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棒的好消息。华夏人都知道,春晚是世界上收视率最高、也是曝光度最高的一场盛宴,任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只要能在那个舞台上亮个相,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秋语儿本就有着雄厚的粉丝基础,再加上受伤后复出的励志故事加成,如今已经有了隐隐直追当年巅峰状态的气势,这时候再来个春晚加成,“天后”这俩字儿要是还回不到她的脑门上,萧晋肯定会再去找个大mi咪一头撞死。
  看着仍然低着头的秋语儿,他用难得温柔的声音问:“紧张么?”
  “有点,不过……”秋语儿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去,幽幽地说,“不过,不是因为那个舞台。”
  萧晋微微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
  春晚的举办地在京城,而那个伤害过她的男人,显然也在京城。
  犹如一桶冰水兜头浇下,他瞬间冷静下来。
  他目前是决不能在京城露面、甚至不能有丝毫消息传过去的。如果秋语儿在京城安然无事,那自然没什么好说,可要是那个人、或者当年毁掉秋语儿的那个女人还想搞事,他在龙朔鞭长莫及,即便想管都管不了。

  沉吟片刻,他当机立断,对辛冰沉声道:“趁着消息还没有传开,马上给那边打电话,就说秋语儿旧伤复发,无法保证当晚的演出质量,请他们谅解。”
  “什么?你要放弃这次机会?”辛冰大吃一惊,站起身道,“为什么?你是不是疯了?知不知道春晚对于一个明星来说有多么重要?知不知道拒绝春晚又会给一个明星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是想毁掉语儿这些天的努力么?”
  “这些我都明白,但个中原因复杂,你只需要知道语儿决不能去京城演出就好。”萧晋的口气不容置疑。
  “你……”辛冰火气上来,不管不顾道,“我不同意!先生,虽然我是你的属下,但这不代表我的公司也是你的,语儿是立十传媒旗下的签约艺人,你无权对她的工作指手画脚!”
  萧晋眉头皱起,刚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却听秋语儿出声道:“先生,对于您的关心,语儿万分感激,但是,京城对我来说,是一道必须要迈过去的坎,否则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可能无法解脱。
  所以,我恳求您让我抓住这次机会,因为我害怕这一次退缩了,就再也鼓不起勇气去面对。”
  其实萧晋也知道,秋语儿说的一点都没错,人这一生中总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面对的,然而,皇城根脚下鱼龙混杂,掉块墙砖说不定都能砸死俩二代三代,莫说他如今在那里根本见不得光,即便还是当初,也不敢说一定能护佑得了秋语儿周全。
  “语儿,”他走上前,看着秋语儿的眼睛说,“勇敢这种事情,不是仅凭一腔冲动就足够的,你这一次并不是退缩,而是还没有准备好,根本就不是害不害怕的问题。”
  “我知道!”秋语儿抬起头,感激的望着他道,“但同时我自己也很清楚,对于那件事,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好心理准备,只有可能随着时间慢慢放弃和忘记,可我不想这样,我想给我自己的过去一个交代。”
  萧晋沉默片刻,问:“你真的想好了?”
  秋语儿微笑点头。
  萧晋叹了口气:“你要清楚,我的势力范围仅限于龙朔,如果你在京城出了什么事,我根本保护不了你。”
  “我不怕!”秋语儿巧笑嫣然,“大不了再被毁一次容,反正您能治好我的,不是吗?”
  萧晋撇撇嘴:“能不能是一回事,小爷儿愿不愿意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秋语儿笑而不语,弯弯的眼睛里满是笃信。
  辛冰起初不明白萧晋为什么要秋语儿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只以为还是出于他那莫名其妙的“调教”意图,这会儿听他们说到保护和毁容,瞬间想起了娱乐圈的那个传言,顿时便有些愧歉起来。
  “先、先生,我……”
  萧晋抬手制止了她,笑着说:“你我之间,道歉什么的没必要,我既然给了你绝对全权,就已经做好了被你经常指责或者抨击的觉悟,如果你事事不问缘由都听我的,我还真不敢把那么重要的一摊子事交给你去打理。”
  辛冰闻言,心立刻就软成了水,目光中溢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欣慰与柔情。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其实女人也可以这样,而辛冰就是这样的女人。
  这时,萧晋又正色对秋语儿道:“好吧!你想去就去,但是有一点,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今天就跟我回囚龙村当个种草药的农妇好了,一辈子都不要再想出来唱歌。”

  “嗯,您说。”
  “一旦发现事情不对,不管你那时有没有获得心灵上的平静,都必须马上抽身回来!小爷儿治好你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让你修炼心性的,明白吗?”
  秋语儿轻咬下唇沉吟片刻,才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萧晋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掏出手机拨通了贺兰鲛的电话。
  “那个魏天豹可用么?”
  “听话,无畏,狠辣,只缺实战经验,暂时可用。”贺兰鲛的语言风格依然简练。
  “能独立执行任务吗?比如做保镖。”
  “不复杂的话,没问题。”
  “那好,叫他马上到诗咏国际二十二楼的海雅总裁办公室来,告诉他,让他听从海雅总裁的一切安排。”
  挂断电话,萧晋又对秋语儿道:“待会儿会有人过来,那是你的保镖,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除了上厕所和睡觉,你去哪儿都得带上他,寸步不离,知道吗?”

  秋语儿眼眶红了,红唇蠕动片刻,深深的弯下腰去,哽咽道:“谢谢您,先生。”
  萧晋随意的摆了摆手,转身对辛冰说:“好了,事情你也知道了,具体该怎么安排,就都全交给你,可以么?”
  辛冰歪了歪脑袋,狡黠道:“我还不知道,语儿在你心目当中的地位,竟然比你自己还要重要呢!”
  言下之意就是说,别忘了,你连身家性命都能放心的交给我。

  萧晋摇头苦笑,像以往那样伸出手指轻抚了一下她脸上的那道疤痕,笑着说:“既然还不肯答应我,就别乱吃飞醋,我走了,十天后再来看你。”
  他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接下来,辛冰继续与秋语儿商谈进京的一些细节,罗小萌勉强坐了两分钟,忽然站起身,说了句“我出去一下”,就离开了办公室。
  地下停车场里,萧晋刚刚把小车上的天绣材料放进后备箱,关上门的那一瞬间,门后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他一跳。
  待看清是谁,他眉毛动了一下,瞪眼道:“卧槽!罗小萌同学,你是不是有病,想吓死我啊?”
  就像往常一样,罗小萌的小脸儿依然很臭,只是眼睛深处似乎多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让萧晋有些心虚。
  “找我什么事儿啊?是不是冰冰还有什么话要说?”
  他边问边走向前车门,罗小萌的视线也跟着他慢慢移动,可不知怎的,女孩儿的脸忽然就红了,然后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一样,扭头就跑。
  日期:2017-11-16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