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22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说,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我就像在梦魇里,想动动不了,想叫叫不出声,痛感在此时再一次袭来,我却只能任由疼痛在身上肆虐,硬生生地疼得失去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再次听到身边有人说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又来新人了。”
  这个声音我也听过,声音的主人好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还有点儿稚嫩的童音。
  “你先别动!别动!”另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声响了起来。
  两人好像就在我耳边说话,是那种嘴唇几乎贴到耳朵上的距离。
  “有光!快走!哎呀,热死了!”
  那个女孩儿的声音突然这么叫了一声,然后两个声音同时迅速地消失了,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耳边是死一般的静寂。

  几乎就在下一秒,我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了一下,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睁开,一眼就看到唐克这会儿正骑在我的腰上,一只手高高举起,正要冲我的脸上抽。
  我擦,你这是鞭尸吗?我想说话,喉咙却干哑得发不出声音,眼看着他那只手又要抽下来,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抬起膝盖对着他胯下猛地顶了一下。
  日期:2017-11-12 08:37:14
  唐克惨叫一声,身子往前一扑,捂着下身叫痛地缩成了一团,咬着牙骂道:“你特么刚醒就给我上刑!能不能给点儿心理准备!狗咬吕洞宾!”
  我从牙缝儿里挤出了个“滚”字儿,眯着眼睛打量四周。
  头顶是大太阳天,晒得我睁不开眼,左手边是那辆跟着我们饱经风霜的车,右边是在地上打滚的唐克,身下毛茸茸的,还有些扎得慌,虽然看不见,却也能闻到青草特有的潮湿气味。
  我就这么躺在一片草地上,浑身好像散架了一样,本能地说了声“水”,立马觉得自己矫情得像琼瑶剧里为救女主身负重伤的男二号。
  唐克拿出一瓶水灌了一大口,我以为他就算不喂我喝至少也能递给我吧,谁知道这孙子居然拧上瓶盖把水扔到车里,幸灾乐祸道:“你现在不能喝。”
  我气不打一处来,嗓子干哑道:“你特么想渴死我。”
  “捡回来条命算不错的,”唐克踢了踢我的手,“还能动吗?”
  不等我说话,唐克两只手架着我的胳膊,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睡了两天感觉如何?再撑一天,等身体里的毒都清出去就能吃东西喝水了。”
  唐克把我放在副驾驶上,往瓶盖里倒了点水,手指头沾着水给我的嘴唇上擦了擦,“不能舔,舔了会死的。”
  我有气无力地瞪了唐克一眼,“老子这次算是信了你的邪!”
  经过这次的死里逃生,我算是长了个心眼儿,这次活该我太冲动,随便就信了唐克的。事情过后我才觉得后怕,如果我要是真中蛊了,岂不是和那男人一个死法了?
  对于这事儿,唐克有他自己的解释,他只知道酒里面被下蛊了,但是到底是不是男人的死因,这不好说,至于之所以要让我喝那酒,说白了,他最初的目的就是打算让我假死过去,吓也得吓死那群村民,这是我们不花钱就跑路的唯一办法。
  昏睡了两天,我睡得头疼脑涨,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唐克其实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蓬头垢面浑身是伤,比要饭的还惨,他这会儿从车里翻出来一块面包掰成两半儿,吃了一半儿,另一半儿跟宝贝似的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那面包一看就干了,唐克三两口吃完,连手心里的面包渣都没放过,对着手心舔了舔。
  看到我一脸嫌弃的表情后,唐克咧着嘴一笑,“少爷,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别BB,”我嗓子疼得冒火,没好气道:“说。”
  “好消息是,咱们现在很安全,非常以及特别的安全。”唐克挑了挑眉毛,看我已经不耐烦得有些急躁,唐克嘿嘿一笑道:“坏消息是,咱们现在身无分文了。”
  日期:2017-11-12 09:04:22
  算一算,时间应该是前天早上,我喝完酒之后就晕了过去,村里那老头儿亲自上来探了探鼻息和心跳,发现人是真死过去了,那些村民立刻乱成了一锅粥,人人都怕担上人命官司,哪有人还有心思管我们。
  唐克带着我们逃出来,一路沿着小路开到了没人烟的地方,油表已经亮了红灯,唐克准备开到大路上去找地方加油,这才发现带来的行李都留在那个贼婆娘的民宿里了。而他刚刚吃掉的,是车上最后一个面包,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仅身无分文,并且弹尽粮绝。
  唐克从来不用手机,我的手机一点儿电都没有,思来想去,在科技如此发达的现在,我们没有现金、身份证、支付宝和Wi-Fi,居然找不到一个能拿到钱的办法。
  我们在路边歇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唐克把我叫醒了,冲我挤眉弄眼道:“走,我带你出去溜一圈儿?”

  “你特么是不嫌饿!”我有气无力,稍稍一动就满眼金星。
  “别急啊,我带你出去找饭吃。”
  车连锁都懒得锁,唐克带着我就下了车,我在地上走了两步,脚底下生疼,这才想起来我一只鞋没了,连忙招呼唐克道:“哎,你车里还有没有鞋了?”
  唐克转头看了我一眼,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讥笑道:“你就这点儿战斗力?打架把鞋都打丢了?”
  我有点儿怒了,“打架?你是不是傻?老年痴呆还是失忆症?我的鞋不是让你要走了吗!”
  唐克一脸茫然,对于他在楼上半死不活时要走了我的鞋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我要走的?什么时候?”
  我吞了口唾沫润润嗓子,不耐烦地给他复述那天的经过,唐克却一点儿都想不起来,等我说到我还给他拔下来三根头发的时候,唐克眼睛都直了,“你再说一遍?!”
  他的反应吓了我一跳,支支吾吾道:“骗你是孙子,一只鞋,三根头发,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你真给了?”

  唐克有点儿急了,两只手抓着我的肩膀,力道大得我肩膀都快被他捏碎了,人也有点儿急,“你特么装什么糊涂,就是你自己要的!”
  沉吟了半晌,唐克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不是我。”
  头顶烈日炎炎,烤得人心焦,树丛里还能听到虫鸣鸟叫,我俩就这么对视着,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日期:2017-11-12 09:04:48

  难道说唐克那天晕了,想不起来了?但是好像不至于,他总该能想起来自己要我的鞋是干嘛用的,我盯着他的眼睛,唐克说话经常不着四六,可他那表情怎么也不像逗我玩儿的样子。
  “你真想不起来了?”我伸手去摸唐克的脑门儿,却被他给躲开了。
  唐克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有点儿吓人,他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你,齐不闻,那不是我要的,我也不知道是谁要走的,但是肯定不是好事儿。”
  我被唐克说得紧张起来,“放屁!那就是你的声音。”

  唐克没有撒谎骗我的必要,但话说到这儿,我们俩又都找不出来一个解释,我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紧张,就觉得心里发慌,深吸了口气道:“你估计能出什么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