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丽丽开会的时候草稿都没有低头看一下,她拍着桌子,抑扬顿挫的对她的几个副手和部下们说,工作懈怠不出力,遇事推诿打太极。这是府办的作风吗?这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都不是。
  大河县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整风运动,开展五风建设。县府办首当其冲,咱们必须也是必要大力推进,狠抓落实。不管是谁,今后不改作风就换位子,咱们县府办不养闲人。
  一个代字,就代出了胡丽丽的威风,一个代字,就代出了胡丽丽的气势。其气势大有孙悟空喝完了蟠桃酒,打出了大圣旗时,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气势。
  气势出来了,魄力就彰显了。胡丽丽将府办从上到下骂了一个遍。她骂的兴致盎然,骂的心情舒畅,也骂哑了嗓子,骂出了狐假虎威的典故。
  散了会,府办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凑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就编出了一个狐假虎威的故事。

  话说老虎当了山里的大王,大肆封赏亲信。狐狸闻讯,自持家资丰厚,愿谋一爵位。狐狸托金献银,不想虎笑而不应,只说:“日后再议。”
  狐狸明其意思,三日之后,果然提拔当了代主任。于是狐假虎威势不可挡。
  这个故事里的狐狸就是咱们伟大的府办代主任胡丽丽了。至于老虎,当然是富春生了,因为他属虎。
  故事里最让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不是胡丽丽的狐假虎威,也不是她的托金献银,而是那个经典的“日”字。
  汉语言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是这个日字,承载了太多的含义,包含了太多的故事。在官场文化中,“日后再议”有时候也有它精确的含义,那就是日过之后,再说。所以,按照这个故事里的意思,那就是胡丽丽让富春生日过了三次,才获得了一个代字。
  于是有人会问了,三日之后得了一个代字,要想转正是得几日?
  总有些好事之徒,无所事事,就喜欢逞口舌之能。他们会意的一笑,接着话题扯了下去,有的说,怎么着也要铁杵磨成针。
  有的说,那有什么用,只有质变没有量变是没有什么用的。还是三阳开泰更靠谱。有了三阳开泰,就有了四体投地和五福临门。扯着扯着就扯出了一套完整的数字体系来。
  骂的人骂的口干,说的人说的嘴苦。不一样的发泄,得到了同样的快乐,来自精神,也来自**。
  但是人还有一样神奇的地方,那就是背后无论是骂,还是说,当面的时候,总是春风拂面,会心一笑。
  不但笑的出彩,就连客气的称赞也像发自肺腑一般。他们将胡丽丽夸的如同真的县府办主任一般,让胡丽丽自己都信以为真——真心称赞,真实的职务。
  胡丽丽进了富春生的办公室,面上带着她那胡氏招牌的微笑:“富县长,县委那面又出事了。”
  “什么事?”
  最近县委出了不少的事情,最大的事应该算是于向荣搞砸了县改市,从而失去了市委常委的资格。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富春生知道他和于向荣之间的距离之所以如此之大,就是因为他们的中间隔着这么一个传说中的市委常委。市委常委是副厅,不但如此还能在餐桌上将他当菜一样点来点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还与人家斗个屁啊。
  当富春生听说自己不能叫市长的时候,心中突然涌出的不是伤心难过,而是莫名的喜悦。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是党中央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让他有了那么一线拉平地位的机会。
  “于书记的父亲,老革命于得水同志去世了。”一个老革命的离世在,在胡丽丽的口中变成了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当真?”这算是什么事情呢,富春生在心里盘算着。若是孟进的老子去世了,他毫不犹豫的就要扑向组织的怀抱,演一出诸葛亮吊孝,刘玄德垂泪。可是死的是于得水。
  富春生这个时候,去吊孝吗?应该。拉关系表忠心吗?没有必要啊。
  他于向荣和老子一个级别,现在又丢了势气,星光暗淡,前途渺茫。在下一步的斗争中,是拔毛的凤凰厉害还是老子这真正的鸡头牛掰,还要看各自的本事呢。

  “比金子都真。”胡丽丽迎着富春生的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富春生不放心的问道:“人生千古,生死事大,更何况是于得水这样的老革命呢。这个事情可来不得半点含糊啊。”
  “嗨,我办事您还不放心?再者说了,这事是从王秘书长的口中亲自说出来的,能有半点假?”
  王贵云可是于向荣的死铁,是决不可能拿这个事情和于向荣开玩笑。所以他说出的话,一定是真的。
  “这可是个大事情啊。”富春生不觉的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不知道是坐的久了,还是老革命的离世触动了他的心悬,让他在办公室里踱起了方步。
  “可不是吗,我听说县局的领导和下面的书记乡长们,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拼车,租车一股脑的进程奔丧去了。那阵势可真是大啊。”
  对于下面的干部来说,即便是领导家里死了一只猫,也是增进与领导之间关系的绝佳机会。更何况此刻是书记的亲亲老子,呜呼哀哉,飞奔极乐了呢?所以谁也不想放弃这样绝佳的机会,就像新年抢头一柱香一样,玩了命也要在第一时间给领导送去诚挚的关怀。

  古人说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任何事物都是具有两面性,甚至是多面性的。就拿老于同志的突然泯灭来说,这对党和国家来说,是失去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于于向荣同志来说,失去至亲,成为孤儿,在感情上是极其惨痛的伤害。可是对于下属们来说,这却是一个极佳的表现机会。抓住这个机会的同志,很可能从众多平凡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时大河的弄潮儿。
  同样的,对于富春生来说,这件事情,也可能成为一个桥梁。只是富春生还没有看清楚这桥梁去向哪里,将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富春生的沉默,看在胡丽丽的眼中,那就是领导遇到了难题,在进行着紧密的思考。领导遇到了难题,就是考验下属解题能力的时候了。
  “要不,咱们县政府这块,也送个花圈去?”胡丽丽试探着问富春生。
  “这个时候只怕不合适吧?万一人家老革命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说这花圈好美,咱们可怎么办呢?”
  富春生被胡丽丽打断了思路,很不高兴。这娘们就这一点不好,老是喜欢自作聪明。若是你聪明对地方还就罢了,可是每次都抓不住重点,找不对方向。
  对于这样的结果胡丽丽早已考虑到了,她也不难为情,接着又说道:“还是富县长您英明。我就说吗,虽然于书记的老父亲是革命老前辈,可是咱们毕竟是新时代的干部。这还上着班呢,就偷偷跑去奔丧确实不好。我听说,有的单位,为了拍于书记的马屁,一二把手同时都消失不见了。害的人家来办事的同志,不知道如何是好。”
  既然正面建议你老人家不同意,那么咱们就改背后捅刀子。你老于想送殡,咱们就说组织纪律。让那些想去溜须拍马的,不能给他家里披麻戴孝,让他想要的风光大葬变成凄凄惨惨冷冷清清。
  日期:2018-04-2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