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姆抹着眼泪,咬牙道,“好吧!我说。我什么都说了。”
  “报告是夫人叫我换的。”
  保姆终于说出了当年的实情,但是她并不知道当时夫人叫自己做的是什么事,只是后来才知道。
  为了这事,她成天生活在恐惧中。
  后来见这事没什么反应,她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左老爷子虽然身体行动不便,但别人说什么,他还是听得见。
  眼下证据凿凿,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为了避免刺激他,两人没有把老大的真实情况告诉他。
  “把……把……老老二二召召召回回来来来!”
  老爷子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沈如燕和左晓静欣喜过望,她们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左安邦回来了,来到爷爷这边,看到眼前的情况,感觉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

  面前的保姆,他多少有点印象。
  老爷子看了左安邦一眼随后就闭上了。左晓静将他推回去,安顿在卧室里。
  保姆看到左安邦,显然十分害怕。
  沈如燕安顿好她,和左晓静出门了。
  见到顾秋,顾秋急问,“怎么样了?沈姨?”
  沈如燕一脸微笑,“终于查清楚了,原来是原配夫人叫保姆换了样本。顾秋,谢谢你!”
  顾秋看着左晓静,“你爸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很快吧,老爷子知道整个事情之后,通知了我爸。”

  顾秋松了口气,“如此说来,那我可以退出了。”他心里有个疑问,左家老大又是怎么回事?
  但这话,他不好追问,这关系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再说,人都走了,就不要去捅破这层纸。
  “沈姨,那我先过去了。”
  顾秋跟两人告辞。左晓静看着顾秋,“谢谢!”
  顾秋淡笑了下,“不客气!我也希望两家的恩怨早点解决。”
  左晓静点头,她一直以来,并不仇视顾家的人。

  顾秋离开后,沈如燕注意到她的目光,“晓静,等你爸爸回来后,你打算怎么说?”
  左晓静道:“还是小妈做主吧!我只是希望能帮老左洗清了这污点,免得有人用有色眼镜看人。”
  她看着沈如燕,“小妈,大伯的事情,要不就算了吧,也不要提了。”
  沈如燕道,“这个自然,人都已经走了,没有必要再扯进来。我们只要证明老左的身份就行。”
  话虽然这么说,左晓静还是在心里怀疑,大伯又是怎么回事?唉!难怪有人说有入宫门深入海。
  这还不是宫门,只是豪门罢了,女人之间就如此勾心斗角,实在令人心寒。
  自己这位奶奶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越扯越头大。
  沈如燕在那里半晌没说话,左晓静问她,“小妈,你在想什么?”

  沈如燕道:“豪门家族之间的事情,还真是离奇古怪。晓静,你也应该听说了,老左曾经喜欢过宣少将的事?”
  提及这事,左晓静都不好意思了。
  如果没有两家的恩怨,说不定自己就成了宣少将的媳妇。可她后来听说,老爸竟然也喜欢过宣少将,只不过后来宣少将嫁给了顾秋的老爸。
  这中间的曲折,复杂,令人头大。
  几大豪门之间的恩恩怨怨,纠缠不清。

  沈如燕道:“你大伯他们就是怪老左,对顾秋太容忍了。你完全可以理解为,顾秋就是他提拨上来的。如果换了另一个左家的人,顾秋不可能爬这到高。虽然他现在降级了,但曾经的辉煌依然在。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他心里一直有宣少将。也是他一直不同意你和顾秋来往的原因之一。”
  左晓静脸上发烧,“小妈,你这不是在吃醋吧?”
  沈如燕笑了起来,“我吃醋有用吗?他要想我是管不住的。但这是事实。”
  左晓静坐下来,“老左对你也不错了,这么呵护,小妈,你可不要有别的想法。”
  沈如燕苦笑,“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啊?要有想法,就等着做外婆了。晓静,说说吧,你究竟怎么想?什么时候结婚?”

  左晓静红着脸,“不许扯到我身上来。”
  顾秋回到驻京办,着手整理工作。
  现在他就等老左回来,给老左正名了。
  老左接到家里的电话,以为出什么事了,第二天就赶了回来。

  一进家门,感觉到气氛不对。
  家里能说得上话的人都在,老爷子也被左晓静推出来。沈如燕坐在那里,看着老左。
  见这么大的架势,左书记很奇怪地问,“这是干嘛?出什么事了吗?”
  姑姑看老左的眼神,有些闪躲。她当初可是极力支持左安邦上位的,可她也不想想,左安邦能撑起这个家吗?
  如今真相大白,她自然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这种家族主义极为严重的思想,也是一个麻烦。
  老爷子咳了几声,手指动了动,“念,念——”
  姑姑摆着一张尴尬的脸,拿起老爷子的手喻。
  从彤趴在老公的身上,“左家的事是不是成了?”
  “应该成了!”
  “左书记能当这个家吗?”

  从彤有些担心,以他的性格,不会和侄子去抢这个家当。再说,他也是长辈,传出去象什么样啊?
  顾秋道:“他当不当这个家没关系,只要左家的人意识到,左书记才是这家的支柱就行了。”
  “那倒是!”从彤幽幽地叹了口气,“为了这点事情,闹得两大家族都不安宁,实在是造孽。”
  左家,老左听到这个决定。
  当场反对。
  “算了吧!谁当这个家都一样。有区别吗?”
  左安邦脸无血色,现在他的处境很尴尬,不管老左当不当这个家,他都不好过。当吧,他就是被人踩下去的。不当吧,他就是人家让给他的。

  左书记说了,“既然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大家要正视,要有良好的心态。要摒弃各种自私自利的观念。还有一点,不能过于家族观念,一切以大局为重。”
  他看着左安邦,“安邦的年纪也不小了,由你继续当这个家吧!做叔叔的还是非常支持你的。”
  左安邦的脸都红透了,万小华在旁边扯了扯他,让他说句话表个态。
  左安邦道:“我知道叔叔的为人,只有很多地方,我们对不起你。今天不管是叔叔来管,还是我来管,以后都以叔叔的命令行事。我相信叔叔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好。”
  老左道:“今天既然大家都齐了,我要劝大家一句。关于老爷子与顾家的事情,多少年了,让大家一直生活在这种仇恨当中。上一代的恩怨,让三代人来承受,这实在说不过去。”
  “现在我想跟大家说的是,都过去吧!一切都过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用大度的胸怀,去迎接这个世界,迎接未来。”

  今天借这个机,大家把话都说清楚了。
  左书记的话,让所有人在心里无不震惊。有人暗道,果然如此,叔叔一上来,就是解决两家的恩怨。
  看到老左走近老爷子,在老爷子耳边嘀咕,“老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的都放下吧!我们跟人家计较了这么多年,双方各有损失。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也不会发生上次这样的事情了。”
  日期:2018-04-22 09: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