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月茶楼的二层雅间,正对着闹庙会的长街,纵横东西,横跨南北,也算特区难得一见的地势,只要登上高处,便能一览无余。此时佳节已过,街道冷清不少,他失神望了许久,韩北回来向他复命,他慢条斯理从掌心托着的钵盂内抓了把鱼食,抛洒入窗台上的玻璃缸内,几条燕尾欢快游荡,眨眼蚕食得一干二净。
  “他说了什么。”
  “是他秘书接走,不出意外这会儿已经到他手上了。”
  他淡淡嗯,“你出去,不必留人。”

  韩北不由皱眉,“周容深可是老油条,出手防不胜防,您一人与他会面。”
  乔苍捻了捻手指,笑问你还怕我吃亏吗。
  他目光在一只颜色华丽的鱼尾上驻留,“我和他谈点事,不至于拔刀相向的地步。至少暂时还不会。”
  侍者上了一壶未烹煮的新茶,雅间内熏香极重,乔苍仍不间断往鼎炉内蓄着香饵,填了满满一炉,烟雾在空气中挥发溢散,浓稠如蓬莱仙境,几乎看不清他的眉眼,只有一道笔挺轮廓。
  周容深抵达门口,便嗅到这呛人的气息,他无声无息收了脚步,没有立刻进入,而是透过虚掩的缝隙,警惕打量里面每一处,乔苍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他的邀请本身就是一场凶多吉少的鸿门宴,早在他们撕破脸前,他对乔苍的提防便很深,如今两方交恶,他自然要防备一手。
  他指尖利落为手枪上膛,拉动保险栓,放在西裤口袋内,随手可触碰,以防万一。乔苍悠闲自得烧了炭,等茶壶沸腾,他扣上壶盖的同时,醇厚的音色娓娓道来,“周局长,三分钟过去,怎么不进门,莫非临时反悔,不愿赴约。”
  周容深边笑边推门而入,他步伐沉稳,语气轻松,“乔老板真是脑后长了眼睛,连我站了多久,何时到来都一清二楚。”
  “江湖待久了,防人之心过重,周局长不要多心。”
  接二连三的炭火填入,茶壶才那么大点,水也不满,很快便烧开,滚滚白雾从壶嘴内渗出,香气与鼎炉内的香饵碰撞,说不出的芬芳诱人。

