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2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找了很多地方,我说:“这一个面就有一万多只手镯,整块石头,十几万手镯是少不了的,这个蟒带跟松花,肯定出高色 , 就算有裂的话,我相信 , 也能出不少的手镯 , 除非他是整块石头都是蜘蛛裂 , 这种几率,很小吧?”
  莫老板点了点头 , 但是说:“以我的经验,这种石头标这个价格 , 肯定有缅托来拦标 , 按照我对市场的经验,你最后就算要拿到手 , 肯定不会低于三个亿的 , 但是你比较走运 , 这不是公盘 , 税收没有那么重,只有百分之四十的税收 , 所以,拿下这块石头,你至少要准备三个亿到四个亿左右。”
  我点了点头,莫老板对价钱的估算是非常准确的 , 我看着料子,三个亿或者四个亿 , 我从来没有赌过这么大 , 这么贵重的料子 , 这么多钱,几乎是把我们所有的钱都联合到一起了来赌这块料子,这块料子见色肯定会见色的,但是最重要的不是色,而是裂。
  我犹豫的看着料子,因为我没有把握 , 而且是豪赌 , 所以我需要承担的风险与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我需要考虑清楚。
  所有人的钱都是有用的 , 大家也都是抱着一刀富的心态来赌石的 , 所以他们都不想输。
  我也不想输。
  这个时候 , 我三叔跟太子爷还有大刀过来了 , 他们站在这块料子面前 , 我三叔眼睛很贼 , 直接就说:“我的天哪 , 这块料子好啊,太子爷,你看 , 料子上有蟒带,有松花,稳赢啊。”
  听到我三叔的话,太子爷就看着料子,他是看不懂,他说:“稳赢?那我就赌这块料子好了。”
  听到太子爷的话,我三叔就非常高兴,康怡就皱起了眉头看着我,问我:“阿斌,我们要赌这块吗?”
  我摇了摇头 , 我说:“莫老板的话,让我要仔细考虑一下 , 这块料子的裂很愁人 , 就算表现再好 , 开出来是帝王色 , 但是如果有裂的话,料子还是一文不值的 , 这块料子至少得上亿 , 就算我考虑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跟我抢的,所以大嫂 , 你不用着急。”
  听到我的话 , 我三叔急忙打灯 , 他看着料子的皮壳灯下的情况之后 , 就皱起了眉头,说:“太子爷 , 算了,这块料子裂太多了,咱们还是不赌了,咱们赌石的有三怕 , 一是龟裂太多;二是石性太多;三是石筋太多,龟裂多 , 开不出手镯;石性多 , 开不出戒面;石筋多 , 挂件的品相大受影响,这块就是裂太多,不好赌啊,咱们还是去赌别的,这里的料子多的是,是不是?”
  他说着就从我身边走过去,我看着我三叔 , 他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 我松了口气,我还真怕他跟我抢这块料子。
  料子是好料子 , 但是要赌 , 松花跟蟒带 , 还有白雾的表现 , 让我确定这块料子是可以豪赌的料子 , 但是需要看看最后的价格。
  我问莫老板:“你有兴趣吗?”
  “我没什么兴趣 , 这并不是公盘 , 而我也是个翡翠商人,我本来是想来看看能不能下手的,但是这些煤老板把明料都给抢光了 , 让我心里对这些赌料没什么兴趣,老弟,你自己玩,料子可以赌,但是风险很大,你知道的,商人不会冒险的。”
  我听着就无奈的摇头,我看着王叔我问:“王叔,你觉得呢?”
  “如果是我,我觉得我不会赌这种料子 , 但是如果跟你赌,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 你爷爷如果在 , 他肯定会赌 , 因为他觉得不会输 , 他经常跟我说,一块料子 , 有九个好处 , 但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要不要赌?当然要赌,这叫九死一生 , 输 , 输的痛快 , 赢 , 赢的爽快,这块料子 , 要么什么都开不出来,要开出来,至少都是十几亿的大料子。”王叔说。
  我点了点头,有王叔的支持 , 我就觉得有底气多了,我看着大嫂,我问:“赌吗?”
