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29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千万,一千万 , 别跟我抢了,你已经拿下一块了,还有很多啊,干嘛跟我抢。”
  我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 , 真的,服气 , 一千万欧元 , 说的跟玩似的 , 我转身就走,这些煤老板真的,没办法跟他们抢,他们就真的是人傻钱多,你不服气?你不服气也没用。
  “呵,有意思 , 妈的 , 这里真的是让我开眼啊。”大刀冷笑着说。
  我也是开眼了,不单单是他 , 我们站在拍卖会场 , 其实是有点发蒙的 , 王叔跟莫老板都沉默不语 , 或许他们早就见识过了 , 所以觉得没什么 , 但是对我来说 , 我的人生又被刷新了。
  我突然停下来脚步,看到一块非常好的料子,是会卡的料子 , 一切两半,我看着标牌,五十九公斤,底价三百万欧,这块是头层会卡料子,金丝种,手镯料子。
  这类料子一般底都是这种糯,取货出来水会出来几分,是玉商比较喜欢的石头 , 由于这种料子的场口很少,所以未来投资它的潜力巨大。
  我拿着手电 , 在料子的切口打灯 , 很绿 , 带着高阳绿 , 还是金丝种,三百万的底价是非常便宜的 , 但是千万不要被欺骗了 , 在这种地方,底价越便宜 , 最后的成交价是越贵的。

  我想要捡漏 , 趁着他们疯抢的时候 , 拿下这块料子 , 因为这块料子一千万拿下回去都能赚十倍,我直接朝着会场的工作人员举牌子。
  我深处四个手指头 , 会场的人员看了一下,急忙计价,我出了四百万,但是我刚叫价 , 我就看到我身边的煤老板开始叫价。
  “六百万,六百万 , 8721 , 六百万。”
  我看着他 , 肥头大耳的,我说:“老板,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直接两百万的涨,这是欧元,何必这么玩呢?最后钱还不是都让老缅赚走了?”
  他很不爽,瞪了我一眼,说:“干嘛?不服气啊?不服气出钱啊?”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 我看到又有人叫价了 , 直接叫到了一千万,之前那个老板就很不爽了 , 直接说:“一千五啊 , 你跟我抢啊?来啊。”
  我听着就后退了 , 我看着屏幕上滚动的数字 , 明标七十多块石头 , 已经被拍卖掉五十多块了 , 我看了看时间 , 一个小时不到,我苦笑起来,灰头土脸的朝着休息大厅走 , 所有人都跟着我,莫老板也没有看石头,或许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
  我们坐在大厅里,我喝了一口水,我看着那些看石头的人,真的,没有一个人是笑的,全部都是脸抽筋的,都是在叫价造成的肌肉紧张 , 妈的,我还嫌人家石头不怎么样 , 但是这边马上就卖完了 , 抢钱啊。
  “老弟 , 不要失望 , 这是正常现象,这些煤老板来洗钱的 , 又能赚一笔 , 你当然比不过他们了,而且 , 拍卖会在公盘前面 , 这些煤老板也知道 , 那些赌石圈翡翠圈的大佬没有来 , 当然要在公盘前面大杀四方了,他们可没有胆子在公盘放肆 , 要是论有钱,还是翡翠圈的哪些大佬有钱,而且,他们还有经验 , 所以,只能在这种场合拼命了。”莫老板笑着说。
  我听着就无奈的摇头 , 心情很不好 , 真的 , 本来是抱着极大的信心来的,但是没想到遇到这些煤老板跟投资客了,莫老板都跪了,我还能说什么?
  “阿斌,现在什么情况?我们根本就抢不到石头啊。”薛毅有点无奈的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没办法回答 , 明标我们确实抢不到石头 , 我看着大厅外面的棚户仓库,那里是暗标区域 , 但是没有人 , 跟大厅里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妈的 , 不能空手而归 , 实在不行,就干暗标!
  我不能空手白来,他们也不可能让我空手白来的 , 每个人都带着目的来的 , 都是想在这种赌石的圣地博一次机会。
  都想一刀穷一刀富 , 他们也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我看着他们几个 , 我说:“明标咱们是抢不到了,这些煤老板跟投资客 , 我们跟他们斗 , 只会吃亏,连莫老板都铩羽而归了 , 我们就别较真了。”

  康怡不高兴的把水杯放下,说:“那怎么办?不能白来吧?”
  我没说话呢 , 我三叔就说:“那还得看我 , 我跟你们 , 明标没指望,咱们就来暗标 , 这个暗标虽然要担风险,但是捡漏的可能最大,但是,凭借我的眼力跟经历 , 你们跟着我走,我保准你们赚大钱。”
  所有人都看着我三叔 , 但是没有人理他 , 薛毅又问我:“阿斌,你有什么好办?”
  我看着外面的棚子 , 我说:“只能赌暗标了,但是赌暗标,就要耗费一些时间了,暗标呢,基本上都是没切的石头,这就要考验眼力了 , 而且 , 投标也要讲究策略,这里缅托很多 , 我们要费一番功夫。”
  我虽然没有来这种类似于公盘的地方赌过 , 但是我爷爷跟我说过 , 按照我爷爷告诉我以往投标经验 , 你乘以3竞标 , 成功率为50% , 乘以5竞标 , 成功率就可能很大。
  要知道,现场有无数的“缅托”,竞标价太低 , 很掉身价,宁可最后故意流拍,也不可能给你捡皮夹子,没有“缅托”的石头,通常都是没人要的“坑子”。

  所以缅托是个双刃剑,人家肯托的石头必定不会差,但是你就得要付更多的钱。
  我三叔拍手,说:“就是这个道理,我跟你们说 , 我赌石的经验很足,二十几年了 , 你们跟着我 , 不会吃亏的。”
  康怡听着就觉得生气 , 说:“大哥 , 带你的人去赌吧,行吗?”
  康锦听着,就看着我三叔 , 很生气 , 但是很快就笑起来了,说:“这位是阿斌的三叔 , 我相信他的经验应该比阿斌足一些。”
  我没有说话 , 我看着我三叔 , 很神气的样子 , 也不知道他那来的自信。
  康怡笑着说:“那恭喜大哥,阿斌 , 我们走,愿意跟他一起赌的,就不用过来了。”
  康怡说着,就起身 , 朝着外面的仓库走,我站起来跟着 , 薛毅他们也都来了 , 我三叔很不爽 , 说:“你们,你们真是不,不识货,你们。。。”
  对于我三叔的话,没有人理他,我们到了外面的仓库 , 很冷清 , 我看着不少缅甸的小工坐在地上,拿着手机在玩 , 只有少数的人来问。
  康怡问我:“这是两个世界 , 这些石头难道都是垃圾料吗?根本就没有人过问。”
  我点了点头 , 我说:“垃圾料子算不上 , 但是肯定跟里面的好货是不能比的 , 那些明料都是百分之百赚的 , 所以价格十分高 , 参加公盘竞拍毕竟风险极大,掏出的钱不是几万几十万,而是大半个乃至全部家当 , 看中底价一千万一块石头,很可能竞标结果乘以3乃至加一个零,根据我爷爷十来年的竞标规律,几乎每块竞标的石头,平均竞标结果基本上是乘以5!石头越高端,竞标者就越多,所以那些人就算是煤老板有钱,但是也都想稳赢不输,所以他们当然去竞标明标的料子了。”

  薛毅看了一下四周 , 说:“大刀没有来,他跟你大哥走到一起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