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41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破辣椒和小娇从始至终都是病人的角色,哪怕和张大雕睡过,却从未奢望成为张大雕的女人,于是,她们也留在狗宝村医院,与高乔担任着医院的重要职务。
  周幺公年纪大了,有点耳聋眼花,但张大雕没有食言,交代张二雕给他养老送终。
  半年后,也是金秋八月,张大雕终于处理完了所有私事,便秋节后,带心爱的女人们,坐大巴车离开了狗宝村。其,包括黄蕾、江小满、苗佳佳、叶如影,以及古碧和囡囡。
  不过,大巴车在经过佟家镇车站的时候,居然遇了两个搭车的女人,偏偏,张大雕又无法拒绝她们搭车,因为这两个女人不但带着一个孩子,而且身份还是黄蕾的老妈和小姨妈。
  不错,她们是李铭和李媛,以及李铭的女儿黄醉貂。
  二女一孩车后,全场都有些尴尬,因为谁都知道黄醉貂的来历,只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呵呵,听说你们要去国外旅游,所以我们来了。”李铭红着脸,羞赧道,“正好,我也被黄蕾他爸赶出家门了,出去散散心也好。”
  张大雕眼闪过一丝怒火,但那毕竟是黄蕾的老爸,自己也不好为难他。

  “大雕……”李媛睇着张大雕道,“你怎么不说话呀,不欢迎我们吗?”
  “哪能呢!”张大雕干咳道,“我们这一家子总算团聚了,这是好事啊,哈哈,你们说是吧?”
  “嗯嗯嗯,好事,的确是好事!”众人连连点头,心里却说,一个两个……六个七个,你丫的能应付得过来吗?
  她们不知道的是,除了车里的这几个外,棒国的渔村还有两三个在等着呢。
  还是黄蕾打破了尴尬,一把揪住张大雕的耳朵叫嚷道:“我警告你,以后你要是敢对我妈不好,我阉了你!”
  张大雕暴汗道:“我怎么可能对你妈不好呢,我还指望着她老人家给我们带孩子呢。”
  “什么你妈!”黄蕾怒道,“我妈不是你妈吗?”
  “是是是。”张大雕哭丧着脸道,“你能不能别揪我耳朵,这么多人看着呢,多少得给我留点面子吧?”
  “你还要面子?”黄蕾嗤之以鼻道,“姐妹们,你们说说,这家伙还有面子吗?”
  “有个屁!”苗佳佳恶狠狠道,“她的面子都被狗吃了。”
  “不许揪我干爹!”小家伙囡囡抱着黄蕾的手臂,嚷嚷道,“再揪我干爹我咬你!”
  “好,咬,咬……”快接近两岁的黄醉貂拍着小手摇旗呐喊,逗得大家咯咯直笑。

  孩子永远都是开心果,有了孩子,气氛总算融洽了起来。
  次日,大巴车到了津市码头,在这里,早有一艘私家客轮在等候了,众人便了船,这时候,听唏律律一声响,一骑双人如飞而至。
  “白姐?”
  “妮子?”
  一看见这两个人,张大雕头大了。
  “张大雕!”二女翻身下马,牵着五颜六色的小马驹笑嘻嘻的了甲板。
  “你们怎么来了?”张大雕满头黑线道,“难道你们也想跟我们去旅游?”

  “我们也想啊,可惜没那个福气。”妮子郁闷道,“我们是来给你们送行的,顺便给你送马驹。”
  “马驹?”张大雕定睛一看,眼前这匹小马驹水亮光滑,关键是,它的毛什么颜色都有,偏偏,眼睛却黑得犹如深潭,好像还蕴含着无穷的智慧。
  “这是那匹五花马和骡子产下的异种马驹。”白姐解释道,“这马可不简单啊,听说我们要来找你,兴奋的一路长嘶,跑起来更是风驰电掣。”
  张大雕惊讶道:“五花马产子了,可这马驹并没见过我啊?”
  白姐笑道:“它老妈见过你啊,你以为马儿不会说话呀,人家可是有记忆传承的。”

  这时候,小马驹亲昵的用脑袋拱着张大雕,惹得囡囡和黄醉貂拍手不已。
  “呵呵,七女,俩孩,一马一猴。”妮子指指点点道,“张大雕,你真可以啊!”
  张大雕老脸通红道:“别胡说,这里面有我的岳母和姨妈呢。”
  妮子撇了撇嘴,笑嘻嘻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张大雕支支吾吾道:“看情况吧。”
  白姐则拉着张大雕进了船舱,叹息道:“你走了,狗宝村怎么办?”
  张大雕玩味道:“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白姐咳嗦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在媒界隐居,那谁给我们提供狗宝种子呢?”
  张大雕道:“我会定期培植好种子的,到时候你来取是。”
  白姐蹙眉道:“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要不,你留下传承吧,免得我跑来跑去的。”
  张大雕道:“我也想啊,可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有了!”白姐红着脸道,“是你的孩子,而且我知道是个男孩。”
  张大雕神色一喜:“你是意思是说,要我把传承留给我们的孩子?”
  白姐嗯了一声。
  张大雕想了想道:“好,这么办吧,不过你要答应我,这传承只能留给我们的孩子,不能传给别人!”

  “你以为我傻吗?”白姐抱着张大雕,含情脉脉道,“你这家伙,居然这样走了,也知不知道人家有多么舍不得你!”
  张大雕叹气道:“但我必须去媒界,因为那里有我的道,也是我的归宿,不过,有时间我还是回回来看看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许三五年,又或许是三五十年。事实,我想寻找那传说的修真世界,我想,那将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真想跟你走……”白姐哭了,搂着张大雕道,“可惜,国家离不开我,至少,现在还离不开我。”
  “我知道。”张大雕亲吻着她,最后还是狠心把她送下了客轮。
  客轮终于起航了,白姐和妮子泪眼迷蒙的站码头挥手……

  或许是知道此去不再回来了吧,又或许是惧怕张大雕的恐怖,航行,无论敌我都一路绿灯,甚至于,敌国的巡洋舰在看见张大雕的客轮后都躲得远远的。
  “哼,算你们聪明!”原本,张大雕还打算在离开时给敌国一个教训的,见他们这么识趣,也懒得多事了。
  “他们是巴不得你早点走呢!”江小满笑呵呵道,“这个时候谁会傻到找你的麻烦啊?”
  “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大雕大笑着,遥望渔村道,“美江,我来了!”
  “干爹干爹,我要骑马马!”囡囡跑了出来,抱着张大雕的大腿撒娇道,“妈妈不让我骑马,你让我骑马嘛,求你了干爹,干爹最疼囡囡了!”

  “哈哈哈,好,干爹让你骑马!”张大雕一招手,那小马驹跑步了过来,温顺的趴伏在甲板。
  “它能听懂我们说话!”江小满震惊了。
  “欧耶!”囡囡欢呼一声,翻身爬马背,还叫道,“小雕妹妹,快来骑马喽!”
  张大雕一巴掌怕在她脑门,喝叱道:“什么小貂妹妹,她是你干妈的妹妹,你得叫小姨!”
  囡囡捂着脑门,委屈道:“可妈妈们都让我叫小貂妹妹啊!”

  “妈妈们?”张大雕神情一僵……
  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天际的海面,把古老的渔村衬托得斑驳而沧桑。
  日期:2017-11-16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