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没有问题。到了大河咱们好好处。”秦时月咬着牙,点了头。
  秦时月的豁达大度,挽救了牛津的职业,也挽救了自己的仕途。
  牛津是赤脚不怕穿鞋的。反正被免职了,老子就不在意鱼死网破了。可是你秦时月作为冉冉升起的大河之星,就没有那么大的魄力自毁长城了。
  牛津和秦时月在党校里签下的协议,到了下午就生效了。他也很荣幸的在一波三折宦海中,踏浪而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副局长。
  “老常,你说句实话,你真的想去市里?”雷霆盯着常伟的眼睛,像审犯人一样的审着常伟。
  “谁想去谁是龟儿子。这还不都是龚新亮那龟儿子搞的鬼吗?老大,我怎么都觉得,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这还用你说?”雷霆拍案而起,“***龚新亮,我还小瞧了他。这小子属黄鼠狼的,给个漏洞就能偷鸡。在大河搞不过我,就想着拆老子的伙。”
  “老大,你还是去于书记那里看看吧,只要他不同意,谁的阴谋诡计都没有用。”
  雷霆皱着眉头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于书记这次不知道怎么,中邪了一般,居然同意了姓龚的建议。”
  “这么说,我就得进城了?”
  嘴上说着不,可是常伟的心里还是想着去市里。俗话说的好,人生就像抛物线,起点越高,重点也就越远。
  大河县是典型的水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随便那个水坑里都能淹死人,随便那个角落里都能抓出一把人才来。他常伟还真没信心踩着雷霆的步子顺利的登上局长的宝座。所以去更高的舞台镀镀金,对于风华正茂的常伟来说,是当前不错的选择。
  陈九江领着历海进了草原大酒店的时候,罗璇已经在包间里等候多时了。
  罗璇见到陈九江身后的历海,先是一愣,随之就笑了出来。江湖上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老祖先说,人多力量大,都是一样的道理。看样子历海和陈九江一样,都想在大河县的政治舞台上,发出一点声音来。
  陈九江恋恋不舍的握住罗璇的手,说道:“罗书记,下午在市里逛街的时候碰巧碰见了历书记,就把他请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历海满脸堆笑,冲着罗璇点了点头道:“罗书记,冒昧而来,没有打扰吧?”
  “历书记是我平时请都请不的,当然欢迎了。”罗璇使劲的抽回了手,笑着对陈九江说道:“玉州那么大,你俩碰巧就走到了一起,还真是缘分啊。”
  说是巧遇,罗璇是不信的,这种概率比去人民广场抽中大奖的机率还要小上那么一点。
  “罗书记说的真对,什么是缘分,这就是缘分啊。这缘分不只是我和历书记的,而是咱们三个人的缘分。”陈九江拉过椅子,坦然的坐在罗璇身边。
  “是啊,要讲咱们三个人,还真是缘分不浅。”既然大家都谈缘分,我老历也不甘人后,“罗书记从纪委起步,陈县长因纪委起家,而现在我跟在罗书记的脚步,接过了罗书记的班,你们说这是不是缘分?”
  历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居然说出了“跟着罗书记的脚步,接过罗书记的班”,这让罗璇心花怒放。她点着头愉快的说道:“这么说咱们还真是缘分不浅啊。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青莲白藕红荷花,咱们原本是一家啊。”
  “历书记说的好,罗书记说的更好。”陈九江端起了酒杯,高兴的说道:“‘青莲白藕红荷花,原本是一家’,就这么一句话,就值得喝上一杯。”
  喝过了酒,女丈夫罗璇豪气冲天而起,她看了看左边的陈九江,又看了看右边的历海道:“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刘关张的桃园三结义。可惜的是,我是个女人,若是不然,咱们也可以效仿古人。”
  “既然咱们有这么个心,又何必在意什么男女之别呢?不如咱们就学着古人一把,在这草原大酒店里来一把草原三结义如何。”

  历海很支持这个意见,急忙硬着道:“这个提议好,就这么着吧。”
  “鸟无头不飞,马无头不跑。既然大家情投意合,咱们就选个带头大哥出来吧。”罗璇笑着对陈九江道,“陈县长,这里你最大,你就来做这个大哥吧。”
  陈九江道:“按说年龄上我最大,可是咱们官场不兴论资排辈。还是按照职务来排位子吧。”
  历海抚掌笑道:“这个好,罗书记你资历长,位置高,你来做咱们的老大最好不过。陈县长你就是二哥,我就是你们的小弟了。”
  说完,历海站起身来,举着斟满白酒的酒杯一饮而尽。罗璇和陈九江也随之而起,三个人满上酒,连干了三杯。
  “喝了酒,咱们三个就是异性兄弟,今后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同气连枝,相互扶持了。”
  当然要如此,若不然的话,谁会没事跑到草原大酒店里来吃着生硬的牛排,喝着难喝的马奶酒呢。
  陈九江说:“老大你放心,今后我对你就像对自己亲姐姐一样。除了听话,就是听话。”
  历海道:“我这个人,年轻,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可是忠诚这一条却始终是咱一辈子的格言。”

  罗璇道:“这就好,咱们大河三人组,今后就以桃园三兄弟为榜样。精诚团结,同进共退。”
  盟也结了,兄弟也拜了。剩下的就是开怀痛饮了。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三个情投意合的人,很快就喝的醉醺醺的,分不清东西起来。
  喝到最后罗漩说,咱们不能再喝了,再喝,只怕就要乱了兄弟的纲常。
  陈九江含糊不清的对历海说道:“是呀,是呀,咱们还是散了吧。”说完,陈九江扶起了罗璇走出了包间。

  历海心说,咱这二哥陈九江可真够鬼的。你对我说散了,却抱着罗璇不放,这是个什么意思?看样子今天晚上二哥和大姐之间有一场恶战。我还是闪的远一点,不能影响了你们增进友谊。
  历海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对陈九江道:“你们别管我了,我结完帐就自己回家了。”
  罗璇还想说什么,可是舌头打硬,含含糊糊的,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一夜无话,有的是酒后零碎的记忆,像是梦,又像是蝴蝶破碎的翅膀,虽然美丽,可是却不完整。
  当罗璇醒来的时候,发现陈九江正搂着她呼呼大睡。罗璇抬起脚就将陈九江踢到了床下。

  陈九江摔了一个狗吃屎,这才从美梦中醒了过来。他睁开朦胧的眼睛,正看见罗璇那娇嫩的金莲踩在了他的脸上。
  “好啊你个陈九江,昨天晚上还信誓旦旦刚结拜了兄弟,这就上了我的床?你小子安的什么好心?”
  罗璇气的牙痒痒,哪里还顾及什么赤身露体。让陈九江在下面看了个舒畅痛快。
  “对不住,我可不是有意的。昨晚喝大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睡到了一起。”陈九江抱着罗璇的大腿,抬头看见了一丛茂密的黑色森林。刚想笑就被罗璇踩的呲牙咧嘴。
  “不是有意的?你小子心里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从你第一次到我家,我就知道你那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今天我就将你那一肚子的坏水都挤出来。”
  日期:2018-04-22 09: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