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间,宋小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小萝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脑门上还带着细密的汗珠,小身子挤开巫飞鸾,笑容甜美的冲萧晋举起两只手里的快餐袋,说:“师父,酒酿丸子我们买回来了,还热着呢!”
  “乖!快过来,阿姨给你擦擦汗!”田新桐掏出纸巾就迎了上去,将袋子接过放在一边,细心的帮小丫头擦拭起来。
  这时,贾雨娇忽然跑到巫飞鸾面前,一脸激动的说:“不行!这孩子太招人稀罕了,我得好好亲两口才行。”
  说着,就不顾巫飞鸾的挣扎,将小正太紧紧的抱在怀里吧唧起来。
  除了宋小纯之外,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巫飞鸾之所以要在赛跑游戏中获胜,就是为了早早回来给萧晋他们提个醒,好让他们及时终止话题以免被宋小纯听到,为此不惜甘冒被告状、甚至被骂不懂事不让着师妹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刻意点出了小纯执意拎着的东西是谁的,顺便替她邀了个功。
  既聪明又仗义,哪一条都精准的戳中了贾雨娇的G点,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至于巫雁行,当然早就挺胸抬头,一副下蛋母鸡的骄傲模样,就好像巫飞鸾真是她“下”出来的似的。
  接下来,病房里自然恢复了一派天伦景象,直到苏巧沁录完了口供和辛冰一起过来,萧晋才以人太多影响孩子休息为由,让董雅洁她们先行离开。
  知府衙门大院内,和陆翰学共进完简单的午餐,邓兴安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眉头便再次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
  陆翰学找他,仅仅是商谈将原本由他负责的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转交给副知府去办的事情,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问题,连夺权都不算。

  而且,就算陆翰学不找他,他也会在这两天自己提出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儿子的事情绝对会占用他绝大部分的精力,根本无暇再去理会一件做好了所有人都会跟着沾光的事情。
  确定了不是陆翰学,那会是谁呢?
  邓兴安点燃一支烟坐在沙发里,陷入了沉思。与此同时,陆翰学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烟,同样也是眉头紧皱,只不过,他所困扰的事情,却是萧晋这个人。
  身为龙朔的一把手,他的消息灵敏度不可能比邓兴安差,今天上午的那个所谓的“绑架案”,他自然也在第一时间知晓,之所以去找邓兴安去谈展览会的事情,也是因为不想让那件案子影响到农民们的利益。
  而且,现在去谈,还可以假装不知情,只是普通的工作安排,可要是等事情传开了再谈,就很容易让有心人做文章了,一个操作不好,说不定还会给上下级的官员们留下一个没有同僚之宜的冷酷印象。
  在这个官员升迁实际上全靠所谓上级考核的国家,上下级官员的印象格外重要,这也就解释了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有些官员明明做过许多蠢事但依然官运亨通的缘由。
  人脉大于天,在官场里,情商比智商要重要百倍。
  陆翰学四十多岁就能有今天的地位,显然情商是绝对不能用“低”来形容的。
  同样也是因此,他想不明白萧晋为什么会出手如此狠辣。
  他知道萧晋和邓睿明是有矛盾的,也知道邓睿明绝对不会是萧晋的对手,所以一点都不担心萧晋会吃什么亏,甚至早就做好了准备,如果邓兴安出手针对萧晋,他也会立刻出面干涉,将之限制在晚辈之间打闹的范围。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萧晋压根儿就没有跟邓睿明玩儿的耐性,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大招,而且还是足以威胁到邓兴安地位的毒辣杀招。

  绑架勒索放在哪个国家都是重罪,萧晋这么做,不可谓不狠辣,关键是,他与邓兴安之间并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深仇大恨,甚至连面都只见过一次,有必要这样么?
  是他的性格本就这么大胆狠戾?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陆翰学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萧晋,如果结果并不像自己之前所认为的那样,他会立刻切断与萧晋的任何联系,包括禁绝女儿与之的一切来往。
  那样一个做事不留余地的年轻人,不适合做陆家的女婿。
  是的,他知道董家根本不会同意萧晋和董初瑶之间的恋情,所以很认真的考虑过招萧晋做女婿的事情。
  两支烟抽完,陆翰学的心依然没能平静下来,想了想,就掏出手机拨打了女儿的电话,接通后说:“小柔,晚上回家里吃饭,我有话要问你。”
  与此同时,邓兴安也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的内容,则让他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甚至连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国安的特派员突然去了看守所提审朱广生,而他的妻子房韦素,也在去找人托关系的途中被警方堵住带走了。
  想都不用想,当年儿子误杀人命后妻子找人替罪的事情肯定是暴露了,可以说,原本就非常不妙的事情瞬间跌落到了深渊谷底,其中再没了可操作转圜的余地,就连他的官位,都开始摇摇欲坠。
  到底是谁?这一记又一记的连环杀招,分明就是想要老子的命,到底是谁在针对老子?
  邓兴安在心中大声的咆哮,愤怒的目光中却隐隐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他深呼吸几次,总算让烦躁不安的心脏稍稍安定了一些,拿起电话,开始拨打那个许多年前就已经熟记于心的号码。
  医院,董雅洁她们离开之后不久,辛冰也回公司开会了,病房里就剩下了萧晋、苏巧沁和宋小纯他们三人,就连孙阿姨都不忍心打扰,悄悄的去了外面。

  因为他们看上去真的太像温馨的一家三口了。
  一张病床上,苏巧沁靠在萧晋的肩头,宋小纯躺在她的怀里,两人一起听着萧晋讲述他儿时的趣事,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快乐的笑声。
  讲着讲着,萧晋的声音就低了下去,因为他发现宋小纯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小心翼翼的让她躺好,又为她盖好被子,萧晋拉着苏巧沁一起又躺在了陪护的小床上。起初,苏巧沁还有些扭捏,生怕孙阿姨或者护士随时进来,但被一只大手往领口里一伸,顿时就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红着脸任他轻薄。
  “萧,”片刻后,她轻轻的说,“等以后有了我们自己的孩子,你也像刚才那样给他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好不好?”
  “要是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儿,我就讲,”萧晋闭着眼一边感受着掌心里的绵软,一边随口回道,“但若是个臭小子,老子得维持身为父亲的威严,才不会让他知道老子的那么多糗事。”
  苏巧沁撇撇嘴,抬起脸问他:“我发现你总是会对女儿偏心一些,为什么啊?”
  “因为我本来就很喜欢女儿呀!”萧晋毫不犹豫道,“要不是我们老萧家几代单纯,我连一个儿子都不想要。”
  日期:2017-11-14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