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3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昨日麒麟之事,昨日集中在我身上的目光就很多,今日同赵涵的这场比试,自然也引来了不少关注。刚才的那一番激斗虽然转瞬即逝,但在坐的诸位都是有大修为之人,即便有些人没能将个中细节看得一清二楚,但加上猜测,也能明白这其中的转折变化。一时间,我听到了不少声音,有称赞我对真言的运用出神入化的,有赞叹玄德洞天赵家的剑修手段威力非凡的,也有一部分人觉得诧异。

  王屋洞天与三皇井洞天之间的比斗,怎么会有玄德洞天的剑修?
  不得不承认。赵涵确实很强,抛开他那柄骇人听闻的道剑不说,单凭他那一身真元修为与剑修的出身,即便是一般的印章后期修为的天师,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我之所以能战胜他。不过是因为同赵涵同他的堂兄赵昊比起来,差了个脑子。他以为我为他准备的手段,只有“镇”字真言那一招,所以才在破掉真言束缚后表现得那么嚣张,可实际上,我为他准备的可远不止如此。
  那道镇字真言不过了减缓他的速度,为我拖延时间的**而已,我真正的力量,经过天师印章与天罡九步增强的力量,在他被真言束缚的三秒钟内,尽数被我凝聚到了印章之上。赵涵以为真言被破之后,我手下便再无防备,在他那惊天一剑之下,必定只有死路一条。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方一突破真言的束缚之后,又被我的天师印章打了打下来。
  剑修一道,向来都是只重锋利的存在,追求的是乃是一剑破万法的至高境界。这一点,不论是小阿莫那已经身死的师父,还是他被炼做剑侍的父母,甚至身为玄德洞天之首的赵昊都不例外。但这个赵涵却不一样,他的剑,虽然也有那种锐不可挡的势头。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古朴厚重的气息,实在是怪异无比。我拎不清这个赵昊接下来会有什么样手段,但还是保持一点的距离的好。想着,我向我退了几步,将天师印收回体内,从相柳的身体里将与藏锋换来的卸甲剑取了出来。

  天师印虽然神异,但也是修行的根本,虽然方才凭借天师印的力量,将赵涵打伤了一回,但却也让我明白了赵涵的过人之处。所以,为了避免在接下的比斗中受损太多,影响下一场比斗,我还是把天师印收起来为妙。
  而赵涵,也趁着这个时机站了起来,他一把将嘴角的血迹抹去,向我手里的卸甲剑看了一眼,对我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赵昊说你也是用剑的,最好让我逼你把剑拿出来,然后和你好好的打一场。”
  剑?
  我看了看手上的卸甲剑,赵昊逼我把剑拿出来是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先解决了这个赵涵再说。我抖了抖卸甲剑,对他说道,“我确实也用剑,就是不知道我的剑,和你的剑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些。”
  赵涵见我的卸甲剑后,却不惊讶,显然已经提早从别处知道了卸甲剑在我手中。
  他将身边的巨剑提了起来,带着几分傲气说道,“此剑名巨阙,乃是上古欧治子大师手中第一名剑,虽然不如你这卸甲剑那般天生天养,但却位列八荒名剑之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况且。被我的以道炁真元温养多年,早就与我心意相通,可不是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小子能比的。”

  说到这里,赵涵突然停了下来,提剑的右手一翻,将巨阙剑化作正常大剑的模样,这才再次开口说道,“接下来,我可要动用全力了!周易,你小心点,可别做了我这巨阙的剑下亡魂!”
  话罢,也不待我有什么反应,赵涵便一手持剑一手掐决准备起来。
  半路出家这个词确实用得没错,我是来到王屋洞天之后才接触到剑修一脉的,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几天时间,我之所以将卸甲剑拿出来,不过是因为它不需要我使用什么剑诀,只用向其中注入足够的真元,便能爆发出非同凡响的威势。
  方才与赵涵的比拼,我虽然没有受伤,但真元的消耗却不小,所以我才同他说了那么些话,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我在玉环之中多吸收一些真龙气。多恢些真元。
  我一边吸收真龙气,将其转化为道炁真元往卸甲剑中输送,一边观察赵涵的动作,以便应对他接下来的攻击。
  赵涵的动作很快,随着剑诀的不断变化,巨阙迅速浮到了他的面前,原本被击中而消失黑色云雾也再次浮现出来。不过与前次不同,此刻,它们正闪烁着电光往巨阙剑汇聚了过去,将本就漆黑的剑身,染得如墨一般,其上不时跳起的一两道刺眼银光。更是给人一种危险气息,就连我也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终于,赵涵的剑诀准备完毕,他以双手结印,重重的落在剑柄底部,并且低吼一声。像是在提醒我一般。
  随着那一声低吼,巨阙爆射而出,原本只是不时闪现的银色电芒,迎风便长,带着轰隆隆的雷声,仿佛一条银色丝带,在漆黑的剑身旁盘旋而上,但却永远却跳不出剑身三尺之外。
  剑身是暗到了极致的黑,闪电是亮到了极致的白,这两道互不相容的颜色被巨阙剑凝聚在一起,显得和谐又带着几分妖异,看起来威势无双。
  见此。我也不再留手,再一次踏出天罡九步,用以增强战力,提着卸甲剑连劈三次,放出三刀凌冽的剑气,向巨阙剑飞射而去。
  我曾实验过。在我全盛的状态,我能使用卸甲剑放出四道剑气。虽然在方才的比斗之中,也消耗不少,但在玉环的恢复之下,也与全盛状态相差不少,但一连放出三道剑气,还是可以勉强做到。
  赵涵的巨阙剑来势汹汹,卸甲剑催生的剑气也并不弱,在天罡九步的加持之下,转瞬便出现了在剑尖之前,下一秒,第一道剑气便撞在了巨阙剑上。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巨响,甚至连一点火花都没有摩擦出来,卸甲剑的剑气在与巨阙碰撞的瞬间,那条雷电化形的银色丝带便主动迎了上来,如同一条巨蟒,张口将剑气起吞了进去,整个过程,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溅起,更别说减缓它的速度了。
  紧接着,第二道剑气又迎了上去,虽然它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从那条银蟒的表现来看,必定不会有多大的成效。我抓着玉环开始疯狂的吸收真龙脉中的龙气,疯狂的转化,以便准备后招。
  很快,第二道剑气也葬身蟒口,除了减缓巨阙的速度之外,依旧没能改变什么。巨阙剑与我越来越近,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它身上那股古朴厚重的气息。与前次不同,这种古朴厚重,带着如泰山一般的气势,仿佛能瞬间将我压的形销骨立。
  但更让我紧张的不是这种压抑的气势,而是那道逐渐逼近的银色巨蟒!
  随着巨阙剑的威势,观礼台上越来越多的目光向我和赵涵投了过来。隐隐约约的,我好像听到了有人在预测我的结果,说我以印章天师中期的修为,遇上玄德洞天印章后期的天师,肯定是必败无疑,能支撑到此刻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但更多的人,却是在说我不自量力,居然敢挑战玄德洞天的剑修,还逼他使出了剑诀,稍后,只怕连死都不知道是什么死的。
  日期:2017-11-1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