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子看着他,老左手里拿着方如惜的遗书。一切都该结束了!
  他又一次把方如惜的遗书念给他听,老爷子听着听着,脸色渐渐变化不断。良久,就看到老左凑过去,听老爷子断断续续说了什么。
  然后老左伸手抱紧他。
  抱紧了!紧紧地,紧紧地……
  大家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吭声。
  左晓静眼眶温润了,她的手悄悄地移过去,拉住沈如燕的手,看了小妈一眼,那一刻,她发现小妈竟然哭了......
  “老爷子,老爷子!”
  老左抱着老爷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得有些意外,马上松开来一看,只见老爷子面带着微笑,双手垂了下去。
  “医生,快叫医生!”
  大厅里,传来老左的大声呼喊。
  所有人都吓呆了,看到老左抱着老爷子的肩膀在大喊,老爷子却没有半点反应。
  左安邦等晚辈吓傻了,当时大家都没有往坏处想,可看到眼前这一幕,一个个呆在那里,泣不成声。
  专职护士匆匆而来,“快,送医院!”
  护士也吓傻了,慌得手忙脚乱。老左显然意识到了什么,此刻送医院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他感觉不到老爷子的呼吸,一家人跟着进入医院的时候,医生什么也不敢说,只是摇头。

  大家心里明白,却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老左心情凝重,他看到老爷子走的时候,脸上那开心的笑。这种笑容,只有少数人能够体会。
  猜疑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结果。能够证明老左的身世,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安慰的。
  老大不在了,如果老二也因为身世问题遭到自家的排斥,对于一位老人来说,是多大的悲哀?
  此刻他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正是对老左身世的肯定,或许,也有他对方如惜的肯定。
  方如惜没有背叛他,并给他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子,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
  既然儿子是自己的,那他和顾家的恩怨,也没什么解不开的事了。
  顾家老爷子没有夺人所爱,自己这把年纪,何必耿耿于怀?
  一切都释然了,因此他走的时候,那么安详,那么开心。

  可左家,却陷入一片哀痛之中。
  左安邦道:“叔,现在您是左家的长辈,爷爷的事情,你说了算,吩咐我们去办吧!”
  老爷子是自己的父亲,老左自然当仁不让。
  姑姑把左安邦喊到房间里,“安邦,我觉得你还是把这个家给你叔叔去当吧,现在我们左家也只有指望他了。”

  左安邦不明白姑姑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其中的原因,估计只有左晓静,沈如燕能猜透。
  姑姑是一个实足的左家权势派,她一切以左家利益为中心。既然老左是自己的亲弟弟,她自然帮弟弟不帮侄子。
  更何况,她倒是听说,老大的身世又有了问题。当年嫂子叫保姆私下里换了报告一事,让她心里多了一丝怀疑。
  左安邦脸色黯然,只得点头道,“理应如此,我们一切以叔叔的号令行事。”
  左安邦出去的时候,姑姑自语道:邦儿,别怪姑姑,姑姑可是一切都以左家利益为重。
  左家老爷子离世,当天就在电视台和报纸上发了讣告。

  同时,顾家老爷子也接到了老左的邀请。
  顾秋当时在驻京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到震惊无比。没想到左家老爷子走得这么快,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后来他问了左晓静,才知道原因。
  左老爷子本身就中风了,再加上左书记的身世被澄清,他可能高兴过头。不过听左晓静说,左老爷子走的时候,脸带微笑。
  顾秋基本也能猜测出个**不离十。
  顾家老爷子接到消息,沉默了很久。
  二叔道:“爸,你应该去一趟。两家多年以来的恩恩怨怨,也应该烟消云散了。”
  宣少将道,“爸,我陪您去吧!”
  大家都看着老爷子表态,老爷子还是点头同意了,“那就由你陪我走一趟吧!”
  第二天,顾秋去机场接机。
  看到老妈陪着老爷子,身后跟着两外警卫,一个生活秘书。他就笑嘻嘻地迎上去。
  “爷爷。”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老到这地步,走开,走开。”见顾秋要扶他,他就生气。
  顾秋只好望着老妈笑,没办法,老爷子这脾气,天生不服老。
  从彤喊了句爷爷,老爷子就笑了。
  “小彤,这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啊!”
  从彤一脸微笑,“没有呢!有爷爷这么疼我,他也不敢!”

  老爷子还是喜欢从彤些,一脸慈爱看着这个孙媳妇。顾秋心道,要是二嫂见了,不恨死才怪。
  顾秋将老爷子和老妈接到驻京办,大家休息下,明天一早去悼念左家老头子。
  这个和自己仇了大半辈子的老家伙,又臭又硬,没想到他还是走在了自己前面。
  此刻想来,老爷子心里也是一阵惆怅。

  双方之间纠葛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了结了。
  再次回京,老爷子心里感慨万千。当年的那些老家伙,还活在这个世界的已经不多了。
  老爷子背着手,在驻京办看了看。
  刚到驻京办不久,外面就响起了喇叭声。
  不一会儿,唐明上来了,“顾秋,老爷子在吗?”
  顾秋道:“刚进去。”
  唐明笑笑,“我是过来请他去下棋的。”看来唐老爷子已经知道他来了,马上叫唐明过来请。
  看到老爷子,唐明就喊了句,解释道:“实在对不起,本来要我爷过来接的,只是他还在南阳没回来,还望老爷子不要怪罪。”
  老爷子道,“你就是唐贤明的儿子?”

  伸手拍了一巴掌,“小小年纪,就这么多怪气。”随后出门了。
  顾秋马上跟过去,留下从彤陪老妈。
  赶到唐家,唐老爷子正坐在那里,笑呵呵地,摆弄着他的茶具。
  远远听到顾老爷子的声音,他就站起来迎接。“老家伙,不错啊!”

  望着彼此的身体,感到有些欣慰。
  一把年纪的人了嘛,如今突然走了一个,不免有些戚然。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再见面的机会可不多啊!
  两位老人坐在那里开始喝茶。
  唐明只好呆在旁边候着,顾秋呢,站在爷爷身边。有这等人物在,哪有他这小辈的位置?
  两人喝了足足二个小时的茶。
  说起当年的往事,感慨万千啊!

  唐老爷子道:“他这家伙就是太顽固了,一把年纪,脾气这么臭。这次要不是他管教不严,怎么会祸及他人?”
  老爷子说的是上次商战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顾老爷子摆手,“人都过去了,不提也罢。这次回来,倒是让我感触良多。”
  看到顾老爷子这番感慨,唐老爷子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啊!也就是你,要是换了另一个人,只怕早就跟他干起来了。”

  老爷子只能苦笑,要不是心里觉得有愧,他也不会这样啊!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并非如此。
  两位老爷子正喝茶聊天,一位年轻人走了进来,据说是宁家老爷子的秘书。
  日期:2018-04-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