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兴安眼角抽搐一下,让身后的秘书等在门外,自己则来到了床尾站定。
  然而,明明是居高临下的俯视,但一对上萧晋那双痞气十足的目光,他心中竟然下意识的生出了些许自己才是低头那个的错觉。
  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堂堂五品知府在一个没名堂的小子面前居然没有一点底气,这种现实让他非常的不甘,也十分恼火。
  于是,他瞬间就抛弃了来的路上想好的那些客套和场面话,开口就道:“萧先生,事到如今,我们似乎已经不需要什么来来回回的试探了,直接一点,你到底想要什么?或者说,你背后的那个人想要的是什么?”
  自从政以来,邓兴安一直都顺风顺水,随着地位和权力的有序升高,自然而然的,他对自己的定位也距离普罗大众越来越远。

  再加上今天这件事算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生死攸关的大危机,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完全没了章法,只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瞎琢磨,要不是恩师在电话里提醒,都想不起来“不管幕后黑手是谁,只要见到萧晋,一切都能知晓”这样简单浅显的道理。
  所以,他来了医院,带着一种难言的屈辱而来。
  堂堂知府竟然要主动来见一个庶民,这实在是丢尽了天朝“公仆”们的脸。
  然而,萧晋这个庶民显然没有一点“庶”的觉悟,夸张的哈哈一笑,双手枕在脑后,阴阳怪气的说:“哎呦!知府大人,您这话可折煞小的了,您是官,我是民,虽然我们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但这年头,向来都是儿子骑在爹妈的脖子上拉屎,我们能想要什么?我们敢要什么么?”
  噌的一下,一股冲天怒火就由邓兴安的脚底板直抵脑门,手也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床尾栏杆,因为太用力,甚至都发出咯吱吱的响声,手背青筋暴突,指节都白了。

  良久,他深吸口气,沉声道:“萧先生,你我之间可以说是并无交集,我也不曾记得有什么地方与你有过龌龊,只是犬子无礼,但我也不止一次教训过他,所以我不明白,为何你一定要苦苦相逼,赶尽杀绝呢?”
  “我去!越说越吓人了,”萧晋依然嬉皮笑脸,“得亏现在是文明世界,要不然,像您这种一出门外面都会跪倒一片的人物,能赏口饭吃,小的做梦都要笑醒了,赶尽杀绝什么的,您太幽默了。”
  邓兴安再按耐不住,大怒道:“萧晋!你到底想……”
  “邓兴安!”他的话都没说完,萧晋就猛地坐起身,声音低沉且冰寒的打断道,“我的孩子正在熟睡,如果你胆敢吵醒她,信不信我会让你后悔你爹妈为什么没把你生成哑巴?”
  邓兴安的脸色一白,紧接着便涨得通红。
  什么样的耻辱最让人无法忍受?就是当别人啪啪打你的脸,不管你心中有多么的愤怒,都不得不将另外一边脸也伸过去让人家打的时候。
  转眼看看病床上的小女孩儿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他下意识的就想松一口气,但紧接着,这种本能反应自然又让他更加的屈辱起来。
  再次深呼吸口气,他说:“萧先生,我今天来,是带着诚意来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法的,但现在看来,你对此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不得不说,这真的令人非常遗憾,我想,我应该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必要,就这样,打扰了,告辞!”
  说完,他转身就向房门走去,脚步不疾不徐,背影根本让人看不出到底是真的要走,还是虚张声势。
  不过,萧晋才不在乎这个,只是向后靠在床头,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的说:“知府大人慢走。哦,对了,有时间的话,趁着现在手里还有点权力跟人脉,大人最好还是多去见见老婆孩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了。”

  邓兴安身体一滞,脚步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再也挪不动半分。
  “萧先生,”他僵硬的转过身,目光阴鸷道,“犬子与你的过节,无非就是争风吃醋而已,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一定要致他于死地吗?”
  “打住!”萧晋竖起一根手指,说,“首先,致你儿子于死地的不是我,是他自己,或者说是你和你的老婆。人做错了事,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知府大人若是有意见,可以去跟丨警丨察谈,也可以去跟法官谈,乱给别人安罪名,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邓兴安牙齿咬的咯吱吱响,却没有说话,因为萧晋说了个“首先”,那肯定还有“其次”。
  “其次,”萧晋又竖起第二根指头,“我想请教一下知府大人,一般老百姓争风吃醋起来,无非就是打上一架,顶多再叫上狐朋狗友打个群架,为啥您的儿子几次三番的派人抓我,不但勒索我的钱财,还连我的女人都想染指呢?
  他凭什么能够如此肆意妄为?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邓兴安总算是确定了一点——儿子和老婆只是个由头,一切仍然还是冲着他来的。
  心中冷冷一笑,他道:“这么说,萧先生是一定不肯放过我儿子喽?”
  “没办法,”萧晋一脸无辜的摊开手,“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就算我想放过他,那位三年前惨死在他手中的可怜姑娘,恐怕也是不肯答应的。”
  邓兴安眯了眯眼,又问:“之后呢?杀一个邓睿明,萧先生可满足?”
  这话一出来,萧晋就笑了,笑容里充满了“果然如此”的不屑和轻蔑,让邓兴安的心脏止不住的一阵剧跳。
  “知府大人,”笑着笑着,萧晋忽然从床上跳了下来,伸手示意沙发的方向,恭敬道,“请坐。”
  邓兴安眉头高高挑起,不动声色的坐在了沙发上。
  萧晋泡了两杯茶过来,在对面坐下,客气地说:“抱歉!孩子生病了,不能抽烟,还请知府大人见谅。”
  邓兴安知道真正的戏肉要来了,但却拿不准他到底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心中忐忑,脸上却一片淡然:“萧先生不用客气,有话直说就好。”
  “那我就真不客气了哈!”萧晋呵呵一笑,语气随意的问道:“知府大人,你可知道咱们龙朔警方前些日子联合岭南警方打掉了一个国际性质的人口贩卖集团?”
  邓兴安听不出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眯眼沉吟片刻,点头:“知道。”
  “那您可知道,那个人口贩卖集团隶属于一个在各国黑名单上都排在榜首的犯罪组织?”

  邓兴安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眉头皱起,不耐道:“萧先生,请直接说重点。”
  “抱歉!我这人废话一向很多,请知府大人多多担待。”萧晋不伦不类的拱了拱手,笑呵呵道,“不过,知府大人也不用这么心急,这天才刚刚暗下来,离睡觉休息的时间还早着呢!”
  邓兴安面色阴沉,端起杯子抿了口茶,一语不发。
  “最后一个问题了,”萧晋又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知府大人可知道,那位被您儿子勒死的可怜姑娘姓甚名谁、来自哪里?”
  邓兴安能有今天的地位,自然不是蠢货,闻言几乎是瞬间就猜到了答案,但他只是在桌子底下悄悄握紧了拳头,强忍着没有开口。
  日期:2017-11-15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