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萨格妖冶勾魂的笑容倏而一收,“难道你手下人不玩儿枪了吗?道上多少仇敌对你虎视眈眈,你从此放下屠刀,抛弃势力,他们会放了你吗?这笔生意可不是一般的赚钱,对我而言很重要。我可以和你四六分,让你一成,我干这行十几年,还没吃过这亏。”
  乔苍不为所动,“我不想做,谁也劝不动我。”
  萨格贪婪求而不得,漩涡四起的眼神一秒秒,一点点恢复了平静,她站直绕过桌角,抬起一条腿,骑跨在乔苍身上,后者微微后仰,两手离开她身体很远,直挺脊背打量她,“我有家室,这恐怕不妥。”
  她看不得他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反手扼紧他腕子,将上半身倾压下,散出香气的汝房抵住他烟味浓郁的薄唇,“怎么不妥,中国男人最喜欢的事,不就是背着老婆偷腥吗?当初我们在西双版纳,也有过美好的良辰,这才多久,你变脸倒是快。连这点面子都不卖我,当真提上裤子不认人。”
  乔苍似笑非笑注视她,“我们有过良辰吗。是我健忘,还是你梦与现实分不清。”
  萨格娇滴滴环绕上他脖子,“怎么没有,何笙如果不去,你就是我的了。”
  “她去与不去,我们都不是。”
  她腿间用力蹭他,“我不信。”
  乔苍忽然扶住她的腰,将她一点点抬起,她虽然和他暗中较劲,却打不赢他,硬生生被他分离出一道空隙。
  他眉目清冷,最后一丝平和也荡然无存,“你我不是一路人。”
  她歪头媚笑,“她和你是?我不够狠,还是不够美?”
  “萨格小姐尽管胡闹,恕我不奉陪。”
  他下了逐客令,不容更改,萨格本来也没指望乔苍一口应承,她不过是来探探路,若她走运,一碰就成,她也省去之后诸多麻烦,若不出她所料,她再动手也算仁至义尽。
  她从他胯间离开,指尖撩发,半风*半抱怨,说不出的勾人摄魄,“世上无情无义的男子那么多,哪一个都不及你,分明伤了我的心,还令我割舍不下,魂牵梦萦,送到你跟前,你不要,我都不肯梦醒。”
  乔苍若无其事拿起桌上唯一在那场摔打浩劫中幸存的盆栽,“情意只给了我太太,其他女人与我无关。”
  萨格抻了抻裙摆,一言不发朝门口走去,来得很唐突,去得也匆忙,乔苍在她逐渐远离的身后说,“以后你我之间不必往来。你做什么生意,我也不会淌这浑水。”

  她脚下未停,回眸嫣然一笑,“别这样肯定。你会主动来找我,我等你。”
  萨格这句暗示,令乔苍眉头紧蹙,他隐约察觉到大事不妙,第一反应拿起电话,拨打到别墅,无人接听,他心口顿时寒了几分,匆忙起身,风风火火往外走,吩咐等候在走廊的秘书备车,回别墅。
  萨格并未真正离开,她蹲守在角落,那辆白色的辉腾中,庞大茂盛的树冠遮住了阳光,也遮住了来往车辆投射过来的视线,乔苍的银色宾利从三米外的广场一闪而过,毫无察觉,轮胎滑行的速度极快,几乎脱离地面,眨眼便伴随那股尖锐的剌响失掉踪迹。
  她冷笑一声,乔苍反应很快,可惜依然迟了一步,他千算万算,也料不到萨格苦心孤诣布下的这场大局,更不会认为广东有谁不要命,趁他大势昌盛的时代,闯入他家中行凶,他的不可一世,他的高不可攀,反而成为利用这疏忽反杀他的最后筹码。
  她对准手机跳动的屏幕吩咐,“立刻动手。十分钟内速战速决。他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低沉的男音传来,“明白。”

  林宝宝惨死,她一向在上流圈子名头不好,再加上树倒猢狲散,手底下那群姐妹儿,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听说她死了,就怕惹火烧身,迅速撇清了关系,逃得无影无踪,没人吊唁,没人理会,丧礼不得不一切从简,甚至没有等到第三日,转天便匆忙火化了,何笙仿若一丝游魂,整个世界都荫暗了。
  保姆不敢放她独身前往,跟着一同去了殡葬场,处理了所有事务,趁天黑前赶回。
  何笙抵达别墅时看到了乔苍的车,触摸时温度很冷,似乎停了许久,她下意识问保姆几点了。
  保姆回答五点不到。
  他难得回来这么早,她有些纳闷儿,快走几步进屋。
  玄关处散落的针头,差点滑倒了她,她仓促扶住墙壁,才站稳不至于栽跟头。
  她嘟囔说哪来的这东西,还不收拾了。

  无人回应。
  四名留守的保镖没了影子,茶几翻倒,窗玻璃破碎,灯也从天花板坠落,像是发生过争执与打斗。
  她一瞬间白了脸色。保姆也吓得捂住嘴唇,眼睛瞪得好大。
  二楼发出一阵响动,乔苍带着黄毛匆忙走下,他看到何笙呆滞站在门口,脚下一停。
  流淌的气氛格外诡异,说不出的荫森,闷沉,低落。
  空中好像凝结成冰,结了咖,没有余地,没有氧气,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窒息感。
  她张口,是一丝不可控制的慌乱和颤抖,“发生了什么。”
  乔苍抿唇,他脸色极差,充满浓重的肃杀寒意,他无声无息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她感觉不到任何温度,他比她还要冷,他的冷,是从骨子里散出。
  “笙笙。乔慈出了点事,你做好准备。”
  何笙身体一斜,踉跄后退,心头浮现一层莫大恐慌,密密麻麻的覆盖,撕咬,翻滚,她几乎想也不想,大叫一声慈慈!直奔楼梯冲去,她仅仅迈了两步,便被乔苍从身后抱住,“她没有死。她只是不见了。”
  不见了。
  如一艘航行在平稳海面的大船,毫无预料的,顷刻狂风大作,乌云遮天,海浪呼啸,颠簸,最后倾覆,直至完全沉没,无可救赎。
  何笙双眼猩红,她甩开乔苍的手,反抓住他手臂,“为什么会不见?保镖呢?”
  乔苍一言不发,黄毛走到玄关将针头捡起,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苍哥,一共四枚,都是大剂量麻丨醉丨,对方先是从窗子偷袭,保镖听到动静全部聚集到这一处,展开了搏斗,对方占劣势,最后用了这一招,将四名保镖击晕,然后上楼抱走了小姐。萨格这一次不仅有备而来,还密谋了一盘我们极其被动的大局。她先是布雷,掌控您和嫂子的行踪,然后盘算什么时机下手最好,损兵折将最少。”
  何笙一刹间失去所有力量,仅剩那一点氧气,也在冰冷的空中凝固,窒息使她脸色时而涨红时而青白,黄毛察觉不妙,扔掉手上的四枚针头,冲过去托起她下巴,将她喉咙哽住的一口气拍了出来。。。
  竟然是萨格。

  千算万算,百般防备,却没有料到她会回来。
  萨格苦心蛰伏五个月,借助金三角的水路登陆内地,偷渡进广东,掀起蓄谋已久的惊天风波,乔慈落在她手里,怎会有好下场,不死也要脱层皮,残废手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