “你醒了呀。”
  他怔了怔,嗓音略带沙哑,“我没有睡。”
  她抿唇,有些犹豫又将手伸出,取下椅背挂着的西装,披在他背上,这一刹间,他微微恍惚,仿佛回到很多年前,她那时刚刚跟他,总是千方百计讨好,顺从,像街边捡来的流浪猫,没有自我,没有底线,生怕被抛弃,整个世界都只有他。
  他是她黎明的曙光,是她温暖停泊的港口。

  她常常在他忘了回卧室的夜晚,无声无息溜进书房,为他披上衣衫,揉一揉肩膀,或者调暗灯火,不让他剌眼。却不肯走,托腮静静凝望他,偶尔忍不住,偷吻一下唇角鼻梁,再嗤嗤发笑。
  他是她的梦。
  她沉沦其中不愿醒来。
  不知不觉,他还是将她丢失,她的梦里不再是他。
  何笙站在逆光的黑暗中,周容深未曾等她开口,似乎知道她为难什么,主动说,“乔慈的事,我有掌握一些。”
  她一愣,“他说了。”

  周容深将灯罩掀起,顿时明亮许多,“都熬到这个位置,哪个省份没有几名心腹。即使如此耳聪目明,还是疏忽了这伙狂徒入境扣押的最佳时机。”
  何笙脸孔深埋进掌心,无助而绝望喘息着,她单薄的身子在灯光下轻颤,周容深隐隐觉得心疼,他下意识直起身,想要像从前那样,握住她的手揽她入怀中,却在距离不到一厘米之处,大梦初醒停下。
  这样的拥抱,他早已没资格给予。
  何笙哽咽说,“乔慈被绑走两天两夜,萨格很谨慎,她防备着所有人。江湖那一套,如果能用,乔苍也不会按兵不动等这么久。你和我都在金三角与她交锋过,你卧底两年,萨格的团伙有多凶残,多难以控制,你比我更清楚,我不敢拿她的性命做赌,容深,我又一次走投无路。”
  她根本不想踏入这扇门,她没有勇气面对这个男人,他不能看他多出的皱纹,不能看他生出的白发。
  她听他一声叹息,胜过千刀万剐。
  不论世上因果如何,别人眼中谁对谁错,她终归辜负他,逃离他,葬送了他背负骂名,背负唾液,背负失去所有而许诺她的第一段婚姻,迷失投降在和另一个男人的欲望风月中。
  她的脸被掩藏,周容深看不到她的泪痕和脆弱,他扯开纽扣,沉默呼吸,过了许久问,“你想我怎样。”
  何笙将萨格的要求一字不落复述,她小心翼翼挪开手,就势抹去一片濡湿,他察觉她的水色,却察觉不到她是否哭过。
  “你是来求我,满足她索取的筹码,救出乔慈。”
  何笙说是。
  她自己觉得好笑,是不是周容深养叼她,也宠坏了她,她像一只吸血鬼,残忍而自私利用他的权,他的势,他的于心不忍,他的旧情难忘,救自己和别人的女儿,她一面痛恨,一面别无选择。
  “何笙,你瞧。”
  他指了指桌角的相框,那里空无一物,相框边缘很旧,染了黄渍,染了灰尘,中间却崭新干净,它应该很多年头,只是裱着相片,遮掩了那一处。

  他笑着说,“中秋节那晚,我反锁门,抽出相片,坐了一夜。将它点燃,又熄灭,烧了一角,到底舍不得,反反复复,就天亮了。何笙,四年前的中秋,我开始一点点失去你。四年后相同的日子,我肯不肯,也找不回你了。”
  日期:2017-12-2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