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3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一笑,不去理会观礼台上的那些声音,从怀里两处两张赤符,接连丢了出去。
  一张金光符,一张烈阳符。我曾多次实验,这两种符箓结合在一起,防御的效果必然倍增。
  这两张符箓贵为道家十大神咒,当初以道炁催动,不过只能应付识曜境界的战斗,但现在。我用真元催动,足以应付阳神天师。
  在真元的作用之下,这两张符箓没飘出多远,便各燃烧起来,随后,化作一道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金色壁障,横在我的面前。
  赵涵的那柄巨阙剑。在其剑诀的加持之下本就凶猛,又一连吸收了卸甲剑催生出来的两道剑气,威力更是恐怖。那雷电化身的银色丝带,更是从原本的死物,幻化成了一条活生生的巨蟒,峥嵘的蛇头之上,居然隐约冒出了两个肉瘤。那是要化龙的征兆。

  它张扬着,叫嚣着,虽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我却感觉全世界都是它嘶哑的吼叫,听来格外的恐怖。
  很快,第三道剑气也被它吞了下去,这使得那条银色巨蟒更是猖獗起来。它叫嚣着,速度突然暴涨,裹着漆黑的宝剑,向我电射而来。
  隔着金光壁障,我仿佛看到了赵涵的身影。
  在使出这招之后,他显然也不好受,整个人瘫坐在地,像是一团烂泥,但脸上的表情却疯狂到了极致。他低低的喃呢道,“好啊!好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精纯的剑气,周易,你再多放几道出来,再多放几道,我的磐石化龙决便能大成了。”说着,他竟然大吼了起来,听声音,像是个得不到丨毒丨品的瘾君子。
  “周易,再多放几道剑气,多放几道剑气啊!”
  我没有理会他,也分不出心思来理会他,玉环中源源不断的真龙气被我转换成道炁真元,我感受了一**内的道炁真元,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这还远远不够,远不足以称得上是那道磐石化龙决的对手。
  我屏息凝视,眼看着那条银色的巨蟒就要撞上金光符化作的壁障了,心里一紧,张口将轩辕剑吐了出来。
  轩辕剑被我吞近体内温养也不过数日的光景,小阿莫师傅给的那本秘籍上说,在温养完成之前,切不可将宝剑召唤出来使用,不见血还好,见血之后,必定会影响到剑与主人之间的契合度。因为这,所以我才没有一开始便将轩辕剑拿出来,而是以卸甲剑与赵涵周旋,但事到如今,以那道狂莽的气势,若是不将轩辕剑拿出来,在赵涵如此疯狂的攻击之下,我的胜算只怕不会超过三成。

  所以,实在迫不得已,我才当着诸多洞天福地的面,将轩辕剑拿了出来。
  此剑一出,果然立见成效。
  赵昊将轩辕剑称之为王剑,故名思议,便是众剑之王。赵涵那柄巨阙固然强大,与卸甲剑相比也不让分毫,可与王剑相比,那便如蜉蝣一般。不值一提。所以,当轩辕剑一出,盘旋在巨阙剑上的那条巨蟒便停了下来,在金光屏障之前疯狂的颤抖,即便金光屏障近在眼前,也不敢再进分毫。
  “王剑!”感受到轩辕剑上的气息,赵涵如条疯狗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望向我的目光里透露这一股炽热。
  赵涵站起来后,咬破中指,逼出一道精血,屈指一弹,往巨阙剑上射来,疯疯癫癫的说道,“我的了,我的了,这把王剑是我的了!”
  精血是修行之人的精气神所在,主要击中于舌尖、中指指尖这两个地方,又被称之为纯阳之血,阳气最重,每消耗一点都会为给修行者本身带来巨大的伤害,但以此为代价,却能使修行者本身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出现爆发。与牺牲寿元的方式相仿,但威力与危害却略有不如。

  可即便如此,赵涵的举动还是让我觉得诧异。
  受了赵涵的精血,狂莽的颤抖小了许多,但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赵涵心有不甘,一连三滴精血喷了上来。这才使得那道狂莽不再颤抖,。在赵涵的精血里,那条巨蟒恶狠狠的瞪着我,似乎随时都有冲上来的可能。
  见此,我更是觉得毛骨悚然。
  我心知那道金光符与烈阳符化作屏障根本就不可能挡住赵涵的攻击,所以干脆捏紧了轩辕剑,准备与那条狂莽一决胜负。但就在此时。我的左手刚刚放在轩辕剑的剑柄之上,心底便有一个声音响起,“玄德赵家的磐石化龙决?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人修炼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剑诀……咦,轩辕剑?这种神器是什么出世的?”

  闻声,我在擂台上打量了一圈,有那种无形的屏障保护,这个擂台上除了我和赵涵那个胖子,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
  那是谁在说话?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年纪,甚至还又些熟悉,但我一时半会确实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道声音。
  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那道声音接着说道,“不用看了,我就在你的手上,卸甲剑!”

  我低头看了一眼,那残破老旧的剑身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泛起了阵阵清光。
  见此,我终于想明白了。那道声音,确实听过,不是什么别的地方。而是送与我卸甲剑的藏锋老头身上,他们的声音很像,但细听起来却有不少却别。
  刚想明白这些事情,那道声音便又响了起来,“你在怕他?不应该啊!别说有轩辕剑在手,即便只有卸甲剑,那个胖子又动用了减少寿元的方法,你也不应该怕他啊!”
  牺牲寿元?
  我心里一惊,向对面的赵涵看去,那个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捏起了手印。
  那种手印我再熟悉不过,刚刚踏足修行界的时候,我便在赵永坤手上见过;随后在殷商王陵之中,更是见过不只一次。可当时,他们都是为了保命在使出这样的法子,我与他之间不过只是比斗,何至于此?何至于牺牲寿元,让自己十年之内修为不得存进,也要战胜我呢?
  看了眼轩辕剑,我突然又明白了。

  都是为了它吧!
  正在我吃惊之际,赵涵献之法已经凝结完成。双手一指,一道血光落在了面前的那条狂莽之上。
  得了牺牲赵涵牺牲寿元换来的助力,狂莽顿时活了过来,扭动着血迹斑斑的身子向我冲来。
  果真如我想的那般,金光符箓与烈阳符箓化作的壁障,在它面前根本无用,如金纸一般,甫一接触便消散与无形。

  没了壁障的阻挡,狂莽身上那股甜腻的血腥瞬间充满了我的鼻腔。
  狂莽虽强,但我也不可能任其宰割。于是疯狂的搬运真元,准备将轩辕、卸甲两柄宝剑递出去,作为反击。但此时,卸甲剑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小子,把你的轩辕剑收回去,这条巨蟒上沾满了玄德赵家的精血,若是与它碰上了,还想不想练他们的御剑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