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接听电话时保姆就在身旁,后者大喜过望,将围裙摘掉往客厅冲,“我马上联络先生,让他陪您一同去见小姐。”
  何笙一把拉住保姆,“如果他去了,萨格非但不会让我见,还会给我一点恶果尝。”
  保姆惊愕万分,“您独身去郊外,万一她扣押您,对您下毒手可怎么好,您孤立无援,不是羊入虎口吗?”
  何笙目光定格在玻璃上最后一束摇曳的夕阳,“她不会。她要的筹码,只有我能给。除了我,谁也无法请动周容深。”
  乔慈被绑架,保姆深知事关重要,也不敢置喙,她给何笙热了一碗汤,亲眼看她喝下去,再三叮嘱司机千万保护夫人安全。
  通往郊外这处场所,要经过一条极其狭窄的羊肠小路,一辆奔驰畅通都极其困难,何况军用吉普和特警防弹车,不卡住都是好的,地势易守难攻,堵塞了条子硬闯围剿的必经之路。
  何笙吩咐司机匀速偏快行驶,她做简单计时,贯穿整条路,需要一分四十秒到两分钟之间。一旦这伙人发现条子侵入,迅速从另一口撤离很容易。

  之前金三角过招,萨格的狡猾便显露无遗,如今指望打翻身仗,出手更胜一筹,堪称滴水不漏。
  羊肠小路的尽头是一片无人旷野,在及膝高的芦苇荡掩护下,南北主干国道于月色初上间露出陈旧荒芜的模样。
  旷野竖起两所红砖平房,顶部燃着烟囱,显然有人居住,或是暂时停留,正中央的主楼,是一栋灰色泥瓦片建筑而成的七层楼宇,最上面拉着横幅,涂满了抗议拆迁歪歪扭扭的红字。
  何笙伏在窗口,一言不发向周边打量,目光落向一处起伏的黑点,那些黑点在移动,并不知已然暴露。
  司机靠边停下熄了火,“夫人,您自己太危险,还是我陪您进去,也好有个帮手。”
  何笙摇头,“她既然只点名我自己,你进去一定会被飞来的枪子儿崩了。何必搭上一条命。他们手上鲜血淋漓,不差一条。”
  她说完推门下车,举起双手高过肩膀,向着这栋楼结满蜘蛛网破败的大门走去,脚下土地陡峭蜿蜒,路寸步难行,她留意着前一片瓦砾,脚便坠入下一处坑洼,当她终于百般艰难进入大楼,还未看清黑漆漆的景象,身后窸窣响动,她正要回头,腰间倏而抵住一把枪。

  枪口寒冷,坚硬,剌疼了她骨髓。
  片刻的剧痛,便是麻木
  “乔太太,很准时嘛。”
  是电话中那个男人。

  何笙身体本能直挺,一动不动,维持举手的姿势,“我什么都没带。”
  男人的腔调荫恻恻,散发出诡异的回音,好像在十八层地狱内,“这您说了不算,得查一查。”
  一簇淡紫色的灯光从何笙脖颈开始,细致扫描至脚下,来回数次,警报声依然没有响起,男人这才收了枪,“算你识相。”
  啪嗒一声,光束倏而洒满整栋楼,眼前盘旋而上,一直到达顶层的小灯泡,足有成百上千,在这荒郊野外,也亮如白昼。
  萨格坐在一张梨木椅上,手持红酒,闭目细细饮着,她前后左右皆站满保镖和打手,层层保护,苍蝇都难逃,这副阵仗格外磅礴,何笙从剌目的白光内回过神,并没有怯场,她张口便问,“我女儿。”
  萨格不慌不忙喝掉了三分之二的红酒,才缓慢睁开眼,笑着说,“乔太太可带来什么筹码给我了。”
  何笙的米黄色长裙,在晚风下飒飒飞扬,洒脱而美艳,“我看到慈慈完好无缺,自然会给你。”
  “比如。”
  她下巴轻扬,“比如你要的一切。”
  “非常痛快。”
  萨格站起身,朝她信步而来,“玩个游戏怎样。”

  她话音才落,保镖将角落处搁置在桌上的红绸布掀开,一只C`ha 满了七根不同颜色雷线的定时雷箱映入眼帘,雷线一端为按钮,按钮是关上的,向下一扳,便打开。
  雷箱大约在这里埋了几日,浅表一层薄薄的灰尘,萨格笑着吹了口气儿,那些尘埃便朝四面八方凌乱飞舞。
  “这其中有一根,会引爆雷箱,乔太太距离这样近,一定不能幸免,你按三颗钮无虞,就可以见到令千金。”
  何笙看了看雷箱,又看了看萨格,如此反复数次,在她饶有兴味的注视下,毫不犹豫,更不手轮,干脆利落啪啪几声,七颗按钮全部拨开。
  鸦雀无声,没有一丝爆炸的反应。

  萨格一怔,饮酒的姿势也停顿,眯眼冷笑。
  男人蹙眉,果真没碰上过这么猛的娘们儿。
  何笙平静捻了捻指尖沾染的泥渍,“二楼潜伏二十个打手,东山头潜伏十五个狙击手,南北山头六人放风,这里还有你,如果丨炸丨弹是真的,一个都活不了,你这两批货还没有安然无恙出境,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你会舍得死吗,没有我,你办不到这件事,你会让我死吗?”
  何笙掌心在雷箱上轻轻摩挲,从这一头,滑到另一头,“你不过虚张声势,想让我惊慌之下自乱阵脚,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人都已经来了,你掌握了足够主动权,还怕什么。”
  萨格的笑容愈发加深,她不再废话,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保镖,保镖心领神会,走上二楼,只是几下眨眼的功夫,对方从楼梯下来,手上托着一个皮箱,皮箱内有阵阵嘶哑的哭声,边缘处是干涸的乃渍,拉锁合拢很严,只凿出两个拇指甲盖大小的孔,渡入氧气,何笙看到这一幕,难以自抑震怒,“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女儿的?”
  萨格聊了聊长发,手不知故意,还是无意,倏而一松,酒杯从她掌心脱落,砸碎在地面,酒渍艳红如血,四下散开。
  “乔太太,你最好知足,这世上被俘虏的人质,哪有日子好过的。我已经网开一面,毕竟我要与你合作。”
  保镖为她点上一支烟,她一边吞吐一边打量,萨格知道何笙有股子狠劲儿,也在这一时刻,从她眼中看到了金三角爆炸当晚,她豁出命去,卷土重来一模一样的歹毒。
  “乔太太,我奉劝你别逞强,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箱子,它深藏奥妙。箱子里有两条蛇,一条公,一条母,刚刚成配。我从泰国带来,驯养了八年的宠物,它们很通人性,知道我想要什么。如果有人侵入,触碰箱子,它们会立刻咬死乔慈,而外界毫无干扰,无论乔慈怎样哭闹,抓挠,它们都不会张口。”
  何笙眼底的漩涡,紧握的拳头,无声无息敛去,放弃。
  萨格指尖一勾,烟蒂抛掷向远处的破花盆,正入其中,“乔太太,该让你摸清的底,我毫无保留,乔慈生死你也亲眼所见,我没有隐瞒你撕票,这里地势就是这样,至于那批货在何处,恕我不能提前透露,你只有一点聪慧胆识,还不足为惧,你背后那个男人,他可是狡兔三窟的行家,我玩不过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