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如同丢了三魂七魄,崩溃而呆滞抬起头,直勾勾看着面前的乔苍,却什么颜色都看不到,整个世界一片灰暗,天塌地陷。
  她麻木的脸上未曾滑过泪,仅仅是呢喃,“我以后。也许再也生不了,如果乔慈。”她捂住脸,旧日往事翻覆而来,撕扯她的五脏六腑,沉闷的嗓音从指缝间渗出,“我对不起你。”
  她曾为一己私利发过毒誓,如今誓言应验,她几乎害他断子绝孙,她就是一只煞星,任何人捧起她,终将被岁月折磨苛待。
  乔苍将她揽入怀中拥抱,他触摸到冰冷的发丝,触摸到她的绝望哀戚,触摸到她身体每一寸颤抖。他半世风雨,颠沛流离,骨子里冷血至极,心肠薄情不已,他对乔慈所有疼爱,珍视,十之八九因她母亲是何笙,余下的二三,才源自骨肉亲情。
  他想过乔慈长大,终有一日会离家,甚至心野了,都忘记回来的路,他不觉得难过,天大地大,她闯了祸,总还有他,她忘了家,也有去处,有人护她。唯独想到自己会先走,从此把何笙独留人世,举目无依,他便心疼,恍惚,发疯。他按捺不住那惊慌,他这辈子的惊惶无措,波澜起伏,都在遇到她之后,分分秒秒上演着。他不敢想象,他的世界没有何笙,何笙的世界没有自己,会是怎样一副景象。他对着入夜的灯火曾沉默一整晚。

  他终于开始痛恨这岁月太快,太短,痛恨这情爱太磨人,痛恨这生死分离太残忍。
  他不愿再杀戮。
  他不愿再涉足危险。
  他想把那一天推迟得更远,更久。
  乔苍知道何笙所有不为人知的美好,也知道她所有不见天日的脆弱。

  他食指将她散乱的发丝拨到耳后,低下头凝视苍白呆滞的脸,声音不大,却足够震动,“我会不惜一切,保慈慈平安,第一次的悲剧再也不会发生。”
  那连绵疯狂的战火,那深不可测的毒窟,鲜血把沟渠填满,把天际染红,乔苍用血肉之躯,护她渡过了三场枪林弹雨,他无所不能,他拥有这世上最厉害坚固的铠甲。
  何笙脸埋入他胸膛,用力呼吸,求得一丝心安。乔苍偏头吩咐等候在一旁的保姆,“放一池热水,给夫人洗澡。”
  他调暗灯火,关上了窗,一点点褪去她身上的衣衫。
  楼下发出叮叮咣咣的声响,似乎在收拾整理破碎的东西,隔着墙壁传递到楼上,回音空荡悠长。何笙无动于衷,抱膝蹲坐在浴缸内,缸子的冷度被热水中和,很温,很柔。

  他伏在池子旁,手撩起迢迢细腻的水,滑过她不着寸缕的身体,几乎同一时刻,他们目光触及到浴缸对面,属于乔慈的粉色澡盆,乔苍手上动作一顿。
  以往每个晚上,她都会躺在里面,何笙用乃沫擦拭她的皮肤,她不知是不是痒,在水上荡来荡去,直到乔苍捧住她,她才会停下,眉眼微微眯起,像极了笑。
  她手探入池底,轻轻拨动,盯着层层蔓延开来的涟漪,“金三角一场恶战,萨格损兵折将,落荒而逃,泰国毒贩曾经很风光,从没有吃过那样的难堪,这么久,她在亚洲贩毒组织沦为笑柄,现在卷土重来,势力一定比那时还强。”
  乔苍没有说话,沉默往她后背上泼水。

  何笙在温热中,只觉得森森寒意,“她要一雪前耻,你死我活吗。”
  乔苍眼眸在昏黄的光束下,泛起层层水色,柔润的涟漪荡漾着凉气,“我不会让这样的结果发生。”
  何笙僵硬的身体终于有了动作,她猛然转身,浴缸内的水仓促满溢,哗啦啦铺了一地,流泻出千回百转的银丝,比他眼中的波光还要浓烈,“我要慈慈回来,更要你平安无恙。”
  乔苍用沾满水珠的手绾起她打湿发梢的青丝,“我答应你。”
  她一把握住,放在唇上,用力嗅着他的味道,“你不要骗我。”
  他笑问我骗过你吗。
  骗过,他骗了她很多次,从最开始,他的接近和诱惑就是一场庞大而冷酷的骗局。
  他只是把自己输了进来,他只是没有她更胜一筹近乎豁出去的骗术。
  乔苍把赤身裸体的何笙抱出浴室,放在卧房库上,耐心哄了她许久,她知道他累,要做得事情多,她虽然吵吵闹闹,自以为独当一面,他到底才是她的天。她不忍心他白耗时辰,就装作睡着了,他察觉她阖上的眼睛不再颤动,在她额头轻吻,无声无息退出房间。
  他关上门霎那,何笙睁开了眼。
  她了无生气凝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什么感受没有,什么也不愿做。只觉得头昏脑胀像要炸裂。她这样沉寂失神很久,翻身下库,拿起库头搭着的薄衫,披在肩头,打开门,正巧保姆端了一碗汤羹从卧房外走廊上经过,看到她起来,表情一愣,“夫人,您这么快就醒了,先生才吩咐我脚步收着些。”
  她随口扯谎,“刚醒。出来透透气。”
  保姆怕汤羹凉了,急急忙忙往书房送,何笙跟在她后面,停留在那扇敞开三分之一的门缝外,凌乱的书桌后,乔苍靠在椅子背,手指不断揉着眉心,神态疲惫而荫沉,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什么,拉开抽屉取出一张信函类似的资料,握住打火机,燃出凶猛的火光,任由烈火焚烧了纸的一端,直至吞噬全部。在快要烧到手指时,他扔进烟灰缸内,玻璃缸被苟延残喘的灰烬映红,如同涂上一层艳丽的漆釉,眨眼只剩缕缕薄烟。

  那份资料何笙早晨为他收拾书房时见过封皮,是金三角近期情况汇总,乔苍金盆洗手后,那边事务还残留不少,由当初他亲自调教出的手下打理,每月十五,都以信笺形式发送过来,电子设备条子会密切监控,而手写信寄入距离遥远一些的邮局,条子防不胜防。
  今日就是十五。想必这封信里,有关于萨格从泰国返回中国所有的记录。
  保姆回头看了一眼何笙,她未靠近,也不吭声,藏在墙壁后,等保姆进入挡住了门,她才转身离开。
  乔苍结束手上工作,又回到卧房,他脚步极沉稳,走到库头何笙才察觉,她迅速闭上眼,他见她仍睡着,为她掖好被角。
  不消片刻走廊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没有关上的门被推开道缝隙,黄毛压着嗓门喊了声苍哥,乔苍立刻竖起食指横在唇上,做出嘘的姿势,他回走几步,距离何笙远些才低声问,“怎样。”

  黄毛没进屋,站在缝隙外,低着头,“对方一个小时前打来电话,说明日正午十二点再给下一步指令,追踪这通电话的源头,查不到地址,是外区域黑号。”
  乔苍摩挲扳指的动作一顿,“继续查。反间计也用上。”
  “那人正按照吩咐反噬萨格,但接触他的是萨格座下二堂主,恐怕到不了她最后一道防线。”
  日期:2017-12-1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