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璇作势用力,陈九江自然不会逆来顺受,他抱着罗璇的**,使劲一摔,就将罗璇按倒在了床边上。陈九江一拧身就骑了上去。
  “我有什么坏水,还不是为了增进友谊,让彼此更深入,更彻底的了解?”陈九江的手如游蛇一般,游到了罗璇的身上,四处吐着芯子。挠的罗璇顾此失彼,心痒难耐。
  “了解都了解过了,你先下来吧。”罗璇慌忙道:“昨天晚上毕竟是喝醉了酒,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
  “你不计较我计较啊。再说了,昨晚上做没做还两说呢,万一没做,我不就吃亏了吗?”
  说做就做,陈九江按着罗璇就给她来了一个霸王硬上弓。

  罗璇是不愿意的。她先是打,后是拍,试图将陈九江从身上推下去。
  陈九江坚定的执行他既定的方针,稳抓稳打,步步为营,逐渐深入到了罗璇的心底。当水井探底了之后,陈九江有规律,有节奏的做起了机械运动。
  这时候罗璇满嘴的不停咒骂也变成了无力的*。当她那俏丽的臂膀用力的将陈九江揽在怀中的时候,娇柔的小嘴,亲在了陈九江结实的胸膛上。陈九江也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波涛涌动,浪海翻滚。陈九江汗流夹背,可是却愉悦无加。这草原大酒店真是***太爽了。在这里,让老子绿了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蓝玉成的红颜知己。这感觉比当上市委常委还要爽上几分。
  若是陈九江知道,他一举两得,同时还绿了市委书记孟进的战略伙伴,只怕满身的热流都会化作了冷汗。
  男女发情的时候,体温会上升,变成了火热的铁条一般。当激情消失,温度渐渐回转的时候。罗璇早已软的如同一团烂泥。
  陈九江拉着罗璇的手,对她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熟了路,以后要常来常往。”
  罗璇红着脸拉过了被子:“想的美,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
  “既然如此,今天要好好的珍惜这美好的时光。”陈九江厚颜无耻的将被子扯了下来,站在床下面扛起了罗璇白嫩丰满的大腿。

  罗璇急忙道:“赶紧下来,不能再搞了,再搞就坏了。”
  再好吃的菜,也要节制,再好喝的酒,也要节约。所以再好看的女人也要悠着点,否则搞坏了肾脏,就只能盘膝打坐,静看潮起潮落,花开花谢了。
  “没办法,若是错过了今天,可就错过了一辈子。除非你说下次随叫随到。”
  罗璇无奈的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咱们再交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陈九江这才从他的身上下来。
  “咱们三人小组算是正式成立了。总要点上一把火,让大河县的那些老古董们见识一下咱们的威力。”罗璇一直为了上次于向荣调整王心忠绕开她而耿耿于怀。她做梦都想着对于向荣还以颜色。
  “那是当然。不过当务之急却是要巩固好各自的阵脚。不能像龚新亮一样,根基不稳,在常委会上,都没人理他。”
  “这倒是。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着,什么都不做吧?”
  “想做事是好的,但是要抓住时机。”陈九江的大手现在抓住的就是“实迹”,他一边揉搓一边道:“大河县即将有大事要发生了,只要抓的住机会,自然会有一番作为。”

  “大事,什么大事?”罗璇闻言,顾不得陈九江的骚扰,转过身来问道。
  “撤县换市黄了。”
  “为什么?”
  陈九江无法解答这个问题。到底是因为大河县的条件不够,还是于向荣操作出现了问题,亦或者真的如郑大胆说的那样,中央不喜欢下面人“县市”,所以紧急叫停了这项工作。但是陈九江可以保证的是,这条消息千真万确,因为他的消息来源是远在中央的吕萧萧。
  危机总是会突然降临,就像罗璇的*一样,没有征兆就尖叫着虚脱了起来。
  对于于向荣来说,他人仕途中最大的危机如罗璇的*一样,突然而至。
  当接到市委书记孟进电话的时候,于向荣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特么的,这种无厘头的事情也能发生?是郑大胆指挥了中央领导,还是中央领导的心思被他一个业余的人大副主任给破解了?怎么会真的叫停了县改市呢?
  孟进在电话里说,小于啊,这个事情他不怪你。不是你们没有努力,只是你们的运气不够好。
  俗话说的好,人有悲欢离合,天有不测风云。国务院的领导发了话,全国所有的县改市工作都被叫停了下来,不独你一家。所以不要难过也不要有负担。砥砺而行,继往开来吧。
  话是说的好好听,可是事情却并非那么美丽。没过两天,市委就明确了两位常委的名额,不出所料的是,于向荣从名单上跌了出来。
  成王败寇,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名言。想做大神可以,那需要你不断的进步。一旦出现了挫折,神像就会从供桌上跌落下来。那么磕掉的就不是一点点漆了。失去的,是神的威严——也就是他脑袋上的那个光圈。
  失落了常委,打掉了于向荣的威严,也打掉了他身体上的脊柱,让他差点就喘不过气来。正当于向荣想缓口气的时候,家里黄脸婆的一个电话就将他那本就出现裂痕的心,击成了碎片。
  黄脸婆在电话里说,向荣啊,不好了,老头子他走了。
  于向荣一时没听明白,他没好气的问道:“走了?去哪了?你怎么不去找一下。”
  媳妇生气的说,我倒是想找,只是那路却不好走。一旦去了连我都回不来了。
  “他一个腿有残疾的人,能去多远,赶紧找去。”

  媳妇说,向荣啊,你是真不明白吗?老爷子去的地方是天堂,那个不需要翅膀都能飞的地方。按你们党的话说,那叫去见马克思了。
  如果说失去了市委常委的职务,如同抽调了于向荣的脊椎骨,那么于老爷子的死,就是对于向荣灵魂的致命一击了。
  作为官二代,没有人比于向荣更能深切的体会到,有一个扛着红星,穿着国旗的老子对他仕途的重要性。
  没有他老子当年顶着枪炮,流过的热血,依他于大乱的资质,即便是干个大队书记都难比登天,更别说什么县委书记了。
  不说远的,就说在雍县的时候,若不是抬着他老子去了市委,他现在只怕就在哪个闲散衙门喝着自己买的劣质茶叶,写着几笔苍劲有力,却永远难以登堂入室的毛笔字。

  当吕栋梁让出书记宝座的时候,若不是孟进感念大家都是红二代,先辈们都曾为伟大的新中国的建立流过血,出过力,他就不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推到了书记的位子上。更别说因为他,硬生生的压下了早就该定下的市委常委的位子了。
  于向荣失魂落魄的冲出了办公室,带着秘书,坐上司机的车,飞也似的冲回了老家。
  于向荣刚离开县委,县府办代理主任胡丽丽踩着猫步,扭着干瘦的屁股闪身进了县长富春生的办公室。
  自从胡丽丽被宣布了代理之后,颇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这不,前两天开一个府办办公会,愣是将嗓子都说哑了。
  日期:2018-04-2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