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9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容优雅的声音响起,可不就是他。
  “怎么,上来就要看我的脸,我如果从了你,稍后是不是要脱衣裳了。”
  荷包往衣领处一挂,纤长好看的手指勾起面Ju边缘,往额头处推了推,唇红齿白棱角分明半张脸,以及那隐隐上扬的眼尾映入何笙眼帘时,发出一声让她觉得比梦魇还恐怖的轻笑,“何小姐,又见面了。你这只鼻子真灵,竟然嗅出是我。”
  她拿不到那只荷包,实在不甘心,转身走又走不掉,身后的人比城墙还厚,几次推得她往他怀里扑。
  “乔先生,你闲得无事可做,天天盯着我吗?”
  真是活见鬼,最近霉运缠身,沈姿时不时跑来为难示威,偷着逛个庙会又遇到这冤家胡搅蛮缠,日子快要没法过了。
  她跺了跺脚,嘴里咕哝着,“踩死你,犯小人。”

  乔苍指尖一捻,抖开了折扇,“哪里的小人。”
  他左右瞧了瞧,最后兴致颇浓打量故作镇定实际抓狂的女子,“何小姐诅咒的这个小人,是我吗。”
  何笙咬了咬牙,往他胸口撞,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乔苍微微错愕,下一秒,她趁乱一把推开他,想要突围逃跑,可他已经极快反应过来,将这不安分的女人抱了个满怀。
  “何小姐,没想到你看见我这样欢喜热情,主动投怀送抱。不过你误会了,我对你可没有处处紧盯,实在是凑巧,这算不算缘分。”

  街巷上人来人往,何笙生怕被人瞧见惹麻烦,在他怀中奋力挣扎,让他放开,他原本抱得不紧,不愿吓坏她,万一她跑了,以后躲躲藏藏,他的勾引大计也就落空,他欲擒故纵逗弄了她一会儿,眼见她急得面红耳赤,额头也虚汗涔涔,快要翻脸了,就势松开手。
  “谁和你有缘分,如果不是容深,我都不认识你是谁。”
  何笙蛮横伸手,想趁她说他听的功夫,把他腰间拴着的荷包抢过来,然而她忘记面前站着的男人是谁,纵横江湖十六载的乔苍,他面容再温和,骨子里的狠毒却磨灭不掉,他若不肯,百万雄师也拿不走,何况她这小东西。
  他敏捷利落左右躲闪,手持折扇在胸前淡定自若摇着,那般潇洒闲适,风华夺目。她手脚并用,上下开弓,像是安了弹簧,半点不停歇,抢了几十回合,连荷包底下的流苏穗子都摸不到,她咬着一排整齐的糯米牙,将鼻尖上的汗珠甩掉,“你抢别人东西上瘾吗?”
  乔苍淡笑挑眉,“何小姐这话,问到了点子上。”
  何笙不耐烦,“长话短说。”
  扇子倏而一合,从四根指缝掠过,玉坠儿晃得眼花缭乱,无比津悍的指力,他打了个呵欠,格外的风流纨绔,“恐怕短不了,何小姐可以选择不听。”
  她满心只想得到那漂亮至极的荷包,不得不服轮,让他快说。

  “我这人一向喜欢文火慢炖,在库上何小姐就该知道,能够撑足八百下,我绝不七百五十下缴械,凡是与我春宵一刻过,别的男人那里,再难得到满足。”
  何笙一刹间意识他在说什么,那一晚是她至死不愿提起的事,她千方百计将每一秒钟从记忆里剔除,如此折磨,如此懊悔,如此赤裸,却被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卷入重来,安营扎寨回原处。
  她难以置信自己还有那么放荡疯狂的一面,那不是和周容深**时主动奉献的取悦,讨好,而是从未有过的索取,在拼命的发狂的从乔苍身下吸取争夺快感,她的呻吟声,她的姿态,她的神情,她的誓不罢休,她的迎头而上,仿佛崭新的一个人,藏匿在一只溶洞内,熬了千秋万代,当牢门打开,当雾气散去,她挣脱了铁锁,最狂野不堪的一面也彻底暴露,无从遮掩。
  她这辈子最痛快最欢愉的高巢,都释放在那一夜,在那张陌生的大库上,在乔苍强健有力,驰骋滚烫的胯下。
  她伸出一根手指,轻柔压在他薄唇,千娇百媚一笑,片刻后忽而变了脸,狠狠一剜,险些扯裂了乔苍的皮,“乔先生趁人之危,占尽便宜,还有脸旧事重提。”
  “何小姐念完经打和尚,爽完了不认帐,还有脸斥责我?”

  他解下荷包,往她面前一推,她欢欢喜喜正要拿,又从掌心交错而过,她灵巧紧抓,仓促拔下一根穗子。
  乔苍对她恼羞成怒视若罔闻,举起荷包,迎着对面屋檐下晃动的红笼观赏,“前两日处理了一个女人,心中五味陈杂,出来散散心。”他很是惋惜,露出一丝不舍不忍,“我的女人,你见过,她跟了我很长时候,也算用得顺手。”
  何笙难得见他这副模样,笑眯眯来了兴致,蹿到跟前问他哪一个,是那个豹纹女郎,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小绵羊。
  她眼底的光狡黠异常,一看就是幸灾乐祸,乔苍说,“第二个。”
  何笙记忆犹新,她伏在乔苍胸口,衣衫尽褪,不胜娇羞一声何小姐,喊得她骨头都酥了,何况男人。
  “乔先生这么不舍得,再找回来就得了,她在你身边尝到甜头,肯定走不远,可怜你这么挠心挠肺想念,她又不知道。”
  她嘟起嘴,吹拂着头顶洒下来的碎发,仿佛一面帘,露出小巧饱满的额头,他右手时而合住扇子,时而又打开,反反复复,浮荡得白衣也飘飘荡荡,“何小姐闻到了吗?”
  他将扇面朝空中一捞,扑面而来的清风推向她脸上,“醋味。酸得浓郁。”
  她脸色一变,艳红如血,“你放…”

  屁这个字大庭广众之下实在不雅,何笙愣是到嘴边打了好几个转儿,又咽回去,“放气。”
  乔苍终归忍不住,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伯见他们打情骂俏停留许久,不买也不走,忍不住问了句,“小姐,荷包您还买吗?如果不喜欢,就放回来,别撕坏了。”
  何笙指着旁边没皮没脸的俊俏男人,“怎么不买?东西落在他手里了,你给我要回来,我就掏钱。”
  老伯哎了声,满面堆笑,“先生,看您年岁也不小了,抢姑娘家喜欢的东西又用不上,不如送个人情,还她吧。”
  乔苍不曾还给老伯,而是拿出一张钞票,甩在摊位上,“我要了。”
  他腕子一抖,荷包翩然而落,缠绕在扇子底部,与那玉坠儿配成了双,霓虹潋滟之下,美不胜收。
  他大摇大摆转身,丝毫不觉得残忍不妥,老伯喊着找零!
  何笙急急忙忙朝架子上瞥了一眼,再没有一模一样的百年好合,庙会一年只有一次,她等不及来年的月圆之夜,不甘心追上去两步,“那是我的!你抢劫吗?”
  乔苍回眸淡笑,顷刻间万物失色,所有灯火都凝在了他脸上,斑驳幻影仿佛一轴璀璨山河,那秀丽之光也不及他一点一滴的笑意,“何小姐给它上户口了?还是与它一个娘胎爬出来,张嘴就是你的,也不害臊。”
  “你不给我,我就缠死你。”
  他唇边弧度更深,“求之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