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叔说,“我托人查了一下,那护士在左老爷子原配回来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左家。左老爷子给她换了个名字叫方如惜。”
  “方如惜?”
  左晓静感到很奇怪,“你确定?”
  沈如燕郑重点头,“绝对错不了,这是后来改的名字。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她应该就住在那个镇上。”
  左晓静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有些头大。“不对啊,小妈。我——”
  “怎么啦?”

  “我想起来了,在镇上后山处有一座坟的墓碑上,我看到了这个名字。”
  沈如燕道:“这是意料当中的事,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
  事隔这么多年,对方已经不在人世太正常不过了。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十岁的。

  两人准备再度去镇上看看。
  山间小路上,顾秋开着车子,再度远赴这个地方。根据他查得的消息,这个叫方如惜的护士,搬了好几次家之后,最终定居在那个小县城。
  没办法,只得再跑一趟。
  这天的天气不好,阴天。顾秋开着车子,又一次来到这个小镇。
  在派出所里查到的资料,这名叫方如惜的女子,的确在镇上住了几年。

  她在镇上,有一个养女。
  通过这些线索,顾秋找到了这名养女。对方的年纪,也在五十多岁到六十岁之间。
  顾秋见到她的时候,老人家显得有些紧张。顾秋做了自我介绍,又提着一些礼品放在她家里。
  跟老人家聊了大半天,人家才放松了警惕。顾秋听民警同志说,老人家有一对儿女,只不过结婚后都去了城里。

  说起她的养母,老人家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大约听她说了半个多小时,顾秋隐约感觉到方如惜已经不在人世了。
  果然,老人家带顾秋去后山墓地。
  还没过去,远远看到沈如燕,左晓静站在那里,两个人情神严肃,一句话都没说。
  听到后面的声音,两人这才回头。
  顾秋与两人的目光相对,大家都不说话。
  顾秋和老人家来到坟前,给老人家上香,烧纸。老人家看着沈如燕和左晓静,顾秋道:“她们是我的朋友,我们是一起过来祭拜老人家的。”
  在墓地呆了半小时左右,大家一起回到屋里。
  有人给顾秋三人倒茶水,顾秋说,“不要去忙了,我们坐会就走。”
  老人家说道:“那你们等等吧!”
  然后她就进房间去了,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嘛,搜索了半晌才出来。拿着一个发黄的信封。
  “这是妈妈留下的,她说如果有一天,京城有姓左或姓顾的人找上门来,就拿这个给他们看。”
  顾秋和左晓静同时伸手去接,发现对方和自己同一动作的时候,两人都愣住了。
  最终还是顾秋接过信封,交给沈如燕,“沈姨,还是由你来打开吧!”
  沈如燕拿起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发黄的纸。

  看过之后,一脸沉默。随手递给了顾秋。
  顾秋接过来一看,一笔秀气的毛笔字,虽然墨迹已经变淡,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写这封信的人那灵巧的模样。
  顾秋是书法专家,对毛笔字更是十分熟悉。他可以断定,这个写字的人,应该也是出自书香名门。
  事实上,正如顾秋猜测的差不了多少。
  没有几份功底的人,哪写得出这样的字?
  行里字间,透着一份无奈。
  在当时的环境下,她能认识两位老爷子,的确是一种运气,也是她毕生的幸福。
  信中说,她的确在心里喜欢顾家老爷子,只是谁也没想到,却跟左有了孩子。

  原本以为,这辈子能幸福,能够在战后与这个男人相敬如宾,自己能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女儿。可惜,事与愿违,天不遂人愿。
  对于左家的决定,她已经绝望了。
  说起当年有人玷污她的清白,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她果然与顾老爷子划清划线,老死不相往来。
  这也是她一直以来,不肯接受顾家老爷子帮助的原因。随后的日子,她离开京城,漂泊了一段时间。
  最终选择了这个小镇,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看完这封信,顾秋心事沉沉,把它交给左晓静。
  除了这封信,还有一个香囊。

  信上说,她这辈子最内疚的,就是欠顾家老爷子。辜负了他,对不起他。
  所以,这封信的背后,应该是大有隐情的。只是顾秋他们没办法去猜测。
  三人看过之后,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老左就是左家老爷子的亲生儿子。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顾秋说,“信给你们带回去吧!”

  如果左家老爷子还清醒的话,就让他看看这个。顾秋相信,方如惜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撒谎,根本就没有必要。
  回去的时候,三个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由于回京太晚,三人在市里一家酒店入住。
  沈如燕喊来了顾秋,“这个你有必要给老爷子看看,让他也知道当年的事情。”
  方如惜在信中说,自己辜负了顾老爷子,她一直心怀内疚。所以,必须让他知道。
  顾秋道:“你把这信复印一下吧!一人一份。原件保留。”
  据说这个香囊是交给老爷子的,顾秋把它带上。
  三人做了决定,顾秋直接取道东华省。
  老爷子在院子里养花,顾秋急急忙忙回来。“爷爷!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顾秋提着一坛乡间小酝,那是顾秋在镇上花钱买的。
  老爷子回头一看,“你这臭小子,又跑回来干嘛?”
  看到顾秋手里的酒,眉头皱起来,“这是什么?”

  顾秋笑了起来,“酒啊!地方名酿。”
  “名酿个屁,哪里弄过来糊弄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顾秋道:“别急啊,你喝点就知道了!”
  说完,急急跑到屋里,拿了只碗过来,给老爷子倒了半碗。
  “搞什么名堂?”
  老爷子擦了手,端起大碗喝了口。咦咦咦?
  精明的老爷子哪能喝不出来?这可是大山里独有的风味。闻到这股酒香,他就明白了,瞪着顾秋。
  “你去那里了?”

  不用说地址,两人心里都明白,顾秋点头,“不仅如此,我还找到了这个。”
  一个香囊出现在手中,精美的香囊虽然不是什么价值不菲之物,但是绝对包含了太多的故事。
  果然,老爷子看到这只香囊,脸色一寒。伸手要了过来,端详了一会,捏在手心处不吱声了。
  端起那只碗,又喝了一口。
  喝着当地的小酿,捏着当年的定情之物,想着心上的人儿,估计老爷子此刻的心思,已经泛起了波澜。
  顾秋看着老爷子,留意着他的表情。

  良久,老爷子才道,“她还好吗?”
  顾秋摇头,“她走了!”
  老爷子自语道,“也是,这么多年了,象我们这一辈的,还能留下几个?”
  顾秋道:“她写了一封信,我复印了一份。”
  把信拿出来,推到老爷子面前,当那熟悉的笔迹出现在老爷子的眼前,他再也不再怀疑什么。
  日期:2018-04-2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