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狐事,我家乡关于狐仙的真实故事。》
第13节

作者: 阳春三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4 08:30:36
  “响就响吧,我也不大怕,砸东西,大件他也动不了,也就是个盆啊勺啊的。我寻思着,小子,别哪天让我抓住你了,抓住你你还得给爷赢钱去。”
  “财迷啊。”爷爷叹息。
  “可这你嫂子不敢回来,我天天做饭,那不,西屋脏衣服一堆了,我天天还得侍候你大伯。我,我受不了啦。”
  “他妈了X的小鬼,还学精了,就是不露面,天天折腾的我连觉了睡不好。”王猛拍拍硕大如孕妇的肚子,“你看,兄弟,哥都瘦好几斤了。”
  “卟嗤”一声,爷爷忍不住笑出声来,“就你那身材,屠夫似的,要是真瘦了,估计嫂子要好好谢谢这鬼呢。”
  “好了,我回去准备准备,晚上过来,抓鬼。”
  日期:2017-11-14 09:39:09
  山村的黄昏特别长,太阳早早儿的就躲在了西山后面。可天却没有黑透,整个山村越来越暗,越来越朦胧,所有的东西都影影绰绰的,被夜色胧罩。风从村北的山谷吹来,一阵紧似一阵,腊月的风,吹在脸上,真的象刀割。
  爷爷穿上皮袄,向王猛家里走去。黑呼呼的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可爷爷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他紧走两步,钻进了一户人家的大门洞里,扭头看看,却什么也没有。
  爷爷径直向王猛家走去。
  一推门,王猛迎了出来,炕上的火盆里,一砂锅杂烩菜冒着热气,火盆沿儿上,放着一壶酒,俩酒杯。
  “兄弟,来先喝两杯,这破天气,能冻死个人。”王猛倒上酒,爷爷也不推辞,兄弟俩喝了起来。
  一壶酒,已经见底。 屋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爷爷把酒杯一扔,"不行了,我醉了,先睡会儿。"躺在炕上,转眼间,鼾声如雷。

  门缝里,忽然吹进来一缕冷风,将屋里的蜡烛吹的摇摇欲灭,火苗也变成了绿色。
  爷爷的鼾声戛然而止,大叫一声,“终于来了。”从炕上一跃而起,摸出一张符贴在门上。然后,快如闪电般的摸出几张符,一一贴在几间屋的窗上。那股冷风在屋里乱窜,却始终不能夺门而逃。冷风发出呜呜呜的尖啸,一下将蜡烛吹灭。
  王猛抓着一把菜刀,追着那股风猛砍。
  爷爷掏出一张符,伸手一晃,符纸自燃,待符燃尽,将纸灰放入酒杯,倒了一杯水,将符水含入口中,向冷风喷去。
  攸然,风止。

  爷爷又将蜡烛点燃。
  日期:2017-11-14 09:57:29
  烛光下,一个人头慢慢地凭空浮现出来,接着是脖子,手,脚,一一显现。
  “眼小没下巴,原来是你们几个王八羔子。亏爷还跟你们赌了半夜钱。”王猛大骂,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然后,咬砍食指,用血在那鬼的额头上涂了大大一片,"爷让你再跑。”
  爷爷看着王猛。哭笑不得。
  “兄弟,把他给我行不?”王猛嘻嘻笑着,涎着脸问。
  "不行。"爷爷板着脸,“收起你那套财迷心思。你也不想想,跟你赌的是三人,抓了这个,那俩为啥不来,还有,他们为啥偏偏找上你。”
  “有你在,我操那心干啥。”王猛用手在秃头上挠了挠。
  日期:2017-11-14 13:08:59

  爷爷无奈地摇摇头。懒得搭理他的混球大哥。
  摸出一把桃木小剑,拍了拍那个鬼的头,"想不想魂飞魄散呀。"
  “大师饶命,大师放过我吧。”
  “哈哈,哈哈。笑死爷了,你说你一个鬼还饶命,你不是早死了吗”。王猛在鬼身边大笑。
  爷爷把桃木剑向前一递,瞪着王猛,"给你,你问。”

  王猛忙用手一捂嘴。嘻皮笑脸地说,“你问,你问,兄弟,哥哪会干这个,你让我揍他还行。问完咱俩喝酒。"说完用脚踢了那鬼一下。
  “不想魂飞魄散,你就快说,为啥总缠着我哥,你又害不了他。”
  “唉,这些年我也受够了。”鬼一咬牙,“但我交代了,你得保证我家人安全。我看你也是有些本事的。要不然,就算魂飞魄散我也不说。”
  “好,我答应你。”爷爷点头。“你家在哪儿?”
  “我是南口村的,我叫韩成,四年前失踪的,你去村里一问就知道。”

