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一旦回答了,就等于是间接承认了儿子杀过人。官场规矩:不管大家怎么心知肚明,只要没有亲口承认,那一切就都还有谈判和妥协的余地。
  “祸从口出”这四个字,当官的比老百姓更加深有体会。当然,云山雾罩,也是官员们讲话时的基础本领。
  “看来,这个问题知府大人是不知道的,那我告诉你答案:她叫陈蕾,家在岭南,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给拐走了,至死都没能再见望眼欲穿的父母一面。”
  邓兴安心中的不安越发剧烈起来,忍不住冷哼一声,道:“人都死了,尸体也烧了,萧先生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是啊!死无对证永远都是这世间冤魂最大的悲哀。”萧晋叹息一声,忽然神色一变,语气阴冷道:“不过,老天时不时的还是会睁一下眼的,可巧了,谁能想到咱们龙朔警方内部一直都潜藏着一个当年岭南人口贩卖集团的骨干?
  他见到了陈蕾的尸体照片,也认出了她,做贼心虚之下,偷偷篡改了朱广生的结案记录,而我们美丽可爱的国安调查员也没有辜负老天这场煞费苦心的安排,顺藤摸瓜之下,什么赌船买人、施虐杀人和找人代罪之类的腌臜事全都水落石出,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邓兴安的瞳孔顷刻间就缩成了针眼,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老婆孩子都牵扯到了国际犯罪组织,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等于基本上画上了句点。
  至于儿子是不是必死无疑,老婆是不是再没有一丁点被营救的可能,他根本无暇去想。
  那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十岁,原本还硬朗的脊背也弯下去许多,双目无神的望着桌上的茶杯,涩声道:“我明白了,萧先生的背后并没有什么主使,你只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掉我儿子这个麻烦,正好有案子给你提供了这个便利,于是才有了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对么?”
  “不愧是知府大人!”萧晋打了个响指,笑着说,“这脑子的反应速度果然让我等屁民望尘莫及啊!”
  邓兴安惨笑一声:“记得我侄子那天从医院回去带了萧先生的一句话,说感谢我们养出个好儿子的同时还有个好侄子,让他对某些事彻底没了负担。

  但是,按照萧先生之前所说,我的儿子死有余辜,把他教育成这样的我也难辞其咎,一切都应当应分,萧先生又能有什么样的负担呢?”
  萧晋嘴角翘起:“你儿子当然死有余辜,但是知府大人你嘛!严格来讲,不贪不腐,能力也不差,勉强也算得上是一位好官。
  虽然养出了个草菅人命的熊孩子,可他毕竟已经成年,能够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了,相应的,你的罪过也就谈不上严重,至少罪不至赔上政治生命。”
  邓兴安闻言身体一僵,继而抬起头,眼神明亮且疑惑的望着萧晋,道:“我……不大明白萧先生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请知府大人仔细的想一想,既然那位国安调查员已经掌握了贵公子的确凿证据,我为什么还要煞费苦心、甚至不惜受伤也要给他安上一个绑架罪呢?”
  邓兴安怔住,同时大脑飞速的旋转,不到五秒钟,便得出一个荒谬却越想越真实的答案——萧晋想保住他的官位。
  巨大的惊喜伴随着浓浓的疑惑和戒备一起充盈了他的胸腔,令他面色一阵阴晴变幻不定,良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仿佛认命一般的问出了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
  “萧先生想要什么?”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萧晋哈哈一笑,说,“那我也不讲废话了,知府大人知道,我是个生意人,这做生意嘛,上头有人自然能神鬼辟易,所以呢,我个人是非常想和知府大人建立起一种快乐和谐的合作关系的。
  当然,我这么辛苦为房家保留了一个靠山,礼尚往来,他们也应该稍微有所表示才对。”
  或许是因为一切都说开了,也或许是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邓兴安倒彻底没了什么负担,冷冷一笑,说:“萧先生好手段,连国安来人都能驱使如走狗,这一跤,我是栽的心服口服。”
  “知府大人谬赞了。”就像是人家真的在夸奖一样,萧晋一脸谦虚的摆摆手道,“不过是有几手泡妞儿的功夫、那位调查员又正好是个女人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别说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哪怕邓兴安真的变成了他萧晋的门下走狗,他也不会将自己与裴子衿的交易说出来的。毕竟,政客这种生物,是只会忠诚于利益的。
  邓兴安斜眼看他:“萧先生过谦了,手艺不分贵贱,专精者自然都是大师,萧先生能将泡妞功夫玩儿到这个地步,用‘出神入化’这四个字来形容,毫不夸张。”
  萧晋哈哈大笑:“知府大人不愧是官场中人,这马屁拍的,听着就是舒坦啊!”

  邓兴安脸色一黑,知道自己再继续冷嘲热讽下去,得到的羞辱就会更多,沉默片刻,又正色道:“我也有一个问题:我凭什么相信你?或者说,如果我们之间合作,我能得到什么样的保证?难道只有萧先生的一句话么?”
  萧晋两手一摊,冷笑:“你有的选么?”
  邓兴安没得选,不但他自己想不出别的办法,就连他离开医院之后再次打给恩师兼老领导,得到的答复也只有四个字——忍辱负重。
  华夏传统观念中有很多激励人、或者自我麻丨醉丨的话,例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例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例如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萧晋最大的优点、也可以算作缺点,就是除了在女人面前之外,从不妥协,从不后退!否则的话,当初他也不会明知道易家权势熏天,依然还会砸碎人家家族继承人的命根子了。
  因为他知道,人是有惰性的,能退一步,就能退十步、一百步,别人自然也能跟进十步、一百步,当退无可退的时候,也就离完蛋不远了。
  邓兴安的脑子里没有这种概念,不是他的智慧不够,而是因为官场本就是一个讲究进退和妥协的地方,权力越大,顾忌也就会越多,越不可能跟人一言不合血溅五步,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两种人,两种观念,说不上谁对谁错,但若借鉴史书中的例子,萧晋这种人通常都会活的轰轰烈烈,死的也轰轰烈烈,最终成就大事的,却往往都是忍辱负重之辈。
  比如勾践的卧薪尝胆,或者韩信的胯下之辱。
  无数的先贤伟事足够邓兴安自我调节,所以在司机开车驶出医院大门的那一瞬间,他回头看了一眼高级病房所在的住院楼,嘴角的一丝冷笑让旁边的秘书不寒而栗。
  至于萧晋,他当然知道邓兴安只是一条暂时摇尾乞怜的狼,不可能变成狗,只不过他不在乎罢了。
  说句比较low的话,他当年可是皇城根下二代圈子中的浪子班头,达官贵人见过不知凡几,要想收拾邓兴安,有的是办法。

  晚上八点多,董初瑶打来了电话。女孩儿一如既往毫不做作的表达着自己的思念,只是没有哭,好像飞机一落地,就突然长大成熟了许多似的。
  日期:2017-11-1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