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信物,信件,还有那亲切的语气。
  顾秋发现老爷子的手在发抖,他才接着解释,“她在信上说,这辈子最内疚事,就是对不起您。欠您的,下辈子来还。”
  老爷子的手抖得厉害,看着这封信,仿佛回忆起了当年的往事。顾秋只能静静坐在那里,留意着老爷子的神情。
  等到老爷子看完,才听到老爷子有些生气把信扔在桌上。双拳紧握,仿佛要跟人拼命似的。

  顾秋知道,这中间肯定有隐情。
  从信中间也可以猜测到一些内幕,只是真相究竟如何,没有当事人亲口述说,顾秋还是不敢太武断。
  老爷子骂了一句,“太过份了!禽兽不如!”
  顾秋见状,小心问道:“既然左书记是他的儿子,他为什么还要怀疑?”
  老爷子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这我哪里知道,你以为姓左的是什么好人!”
  顾秋见老爷子如此生气,也不敢多问。

  老爷子抓起香囊走了。
  顾秋坐在那里,仔细琢磨着这事情。
  他猜测着当年的故事,应该是老爷子和这位护士两情相悦。然后左家老爷子也加入进来,这事由两个人的事,变成了三个人的事。
  按老爷子和方如惜信中的说法,方如惜应该是喜欢老爷子的,只是因为特殊原因,或者说她与左家老头子在某种场合下发生了关系。

  这直接导致了方如惜没法选择,只能被动的跟着他了。老爷子得知这一情况,做出了让步。
  或许,他是因为左老爷子弟弟的事情而内疚,总觉得欠人家什么似的,才如此委屈求全。
  猜测,这一切只是顾秋的猜测而已。
  就在他琢磨整个事件,警卫过来喊顾秋。老爷子在书房里等他,看到顾秋过来,他这才恢复神色。
  和顾秋谈起了当年的往事。
  “我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他约了我出去,跟我说了很多好话,要求我退出。你也应该知道了,我欠他们左家一个人情,因此我恨下心来,写了一封断交信。”

  “没想到他拿了这信过去,当天晚上就趁虚而入。方如惜也是自觉对不起我,再也没有与我联系了。”
  老爷子叹息,“他这个人生性多疑,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起疑心,这怨不了别人。”
  顾秋道:“现在一切都清楚了,有必要还老左一个清白。”
  老爷子看着顾秋,“你傻啊!你以为左家的人会相信你的话?”
  顾秋一想也是,而且这是一直是个秘密,由他说不合适。于是他想到了左晓静。
  如果由她出面澄清,一切再合适不过了。
  在东华省呆了二天,顾秋匆匆往回赶。
  沈如燕打电话过来,顾秋说,“一切都明朗了,沈姨。”
  沈如燕点头,“行,我们等你回来。”

  左晓静得知真相,她问沈如燕,“小妈,这是真的吗?”
  沈如燕说,“应该不会有假,顾家老爷子说谎有什么用啊?没这个必要吧?再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亲子监定就可以证明一切。”
  左晓静道,“那就好。至少我们现在心里有底了。”
  顾秋回到京城,见到了沈如燕和左晓静。
  沈如燕说,“你辛苦了,喝杯茶吧!”

  顾秋接过左晓静手里的茶,直接灌下去了,“老爷子亲口证实了这一切。”
  接着他把老爷子的话说出来,沈如燕表情如故,左晓静有些不能理解,“这是他说的原话?”
  顾秋道:“我还能骗你们?现在你们完全有信心去帮比对了。”
  “好!我们这就准备做对比。”
  沈如燕道:“我这里有老左的头发。晓静,你想办法去弄一些你大伯的头发过来。”
  三个人商量好了,准备私下做个监定。
  这个问题,难不倒左晓静。
  顾秋和两人商量好之后,当天晚上就回到了驻京办。接下来,只要对比结果一出来,如果老左和兄长的分析结果一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几天,顾秋没什么动作。
  他在等这个结果。
  沈如燕呢,表现得十分平静。
  呆在左家,一切如常。
  左安邦现在掌管着整个左家,他是左家重点栽培的对象。虽然只是个处级干部,但是他在左家的身份不低。
  左安邦发誓,要把左家产业振兴起来。而仕途上的事情,他是没什么机会了,只能靠其他兄弟姐妹。
  左安邦制订了一个计划,决定花巨资,重点培养出一批精英,这将是左家未来的势力和中流砥柱。

  这段时间里,左安邦也让人在留意顾秋,关注顾秋的动静。
  有人反映,顾秋除了应酬,对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不管。
  左安邦就在琢磨,这小子究竟搞什么鬼?
  已经在顾秋手里栽了好几个跟斗,他可不想再丢人了。因此他非常关注顾秋的一举一动。

  顾秋此刻,正和夏芳菲,从彤在吃晚餐。
  夏芳菲在京城的项目进展还算顺利,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明年就可以开业了。如果京城这边开业,将给双娇集团带来不菲的收入。
  凭着双娇集团在这个领域的名气,还有她们孜孜不倦的慈善事业,相信她们的业绩会更好。
  夏芳菲虽然不知道顾秋最近在忙什么,搞得他的老婆从彤经常过来找自己。今天这个晚上,也是三人难得清闲下来的时光。
  吃了丰盛的晚餐,享受着夜晚的宁静。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顾秋拿出手机一看,笑了下,接了个电话。

  夏芳菲看到他这眉开眼笑的模样,都在心里暗暗好奇。
  陪夏芳菲吃过晚餐,顾秋和从彤回去的时候,从彤就问他是不是有事?
  顾秋说没有,没有。从彤问左家事情的进展,顾秋也只是说快了,快了。
  又过了三天,顾秋在上班的时候,沈如燕打电话过来了。
  “你过来一下!”
  顾秋觉得很奇怪,也没多问,匆匆赶到沈如燕指点的地点。左晓静和沈如燕都在,两人的表情怪怪的。
  顾秋问,“怎么啦?”
  沈如燕看着左晓静,左晓静又看着沈如燕。
  然后指了指那两份报告,“你自己看吧!”
  顾秋听到这句话,心里有种奇怪的预感。当他拿起报告仔细比较,马上就惊讶地叫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沈如燕道:“我们也觉得有些奇怪,怀疑医院搞错了,但是我让医院反复核对,应该不会有错。”
  “那……”
  顾秋舞了舞手中的报告,“是不是提供的标本有问题?”
  “不可能!这是我亲手弄的,。”
  左晓静说。

  顾秋道,“这就奇怪了,他们两个竟然不是亲兄弟?”
  “看来有必要再做一次鉴定!”
  顾秋对沈如燕两人道。
  沈如燕再三考虑,同意了顾秋的提议。目前只有从老爷子那里想办法了,否则无法证明什么?
  顾秋心里,有多种猜测。
  对方如惜的话,也产生了怀疑。
  她会不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违心写下这么一封信?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但鉴定结果出来,的确令人堪忧。
  日期:2018-04-21 0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