  “好,明天一早我就安排保护你家人。你可以说了。”
  日期:2017-11-14 13:30:28
  “四年前的夏天,我去山上刨药材,刚上山不久,就看见草丛里趴着一只狐子,毛色那叫鲜亮。一条腿断了,还流着血。我寻思,抓回去那皮能卖不少钱,就跑过去抓它。那狐狸挣扎着站起来就跑,我就在后面追。本想它腿断了,跑不快,可追了半天也没追住,追一阵,离那狐狸远了,它就停下歇会。等俺追近了,见扭头又跑。”
  “唉,”那鬼叹后气,“后来才知道,它是故意引我上钩。就那样,追追停停,那狐狸忽然不跑了,我一抬头,妈呀,原来来到乱箭沟了。乱箭沟,你知道吧。"
  “知道”,爷爷点点头。
  乱箭沟,离我们那二十里,是一个极凶险的山沟,平时,没人敢去那。故老相传,那里住着很多妖精。从沟口进去,里边纵横交错,大沟套小沟,进去以后就会迷路。沟里边水草丰美,可十里八乡的放羊人,谁也不敢进去。
  日期:2017-11-14 14:07:32
  “而且是乱箭沟里面最高的悬崖前,就是在沟口就能看见的那面悬崖。狐狸忽然不跑了,断了的腿也不流血了。那狐狸象人一样站了起來,还张嘴说话了,‘老长虫,我又给你带了一个人来,这回,你该给我那棵灵芝了吧。`我吓的想跑,可腿抖的早己迈不开步了。"

  那鬼闭上了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鬼没有眼泪,可脸上分明一片苦涩。
  “怪他娘的可怜的。”王猛有点心酸。
  “后来,”那鬼一咬牙接着说,“崖上的洞里爬出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蛇,把我缠死,吞了。”
  “那两人,也和我一样,是被狐狸引去被蛇吃了的。不知咋的,后来那狐狸尾巴断了一截,再后来,狐狸就没去过那。"
  日期:2017-11-14 14:26:02
  “呀,是那个畜生,”王猛大叫,“那尾巴是俺砍断的。可它后来哪去了?”
  “叫我一枪打死了。”爷爷淡然道,“坏事做尽,也算是它的报应。”
  “我说咋它不找我麻烦了呢,真活该。”王猛啐了一口唾沫。"
  “你们也算给我报仇了,”鬼长出了一口气,满脸激动之色。
  “不知为啥,我们死了以后,竟然没有鬼差接引去地府,也投不了胎。一举一动,那个蛇妖都知道,稍不听它,魂魄就会被它嘶咬,如有反抗,就以我们的家人威胁。”

  日期:2017-11-14 15:35:16
  鬼抬起头,心有余悸的四处瞅瞅。
  “放心吧,这屋里我帖了符,它听不到的。”爷爷安慰他说。“为虎做伥,古己有之,没想到,还有为蛇做伥。”
  “啥叫为虎做娼,老虎还嫖娼吗。”王猛豹头环眼的脸上满是惊奇之色。

  “老虎嫖娼!”爷爷笑喷了。
  “到底咋回事?你哥不是没学问吗”王猛的大手又向光头上伸去,习惯性的挠了挠。
  “为虎做伥,据一本叫《太平广记》的书里记载,被老虎咬死的人,不能投胎,鬼魂还会迷惑別人来被虎咬死,叫伥鬼。"
  “噢,这样啊。”王猛点点头,“那啥,那个蛇伥。”
  “蛇伥,”爷爷失笑,"学的挺快的。"

  “蛇伥啊,是那个蛇精派你来祸害俺的吧。”王猛问,“可杀死狐子的是我兄弟呀。”
  “大师的修为高,不好惹,他身边有高人,蛇精说。你也伤过狐精,就找你泄愤了。”鬼说。
  “欺软怕硬的东西。”王猛忿忿说道。
  “那蛇精这阵子带着那着那两人天天在洞里算计害人,它说人的精气纯,吃了修为长的快,让我天天来害你。”鬼说。
  “好了,"爷爷说,“你就在这呆着,明天,我除了蛇精,才能超度你,让你投胎。”
  “投胎,投个屁的胎,留下给我赌钱多好。”王猛小声嘟囔,“一点也不象我兄弟。”
  “那样你跟蛇精有啥两样?”爷爷狠狠的瞪着王猛。
  “我那敢呀,我就说说,兄弟,”王猛嘿嘿一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