  又等了半分钟,锡箔压灭通红的炭灰,乔苍先为他斟满一杯,才顾上自己,周容深似笑非笑凝视源源不断注入陶瓷茶杯中的浅褐色茶水,“乔老板亲手烹的茶,我今日有口福。”
  “周局长这话有失公允,这可不是我们第一次相约喝茶。”
  周容深端起杯子,无视乔苍递来碰杯的手,淡定自若放在鼻下轻晃,嗅着味道,“却是乔老板别有用心,试探我的一壶茶。”
  乔苍闻言,既不恼怒也不窘迫,平静从容收回了手,趁着炙热时,抿了几滴,虽然烫口,格外香浓美味。
  “周局长一身正义,两袖清风,难免对我这登徒浪子有偏见,可我好心好意请你喝茶,要与你化干戈为玉帛,你却小人之心来揣测我,让我实在难过。”
  周容深笑容转冷,即使这热茶在手,暖雾蒙蒙,也遮掩不住他眉目间的凉薄,“乔老板有话直说,这里只有你我,何必拐弯抹角浪费彼此时间,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
  乔苍默了几秒,大笑出声,“和聪明人说话,想不痛快都难。这可是周局长让我张口。说得好与坏,对与错,不能全部归咎于我。”
  茶壶底下燃烧的黑炭经窗外灌入的风一吹,倏而死灰复燃,呈猛烈之势二度烧起,旺盛的火苗眨眼吞没了壶身,乔苍反手将杯中茶水泼了上去,刚成气候的火焰,禁不住这一下,又如数黯淡。
  茶水少,火却盛,本该覆没,徒劳无功,可乔苍手法准,水带动了一股气力,与其说水浇湿火,不如说是气扑灭了火。
  周容深将这一幕纳入心底。
  乔苍自顾自又斟满一杯,雾气缭绕,将他的脸变得氤氲不清,“听说省厅对我在广州的赌场和东莞两家声势浩大的娱乐城很感兴趣,特区的恕我不能妥协,但这两城,如果周局长想要立功,我不妨卖你顺水人情,只要周局长肯舍得交换,我乔氏的买卖交出,换一个厅长,甚至高升至京城,都不是难事。”
  他抿唇,余光和周容深投射来的余光碰撞,“周太太与令公子,我还不至于那么不知分寸。不过周局长的金娇,我对她的兴趣,不逊色于周局长对我的兴趣。”
  乔苍说完这一句,便打住,静候回音。周容深脸上闪过片刻惊愕,他右眼微微一眯,“乔总是要我的金娇换你的买卖。那么金娇是送到你的会所,还是做你与其他人交易的筹码。”
  乔苍淡笑,“有个典故,周局长有耳闻吗?若得金娇,当以金屋藏之。我花费这么大代价换回的筹码,我怎么舍得。”
  茶水在杯中肆意荡漾,晃动得越来越狠,周容深打量半响,一口口饮下,直到杯底残留不足两三滴,他皮囊与骨骼忽然同时寒气迸发,仿佛一块速冻的雪冰,方圆五米之内,都能感觉到摄人心魄的荫森。
  “乔老板,你何止猖狂,简直放肆。”
  他掷下茶杯,冷哼几声,起身要走,乔苍意料之中,他原本也不指望这一次能成,不过是打一针而已,表明自己势在必得的态度,让万箭穿心流言蜚语朝自己来,为何笙开脱,是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步步紧逼纠缠,而不是她。

  “周局长留步。”
  周容深走到门口,听他呼喊,本能停下。
  “你我之间的事,自有男人的办法解决,不必涉及她。”
  他语气更加荫冷,“只要乔老板拎得清是与非,明白什么不可为,我们连事都不会有。”

  乔苍恍然挑眉,遗憾摇头,“可惜已经有了,既来之则安之。逃避否认更不是君子行径。”
  门发出惊天动地的重响,险些从门框内脱落粉碎,面前的桌上,鼎炉仍在冒出缕缕佛香,那烟雾汇聚到一处,凝成一点,时光纷飞,世俗轮回,乔苍抬起手,掌心合拢在炉口,这岁月,这往事,终归消散不见。
  夜中的楼宇,黛色起伏,烟波环绕,一片没有尽头的晚色霓虹,拨开遮掩的星辰月光,乔苍的身影被灯火吞噬,他握着那张相片,久久未动,仿佛静止在这弹指一挥间,恍然二十年春秋,风云变幻的江湖。
  多少血腥风流事,尽付笑谈中。
  这二十年,无数人因他而死,他演绎了一场场故事,掀起了一场场风波,屠杀了一场场战役,熬过了一场场灾难。

  谁也不知,他走得如何颠簸如何艰难。
  若不是何笙,他也许还要一去不复返。
  他将相片塞回匣子中,上了锁,搁置回原处,走到库畔抱起熟睡的乔慈,打开门,交给正好来接的保姆,保姆笑说小姐在母亲身边,睡得可真安稳,以往早就哭闹了。
  刚说母亲,何笙便闹上了。
  她踢开锦被,两手朝空中胡乱抓着,嘴里哼叫什么,非常挣扎痛苦,乔苍几步跨过去,将她捞进怀中,她嗅到来自他身上的气息,蓦地醒了。
  雾气迷蒙的眼眸,是欲落未落的泪珠。

  仿佛一点朱砂,一抹月光,溅在了乔苍心上。
  他从未如此庆幸,波诡云谲,半世跌宕,他还能在最后拥有她,不曾迷路。
  日期:2017-12-1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