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11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子林在家里耍了一个多星期后就潇潇洒洒地走了,再次丢下娇妻玉儿远走他乡,似乎没有一点犹豫和留恋。有人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可是对他来说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的,因为他的确在那边过得不错嘛,他和那几个洗头妹妹之间发生的的风流韵事让他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这一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家探亲了?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现在他在广州那边恐怕会乐不思蜀,不会特别的思念家乡和亲人,他的工资上涨了多少也不会把确切的数目告诉老婆,他会隐瞒一小部分起来,他只需每个月按时给老婆的卡上打三千块钱过来就行了。而老婆每个月都能按时收到这么一笔对他们家来说数目不算小的款子还能说什么呢?
  因为来回坐火车都要几天,他只有半个月的假期,因此在家里耍不到了九天就必须走。不过他走得安心,因为他已经相信自己不在家里时老婆采取的那种自我解决的办法,现在老婆又有了他特意为她买的那个像男人的小鸟一样的仿真品,以后老婆就可以用它来满足自己了,自然就不会去偷人了。
  丈夫离开家里后,李玉欣的生活又重新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状态,其实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因为丈夫的回来而发生了不少微妙的变化。
  在丈夫走后的当天晚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李玉欣就睡不着了,她细细地回味着这几天和丈夫在一起的日子,特别是在床铺上的事情,真的感到丈夫在做那种事情上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很会玩花样,真的让她很满足,不过这正是让她怀疑的地方。她问他这些花样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告诉她说是那些仿真娃娃教会了他,因为那些仿真娃娃都有使用说明书,上面有好几个使用方法,他就是按照这些方法学的,时间一长自然就得心应手了。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让她一时不得不相信。
  可是眼见为实,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她就对丈夫的话还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她根本就没见过那种仿真娃娃是什么样子,她总是怀疑他在外面有了相好,因为这样的事情她听说过一些,还有从电视上也看到过不少,他有可能是跟着那个相好学来的,不过她对此就不得而知,只能怀疑而已,因为他远在天边。现在丈夫又走了,让她重新独守空房咀嚼着寂寞的滋味。
  没想到他这次回来竟送了一个特殊的礼物给她,她完全明白他送自己这个东西的目的,此时此刻辗转反侧了好久,她终于憋不住拿出丈夫送给自己的特殊礼物,想一个人体验体验一些那种滋味儿。

  她像做贼一样看看旁边躺着的宝贝儿子,借着暗淡的光线,只见儿子一动不动睡得正香,而且发出轻柔均匀的鼾声。她移动了一下身体,好使得自己离儿子远一些。她轻轻退下了自己的小裤把那个东西放了进去……
  在以后的时间里,李玉欣的生活里就多了一份特别的体验,虽然没有丈夫在身边,她却依然过得安然踏实,不像以前一样胡思乱想了,因为丈夫给她特意买的那个女*用品确实给她带来了满足!
  那个女*用品的名字叫什么“俏公子”呢!
  这天傍晚,李玉欣正坐在柜台里面看电视呢,突然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玉欣嫂,买两包烟。

  抬头一看原来是陈建军,她微笑道:”哦,是军娃呀,今天咋个回家了呢?你不在外面跑车了?”
  陈建军笑了笑道:“今天晚上我不出去了,我们家里的枣子成熟了,要管好几千块钱呢,明天早上三点钟我要去城里批发市场卖枣子,而且马不停蹄地跑车跑了差不多两个月了,累惨了,也想休息一下。我回来吃了饭,一摸烟,只有两根了,不够抽,就想到来你这里买两包。”
  李玉欣就拿出两包红塔山给陈建军。
  陈建军给了二十块块钱就拿着烟离开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钟,陈建军独自一人开着面包车载着几塑料桶枣子去了城里的批发市场。
  他家的枣子是那种又脆又甜的大蜜枣,而且块头大,以四块五一斤的价格卖出去了,四桶枣子一百多斤卖了五百多块钱。他返回家里时才五点钟的样子,他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补睡了两个小时才起来吃饭,然后开车出门跑出租。
  今年他家的老枣树和新枣树的枣子要收获一千多斤,大概十来天才能够卖完。因为枣子成熟了就红得快,红很了就容易自己掉下来,红了的枣子是杷的软的,不好吃,就没人愿意买,因此必须尽快采摘下来拿去卖。每天他家就要采摘一百多斤枣子,当然都是先采摘成熟了,因为第二天得凌晨三点钟出去,因此他每天晚上就不跑车了,为的是早点睡觉好早点起床。现在每天他一般都是下午四点过钟就回家了,为的是帮母亲摘枣子。

  第三天的傍晚,在晚霞的余辉里,他在家里吃了饭后就站在自家门前的坝子站着悠闲地抽烟,无意中他一转头就看见邹丽琼抱着自己的小宝宝一摇三摆地出现在大路上。于是他就情不自禁目不转睛地望着她走了过来。
  邹丽琼穿着一条米黄色的连衣短裙,短裙是无袖的那种,上面露出小巧玲珑的胳膊下面呈现出可人的小美腿。她也望着陈建军,脸上的微笑始终没停止过。
  陈建军因为看到她是在散步,正想招呼她,没想到她一转身径自向他走来。好久没有和她幽会过了,而且也好久没有看见过她了。此时此刻猛然一看到她,看到她那风情万种的样子,他这才仿佛想起了自己的生命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存在,一瞬间他兴奋起来!
  邹丽琼黑发披肩,似乎有些潮湿,好像刚刚洗过澡,她走到了坝子里,接近陈建军两米远的地方就停止不前了,她望着他微笑着问:“军娃,吃饭没有?”
  陈建军笑容可掬地回答说:“吃了,刚刚才吃了,你呢?”
  邹丽琼:“我早就吃了,洗了个澡才过来的。”
  陈建军听出她好像话里有话,就问:“你好像找我有啥子事情吧?”

  邹丽琼:“当然了,听说你现在每天早上都要去城里发枣子,我明天早上想跟你一起去发。”
  陈建军:“你们的枣子也在摘了啊?”
  邹丽琼:“昨天才开始摘的,拿到镇上去零卖了,只有几十斤,卖五块钱一斤。我们碰上你妈来赶场了,你妈说你们家今年的枣子都载到城里去发,听说发四块多钱一斤。哎,零卖真不划算,要拿给人家品尝,有些人尝了又不买,嫌贵了,零卖又卖不倒好多,我和婆婆守到了中午一点钟都还剩好几斤没卖呢,天气又热,只好拿回来自己吃了。今天我们家摘了三桶,差不多一百斤呢,本来不想摘那么多的,主要是看到好多都半红了,只好都摘下来了。明天赶双溪,双溪远,赶车又不方便,枣子又多,怕卖不完呢,婆婆也同意我明天跟着你去城里发了算了,难得去零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