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19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没有惊讶或是紧张,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重重砸了一下,心里沉重得要命,二话不说就往门口走,张嘴说话的时候,喉咙哽得生疼,竟然还有些鼻酸,我懊恼道:“别特么废话!我来了!”
  “先别过来。”唐克轻声又喊了一声,气息比之前稍稍有力了一些,沉吟了两秒后道:“你要想救我,就照我说的做。”
  唐克气若游丝地指挥我把鞋脱了,拔掉三根天灵盖上的头发,用纸包好了塞进鞋里,扔到他那个房间里。
  在我做这些的时候,唐克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呆在走廊上千万别进去。
  按照唐克交代的都做完后,我贴在墙上喘着粗气,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一行出师不利,头天晚上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对于下蛊这一行,我的了解并不多,也不知道究竟是我们碰上了难惹的大Boss,还是唐克的道行根本不够,但看这架势,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另外一码事儿。
  心里心焦得要命,我忍不住又喊了声唐克的名字。
  日期:2017-11-11 16:36:23
  走廊里,那些东西仍旧窸窸窣窣地走动着,大概是因为没有耳朵的缘故,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等了半晌,唐克那边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我没事儿。”
  我听唐克那动静,老迈得简直不像他的声音,卧槽这还叫没事儿呢?听他这动静,估计再等一会儿就要挂掉了,我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身上摸了半天,腰间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是我随口塞在身上的匕首,反手将匕首抽出来,我立刻大吼一声道:“我来了!”
  在走廊上大步跨了两步,我就来到了门口,之前点燃的那堆火已经快要熄灭了,虽说是木头宅子,但是常年住人,木头被踩得很密实,是十分难烧的。
  借着火光,我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唐克,当时那场面吓得我差点儿叫出来,只见一群虫子围在唐克周围,那虫子有大有小,最大的一只比我刚刚看到那只还要大,一对螯钳几乎和我的小臂一样长,而小的就只有手指头那么长,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密密麻麻遍布在地板上,只能看到一片黑点儿在蠕动着,这一家老小集体出动,活有家族会议的架势。
  唐克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反应,只有小腿抽搐着,我还以为他抽筋,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只虫子正钳住了他的小腿。

  我当时血就往脑门儿上涌,人有点儿冲动,毕竟,死亡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太过陌生,情绪失控才是正常反应。
  可就在我刚想冲进去的时候,眼前突然一花,紧接着,足以照亮半边天的火光突然涌起,那火光在一瞬间炸裂开来,这尼玛不就是爆炸吗?我还没反应过来,热浪猛地袭来。
  像是这样的经历--在同一个晚上,前后仅仅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就被烧了两次头发,这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挺着热浪,我奋不顾身冲进火海,其实后来再想想,连我自己都觉得如此英勇的表现没有用DV拍下来实在是太可惜了,这也是为什么之后每次跟唐克出门我都带着DV的原因,第一,他这人命特背,什么稀奇古怪的倒霉事儿都能落在他身上,而第二,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每一个瞬间,因为好几次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差点儿死了。
  具体的过程后来就想不清楚了,反正我把唐克从火海中拖出来,先放在了楼梯口,至于怎么从窗户跳出去又回来开门的过程,和刚刚的经历比起来,已经是不值一提。
  但我记得很清楚,我从二楼跳下去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白了,正门的大门被那贼婆娘用手腕粗细的铁链锁着,拆了门也逃不出去。好在后院只是一堵矮墙,我撑着墙,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跳上了墙头,下去的时候已经累得冒冷汗,手一滑,身子歪着就往地上摔了下去,一只手在墙上差点儿擦出火花才勉强站稳了。
  刚站稳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是太累了,踩着地上好像踩棉花一样,谁知道低头一看就看到了那老板娘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脸上已经看不出来模样了。
  在这老板娘的身边,毒虫仍在蠕动着,钳子对准她身上的皮肉狠狠一扯便撕掉了一大片,很多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看得我一阵恶心。
  那些毒虫此时好像对我没有反应,应该是对老板娘反噬了,不过也都不好说,这玩意儿饿急了什么不吃?哪儿来的那么多职业道德?趁着它们饱餐的功夫,我快步去开门,返身回去接唐克。
  日期:2017-11-11 16:36:49
  临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几具被唐克开膛破肚的生人蛊,此时就像一个个被放了气的女朋友一样躺在地上,离刚刚才不过一个小时,那些浑身光滑皮肤稚嫩的生人蛊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腐烂了。
  虽然不知道唐克用的究竟是什么酒,但是不难看出,那东西对蛊虫伤害极大,而唐克又捂住了人皮上的伤口,可以说是让那些虫子窒息的做法,不得不另寻出路,然后再一一攻克那些虫子--我猜唐克应该是这么想的,但是至于做嘛,他那点儿本事,我就只能呵呵了。
  下楼时,我背着唐克刚来到一楼走廊,就看到一只生人蛊迷路了一般,躲在门板后背阴的地方,感觉到我们走来,那生人蛊先是往前追了一步,但很快就快步往后躲,那姿势手脚不协调,就像个提线木偶。
  那逃脱一样的动作让我满心狐疑,好像在害怕我们。

  正在我凝望着那东西发呆的时候,唐克突然拍了我一把,在背后有气无力道:“还愣着干嘛,赶紧走,等会儿你身上的龙馋涎一失效,咱们就走不了了。”
  “卧槽!”
  我大骂一声,觉得浑身发痒。我虽然对方术了解不多,但这龙馋涎我是知道的,这东西从古至今被称作阳气最盛的东西,尤其在僵尸片里出镜率极高,诨名叫童子尿!我说唐克怎么一进村儿就追着那些光屁股小子屁股后面跑!
  我一听这话就把唐克使劲儿往上背,在他衣服上用力蹭着。

  车就停在院子中间,我从唐克腰间摸出了车钥匙开门,回头望去,背后的木楼冒着黑烟,窗户里闪着火光,看这火势,已经没有救火的必要了。
  我刚把唐克塞进车里就跳上车,大门被那婆娘给锁上了,我也没勇气回去找钥匙,这院子其实就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我干脆心一横,猛踩油门冲着一片栅栏撞了上去,眼前撞得七零八落,木板从挡风玻璃上掉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出了院子。
  太阳此时照得我睁不开眼睛,回想一下,上次看到这大太阳的时候,我们还在路上,短短一夜时间也是九死一生,心里莫名觉得很是感慨。其实我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浑身酸疼得厉害,估计身上都是淤青,倒是唐克的腿伤得厉害,必须马上去医院,这厮现在半死不活地靠在椅背上,眼睛都睁不开了。
  就在我准备开车跑路的时候,车子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一身农民的打扮,歪着头打量着我们几人,我心里有些恼火,按了按车喇叭,大骂一声道:“能不能让让?好狗不挡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