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弟说笑了,没有那么严重,这都是我平时治下不严啊。不过请老弟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朱军用他那肥厚的大手,拍着秦时月的肩膀,“走,老弟,咱们去喝杯酒,我给你压压惊。”
  秦时月轻轻的推开了朱军的手,对他说道:“朱局长,我这不明不白的进了你们派出所,然后又不明不白的走了出去。传出去只怕不太好听。别人怎么说我倒是不在乎,关键是传到了孟书记的耳朵里怎么办呢?所以今天你得给我个交代。”
  历来都说打狗看主人,更何况是书记的影子,二号首长秘书大人。虽然这位秘书已经当了副县长,可是前秘书依然是领导的贴心人啊。你动了领导的贴心人,就是折损了领导的面子。是要给个说法的。
  朱军点着头,认真的说道:“老弟,这你放心。刚才在门口,我就免去了牛津的全部职务。接下来还要深入的处理。一定还老弟一个公道。”
  朱军挤了一下眼,段晓南立刻走过来劝道:“秦县长,这派出所可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你还是带着你的朋友,坐着朱局长的车赶紧走吧。等下惊动了媒体就不好了。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秦时月一想,有道理啊,还真的不能被媒体知道了,到时候给老子登个报纸被老婆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啊。

  秦时月坐车走了,留下了段晓南和牛所长牛津站在门口,依然热情的挥舞着衣袖。
  “段局,没事了吧?”
  “没事,事大了。按照朱局长的决定,你从现在开始停职反省,等候分局处理结果。”段晓南一边拉开车门一边说:“老牛啊,我也是佩服你,人家的官是越做越大,你小子倒好。从副局长干到了所长,再从所长干成了待业。”
  牛所长冷哼了一声道:“这怪我吗?还不是你们领导的好?免老子的职,老子还不想干了。”
  牛所长说完,转身就走。段晓南扶着车门吼道:“老牛,你什么态度。这可不是咱们整你,是你自己惹了事情,老子还要给你擦屁股,你懂得不?”
  “从来都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现在他妈好了,老子抓嫖娼还尼玛抓掉了工作。这尼玛什么世道。”任段晓南怎么喊,老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派出所。
  老牛挨了处分,丢了所长的职务,整天窝在家里带孩子。带了两三天,他那嘴里就淡出了鸟来。没有办法,他只得跑到段晓南的办公室去找段晓南。
  “段局,我什么时候能回来上班?”牛所长殷切的看着办公桌后面的段晓南。
  段晓南将眼睛从报纸上移了出来,他冷冷的扫了牛所长一眼,冷哼一声道:“新所长都上到位了,你还上个屁的班?赶紧回家带老婆孩子玩丨警丨察抓小偷的游戏去吧。”
  老牛闻言,跳起来骂道:“谁***那么大胆,敢占老子的位子?老子和他玩命。”
  “谁?你徒弟。你不就等着他接你的班吗?”段晓南不屑的对牛津说道,“有种就去跟他玩命去。只要你玩的下,老子立刻让你官复原职。”
  “***,我说这小子这两天怎么那么乖,天天跑家里给老子早请示晚汇报,原来是这么个原因。”一听说是自己的徒弟,牛津的火气就消了下去,“肥水不流外人田,谁干不是一样呢。”
  “我说老牛,人家师门都是尊师重教,你特么倒好,专门出叛逆。是你狗日把门规带歪了,还是你老眼昏花,净收些大逆不道之辈?”
  段晓南见牛所长熄了火,反倒调侃起他来。

  这人的关系也是奇怪,就拿老牛来说吧,一辈子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踩着他的肩膀成了市局的副局长。小徒弟现在有踩着他的头当上了所长。
  按说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只要犯了一起,师徒之间的脆弱关系就会毁于一旦。可是让人不想不到的是,老牛和两个徒弟之间的关系却玄乎了起来。
  平时不通气,一旦遇上了事情立刻穿起同一条裤子,挥着同一制式的菜刀扑了上去。若非如此,凭着他牛津的脾气,怎么敢如此的牛气。
  牛津一瞪眼,对段晓南说道:“段局,咱就别转移话题了。你还是赶紧说说,我该怎么办吧。不行,我再会局里当副局长吧。”
  段晓南使劲的敦了一下手中茶杯,生气的说道:“你想的美,朱局怎么说的?免职,知道不?不是官复原职。”
  “他算个屁,我给他面子,他别不知道好歹。”牛津义愤的说道:“那姓秦的胡乱搞女人,反倒扯了我的职,我到哪里都不怕他。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给我个说法。”
  见牛津要走,段晓南急忙将他拦了下来:“老牛,别忙走。我这倒是有个副局长位子等着你,就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去。”
  “哪?”
  “大河县搞五风建设,拿公丨安丨系统开了刀。提出了一个什么交流干部的思想。大河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常伟交流到了市局来了。”

  “这有我什么事?”
  “常伟倒是想进城,可是市局没人愿意去。朱局长就将这个交流的指标放到了咱们城南。”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
  “你还有更好的地方吗?”段晓南用手指头点着桌子对牛津道:“常务副,可不是咱们市里,公公多,婆婆多。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牛津摇着头道:“段局,你这是蒙我呢?谁不知道我因为抓了秦时月那小子才被免的职?现在去大河当副局长,那不是痴心妄想吗?”
  “电视里不是说了吗?梦想有多远,舞台就有多宽广。老牛啊,只要秦时月不反对,这个副局长就是你的了。”段晓南走过来拍了拍牛津的肩膀,“是回家带孩子,还是去大河县当副局长,就看你自己的了。”
  既然领导都说靠自己了,那就只能拿出看家的本领了。牛津出了段晓南的办公室,想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去大河县走上一趟。

  秦时月下午刚下课,就被满脸堆笑的牛津拦在了教室里
  “姓牛的,你想干什么?你可看清楚了,这不是你的派出所,这是党校的教室。”
  “秦县长,息怒,我是来给你道歉的。”说着,牛津将一个信封交到了秦时月的手中。
  秦时月指着信封道:“这是什么东西?”
  “也没有什么,就是技术科的兄弟照的几张照片。我本来想送去大河县的,一想您是大河县的副县长,不如直接交到你手里的好。”
  牛津的笑,就像一只蛇的毒牙,狠狠的刺进了秦时月的心里。他急忙抓过信封,掏出了照片。
  正如牛津说的那样,果然是技术照,照的都是他光着屁股骑齐媛的技术。
  看着照片,秦时月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将照片收进了信封道:“姓牛的,你想干什么?”
  牛津笑容可掬的道:“我倒没啥要求,就是想和你秦县长相逢一笑泯恩仇,你看如何?”
  “好。把照片和底片都给我,咱俩的账,一笔勾销。”秦时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那是当然。不过因为你我可被免了职。所以还要你在朱局面前说一声,把我交流去大河县,干那个谁都不想去的常务副局长。”

  日期:2018-04-21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