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摘下扳指,搁置在矮柜上,“她比我急。智者千虑尚有一失,女人情急之下,比男人更易漏洞百出。”
  连绵几天一场大雨洗涤,晴朗之后的整座城市,浸泡入高温的蒸罐内,每一丝空气都燥热不堪,烈风大肆灌入,刮飞了库头的纸和胭脂红,何笙翻身下库,走到阳台上将窗子合拢。
  她半日水米未进,眼巴巴等到中午,约定的时间过了,消息仍迟迟未到,乔慈的下落,生死,连同萨格的音讯一起石沉大海。
  保姆端着瓷盘轻手轻脚从屋外进入,盘子中温了一碗热粥,丝丝白雾散开,香味很浓,她嗅到气息却觉得一阵阵恶心。
  “夫人,您早餐没有吃,午餐还不用吗?”
  她放在库头,用勺子搅拌几下,递到何笙唇边,“一旦有了消息,先生的秘书会即刻通知您,您着急也无用。”

  保姆苦口婆心劝告,何笙打翻了那只勺,转身冲进浴室,将门用力一撞,保姆来不及追上去,便被她阻隔在外面。
  她反手干脆落了锁,不给任何撞破的余地。
  折磨她一夜的崩溃和压抑,令她发了疯似的摔打着洗手台和水池上所有东西,以此宣谢。玻璃碴堆成小山,在她脚下不断累积,蔓延,那晶亮的波光,被映照得格外璀璨,剌眼。
  她歇斯底里尖叫,抱头大声唾骂,浴室玻璃门很快被保姆撞出一道裂纹,她比何笙的喊叫声更大,“夫人,求您出来吧!不要伤了自己,先生正在解决这件事,他会将小姐平安带回!”
  何笙砸完一切可以砸碎的物品,津疲力竭喘着粗气,每一口呼吸都仿佛在透支,脸上泪痕同她的身体一起瑟缩,在狭小逼仄的一方空间里,放声大哭出来。
  保姆无可奈何,一声声唤夫人,询问她要不要请先生回来。
  不知过去多久,客厅的电话忽然响起,保姆一愣,几乎爬着摸到库头,将电话接入房间,她听了对方的开场白,喜出望外大叫,“夫人,是他们的人!”

  何笙犹如离弦之箭飞奔出浴室,冲向保姆手里的电话,她握住喉咙挤出一声颤抖的喂。
  那头只传来呼啸而过的风声,似乎非常偏僻空旷的地方,特区这样的地方有三处,东西北三郊外,南郊被乔苍规划为新的城区,早已高楼林立长街如群,再难寻觅到这么冷清的角落。
  对方和她谁也没说话,都在比定力,似乎先开口便失掉掌控局势的先机。
  何笙透过电话,听到一丝沉重的呼吸声,就凭借这微不可察的一丁点动静,她断定是男人,而且是先头羊。
  “你主子呢。”
  对方明显一愣,呼吸停了停,而后发出淡笑,“不愧是令整个广东官场闻风丧胆的乔太太,玲珑得很。”

  “少废话,到底要怎样。”
  对方讲了地址,让她傍晚到达,正要叮嘱她,她干脆利落吐出几个词,“我自己,不报警,走小路。”
  男人的笑声变得很大,“乔太太如果做女杀手,想必很出色。”
  何笙二话不说,挂断了这一通。相比之前走投无路,茫然无措,此时的何笙出奇冷静,是从心底最深处,徘徊反射出来的冷静。
  有消息,总比没有好,看来萨格并不是单纯为了报仇,否则她完全可以立刻撕票,将尸首送来,那小小一团没了温度心跳的肉,比什么都令人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她显然要利用乔慈这份筹码,索取什么。
  她有图谋,便是最好的反制。
  何笙换了一件偏素净些的长裙,上一点红妆遮掩气色,即使轮肋败露,也不能承认,否则便会助长加剧对方的侵蚀,到最后肋骨溶蚀为水,再也不能夺回复原。
  她绝不让萨格看出自己这一夜有多煎熬,沉入的下风陷入的被动才不至于彻底打败淹没她。
  她乘车抵达江南茶坊,一家新开的地处偏僻,也极少人知道的茶室,她找到侍者说了号牌,被引上二楼,朝愈发幽静的深处走去,何笙很奇怪,萨格堂堂女毒枭的身份,在内地危险重重,是条子盘中美餐,是仕途立功香饵,这样众矢之的,势必每间隔一两米便要安C`ha 一个保镖或杀手来维护安全,可这趟走廊空空荡荡,连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一想,特区是乔苍地盘,更是周容深管辖,她钳制住乔慈,就等于钳制住自己,世人皆知何笙是这两个男人的心肉头,萨格的确没什么好怕,她来去自如,横行过街,都不会有任何阻碍。
  侍者带她停在一扇门前,告诉她要找的人在里面等候多时。
  她挥手示意对方下去,侍者原路返回后,走廊无比幽静,静到连拍打天窗的风,有多么细,多么柔,那一丝轻微的响动,都可以听得真真切切。

  门紧闭,开了一格窗,手掌大小,穿C`ha 着琵琶弦粗细的绸绳,指尖拨弄时,发出幽婉的乐声,因走廊有风灌入,里面人并未放在心上。
  “乔苍那边还没有消息。他照常在盛文开会,出行应酬,倒是沉得住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他女儿。”
  何笙原本要推门的手,瞬间停了下来。
  女人胸有成竹的音色响起,“他断定我坐立不安,这么烫的山芋出不了手,我的确没他更稳。”
  男人笑说他的宝贝女儿被您掌控,这可是乔家唯一根脉,他也就假装淡定。
  何笙指尖一顶,门嘎吱响,一点点敞开。
  晚霞透过窗明几净的玻璃投射进入,洒落在桌上,将一壶热茶,两只杯子,和一鼎雪瓷香,笼罩其中。
  香雾并非白色与蓝色,而是罕见的红色,雪瓷香极稀少,只在泰国出产,每年一小撮的原料,不超过十斤香饵,达官显贵都拿不到多少,一毫克的分量都价值连城。
  缭绕的烟气,淡泊的茶香,在纷飞的尘埃下相互纠缠吞噬,片刻后陈旧的幻化为虚无,新的又升起,萨格的背影看得尚且清楚,而她隐匿的侧脸,在这两股雾气中忽明忽暗,高深莫测。
  这是何笙遇到的,道行最深,骨头嘴硬,耐力最强的女人,没有之一。
  她若有比干的七窍玲珑心,萨格便是威胁到她这颗心生死存亡的妲己。
  男人看到何笙,沉默离开,从外面关上了门。

  萨格语气内染着明媚欢快的笑意,“乔太太,许久不见。”
  她未曾回头,张口断言,“你真是越来越容光焕发,美艳绝伦了。”
  何笙不理会她的荫阳怪气,她疾步直奔茶桌,手重重扣住边缘,俯身逼视萨格,“对一个婴儿下手,你简直卑鄙。萨格,我不管你有多强大的本事,你也曾是我和乔苍的手下败将,你的人如果敢动乔慈半根手指,我拼了命也要将你挫骨扬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