  大嫂看着薛毅还有刘贵 , 说:“我相信阿斌 , 我决定赌 , 刘贵你要是不赌,我们自己就来了。”

  刘贵笑了起来,说:“大小姐,我刘贵也是十分信任阿斌的,我们一起赌过很多次,他都没有让我失望 , 我相信 , 这次我也不会失望的,合作愉快。”
  我听着就点头 , 我说:“既然这样 , 那我就去投标了 , 因为是暗标 , 可能会明天揭标。”
  “不不 , 一个小时后就能揭标 , 这场拍卖会只是仿造公盘的规则来开盘的 , 并不是全部按照公盘的规矩开盘,暗标开标提前到一个小时,老缅就是要看看这场拍卖会的效果 , 所以他们不愿意等那么久。”王老板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如果是一个小时后开标,那么是对我不利的,如果是隔天开标,那么我就能腾出来时间来凑钱。
  但是这里是缅甸,人家说了算,我说:“好,我们去拿标书。”
  我说着就去大厅里,公盘暗标投标是要拿标书的 , 标书是要钱的,二十美元一张 , 这就是告诉你 , 不要随便买石头。
  我拿了三张标书 , 一块石头可以投标三次 , 也就是说,你有三次机会买下你想要买的石头。
  我看着莫老板 , 我问:“莫老板 , 你是有经验的人,你说,咱们第一标写多少钱?”
  莫老板笑了笑 , 说:“第一标当然是简陋的 , 你就写个四万五欧 , 如果没有人跟你竞争 , 你用这个价钱拿到了,你就是切垮了 , 也是赚的。”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这不是捡漏,这是偷鸡。”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写了四万五千欧 , 就如莫老板说的那样, 如果真的拿下了 , 如果呢是不是?虽然这个几率是零 , 这样的石头 , 这样的价格,肯定会有缅托来拦标的。
  但是我还是要试试看,万一拿下了,那就赚的多了。
  我们到大厅外面等着,一个小时候之后才会开标,暗标最有意思的就是 , 你永远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跟你竞争一块石头 , 你也不知道你最终能多少钱拿下,有可能超过你预计的价格很多 , 也有可能低于你的最高价很多 , 反正在开石头之前就是一次豪赌。
  “太子爷 , 这块料子不错 , 稳赢。。。”
  我一听就知道 , 说这话的就是我三叔 , 我走了过去 , 看着他们,我三叔打灯在看料子,这块料子不是很大 , 放在卡槽里,三十多公斤左右,看皮壳赢过是白沙皮,我伸手摸着料子,翻砂有力,是莫西沙的料子。
  我看着皮壳上,有三道裂口,很大,也很深 , 像是吃进去了,我看着我三叔 , 我说:“这块料子的裂吃进去了,你还稳赢?”
  听到我的话 , 我三叔就打着手电 , 他就专门照射在裂口上 , 说:“看到没有,多绿?莫西沙老坑 , 这么老的料子 , 出玻璃种的几率非常打,从裂口就能看到高绿 , 你说我赌不赌?而且 , 你看到了没有 , 料子的裂是怎么走的 , 三条大裂交叉,料子有小裂的可能就非常小 , 你看,刚好有手镯位,至少三对。”
  我看着我三叔把手镯圈放在石头上,刚好规避了料子的裂 , 有手镯位,但是我笑了一下 , 这块料子虽然裂在表面不多 , 但是莫西沙跟后江的料子最怕的就是裂 , 我赌的那块是因为表现极其好,所以我才买,我三叔这块,我没看到什么表现,所以我不打算买。
  我站起来,没有说什么 , 我三叔还在跟太子爷吹嘘什么 , 我就不说话,看着就行了 , 我三叔赌石 , 就一句话 , 稳赢 , 但是他从来没赢过 , 所以 , 我相信这次他也不会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