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6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古代战争,两军交锋,大将单挑,为求杀伤对手,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飞刀飞爪之类的算是比较常见的,不常见的,有些大将会学得一些江湖术士的手段,以装神弄鬼的方式施展出来。这尸毒的运用看似玄妙,其实说穿了并不值钱。只要找到正确的破解之道,许多所谓的法宝邪术都能迎刃而解。
  老崔动作僵硬,只能尽力护住要害部位,全力以赴防御,再无还手之力,更没办法像之前那般用稳重的步子压迫靠近管凤翔。此情此景看在其他人眼中,多半以为他是体术修养不足,体力耗尽,已没有力气快速移动。
  李牧野按照白无瑕教的,带着阴阳龙虎瓶凑到擂台边缘地带,用手悄然将瓶子搓热了,然后开启瓶盖,这瓶子反面的龙虎遇热后果然按照阴阳两仪的方式快速转动起来,只见瓶子里有肉眼难辨的热气流升华涌出,小野哥赶忙凑到老崔身后将瓶嘴放在唇边对着老崔吹了几口气。
  这才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老崔被这热气一熏,全身关节便一下子活了过来,身上的僵硬感瞬间消失。
  这时候管凤翔正打的起劲儿,老崔用双手抱头护住了头面部的要害,身上有护甲保护,尽管中了毒,行动迟缓,却依然在他的狂攻之下屹立不倒。他眼看着老崔中招,毫无还手之力,却硬是打不倒,堂堂体术大宗师的尴尬可想而知。只后悔登台前没在身上带一把冷钢刀,这时候对准老崔的咽喉狠狠一刺不就解决战斗了吗?
  就在管凤翔频施毒手,暗自得意又有些后悔的时候,先前几乎不能动弹的老崔忽然动了。一把就抓住了管凤翔的双肩,翻把一扳,用了个俄式摔跤的扳倒牛的技巧,将管凤翔硬拉到怀中,抱着他摔在擂台上。

  二人扭打在一起,再无任何技巧可言,管凤翔所有阴损毒辣的招式到了这一刻全无用武之地。这种打法下,老崔是有着巨大优势的,他力量更大,并且熟悉地面格斗技巧。而管凤翔对这貌似没多少技术含量,近乎街头斗殴的方式则毫无经验。此消彼长下,胜负很快就明朗起来。
  老崔用了个柔道中的大山盘龙锁的关节技,将管凤翔面朝下压制,双手抱住他的腿,奋力反向一拗。竟生生将管凤翔的身体反向蜷曲成一个接近三百六十度的圆体状。管凤翔剧痛之下发出一声惨叫,不过他体术修养高深,身体的柔韧度极佳,这种状态下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所以到了这一步依然在奋力挣扎。
  老崔将他这么卷着,按在身下,抡起拳头对着管凤翔的脑袋劈头盖脸砸下去。管凤翔以双手护头,却哪里护的住。只三五拳下去就被砸的满脸开花,红白色的不明液体从鼻子眼窝中流淌出来。
  就在此时,洪门总会方面忽有一人飞身跳上擂台,快如星丸弹射般来到当场。只见此人一把抓住老崔的肩膀,奋力一拉的同时又用另一只手挡住老崔的重拳,大喝一声:停!转脸对擂台下的霍泽叫道:“霍兄,这一阵我们认输了。”
  老崔反败为胜,大大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当中就包括霍泽在内。他虽然江湖阅历丰富,也有大宗师级数的体术修养,但五官知感比之白无瑕却差的远了,只知道老崔中了毒,却不知破解之道。李牧野凑到擂台下做的小动作十分隐蔽,看着就像是拿出个鼻烟壶嗅了嗅而已,很难让人将他跟擂台上的变化联系到一起。所以霍泽对擂台后面的变化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眼看着老崔反败为胜,抡起坛子大的拳头把管凤翔砸的面骨碎裂脑浆迸裂,只要再来一拳就会当场毙命,心中正暗自高兴呢,却不料对方竟公然违规,出手干预。

  霍泽一看来人便暗叹了一声可惜,道:“李兄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大合乎规矩吧?”
  擂台上的人正是洪门总会的总教习,红棍大佬李梦柏。他冲着霍泽嘿嘿一阵冷笑,道:“要说干预,也是你们的人先暗中做了小动作,李某虽然眼拙没看清楚你们的人是怎么做的,但你我彼此心里头都清楚这个叫崔可夫的朋友之前已经着了凤翔的道儿,是有高人暗中相助解毒才有机会反败为胜的。”
  霍泽道:“李兄硬要这么说,老夫也没办法,按道理讲,捉贼拿赃,捉奸要双,你没凭没据的说什么都是胡扯,老夫看在你培养一位顶门大弟子不容易的份儿上,就不跟你计较了,既然这一阵你已经认输,那咱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场了?”
  老崔打的正兴起,却被人生生拉开,他心头火起,立即便要向李梦柏出手。李牧野在台下旁观者清,看出他虽然赢了管凤翔,却也是付出了巨大体力的情况下勉强取胜的,再贸然与李梦柏交手,分明是给对方一个报仇的好机会。这李梦柏的实力不俗,连白无瑕都很重视此人,老崔这点道行又怎会是他的对手。赶忙招手将老崔唤下来。
  李梦柏背对老崔,单手抱着管凤翔,早察觉到老崔要出手向自己攻击,一直悄然藏着一手杀招等着他,却不料老崔最终什么都没做,他看着老崔走下擂台,心中暗道一声可惜,道:“霍兄快人快语,就按你说的,咱们继续进行下一场。”
  话音落,洪门总会方面,一名身材健硕的白发老者长身而起,踱着从容的步子走到擂台中心。曼声道:“鸿飞南归,苍苍蒹葭,秋凉气爽,正当其时,老夫梅山槐素闻海内英雄之名,当中少年杰出者非牧野兄莫属,却不知是哪一位?”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夜城这边打算的挺好,但人家洪门总会方面也同样有自己的主意。老贼梅山槐一登场就直接向李牧野叫板,话说的文绉绉很客气,实际上就是打着捏软柿子的主意。
  李牧野就在他眼皮下面,却根本没有登台的意思。按照先前的约定,这老贼是该霍泽来对付的。可不知为何,霍泽到了这会儿居然没有主动登台。梅山槐被晾在那里,但面子上难看的却是小野哥。
  这种情况下,小芬站起身来走到李牧野身边,道:“我上去试试。”她现在正处在身体状况上升的一个临界点,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通过跟高手较量寻求突破的。对方叫板李牧野,这贼男人不在乎面子,硬是不接招。她这个做媳妇的自然要为男人将掉地上的脸面捡起来。
  李牧野先瞥了霍泽一眼,然后叮嘱道:“这老头的鸳鸯腿和戳脚很厉害,你多加小心,别因为对方年纪大了就有所保留,觉得情况不对就下来,这不是咱们自己家的事情。”
  小芬没好气道:“我看不如直接认输算了。”
  李牧野笑道:“也无不可,我反正是舍不得你冒险的,如果真有什么险情,说不准我会在下面打对方的黑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