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17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1 12:01:21
  “唐克!火!”
  唐克早就听到我打碎瓶子的声音,立刻点着了打火机冲我扔过来,只见火光一闪,那白酒就洒在我面前,被火光引燃,我只觉得热浪袭来,马上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手往头上一抹,只摸到一把灰渣。
  之前我身上也溅上了一些白酒,这时候袖口已经烧着了,我连忙在地上一个打滚儿,随手就把外套脱了下来。
  这宅子本来就是木头的,白酒浸入木板,火势那叫一个旺,我借着火光,就看到唐克突然冲着我冲了过来,随手还把我往前面一推,“傻站着干嘛!掩护我!”
  我心说你当这是玩CS呢?崩死了我还带复活的?不等我在心里把他骂完,就看到一个白花花的身子横在了我面前,被唐克这么一推,我脚下不稳,直勾勾就往那东西怀里扑了过去。
  这时候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我干脆脑袋一缩,对准那东西的胸口猛撞过去,竟然硬生生将那东西撞了个跟头,我也来不及刹车,跟着一起摔在了地上。
  这东西虽然力气大,但反应很慢,不等它爬起来,我一个翻身坐在了它腰间,随手抓起了旁边一把凳子,那凳子之前被摔得零散了,只剩下两根凳子腿儿,我攥着其中一根,对着那东西的脸上狠狠凿了下去,只见那东西的脸被我砸出来一个坑,一股黑褐色的腥水儿溅了我一身,冲鼻的恶臭呛得我咳嗽了两声,差点儿对着那东西的脸就吐了。
  我用手背擦了把呛下来的眼泪,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虽然手感很爽,但是心也有点儿发慌,只见这东西的脑袋都快被砸穿了,手却还在动着,巴掌对着我后腰拍了几下,疼得我虎躯一震,肾都快让它拍碎了。
  狠狠凿了几把,我看不是办法,身子往后挪了些,心想这东西就算不长脑子,总该长心吧,心下一横就瞄准了它的胸口,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木棍,那木棍上沾满了腥臭的液体,还滴滴答答地往下掉着,我顾不上恶心,狠狠就往下戳去,谁知道还没到那东西胸前,木棍突然不动了,我再一回头,另一只生人蛊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背后,一手攥住了木棍,我脱手不及,反倒被它拽了起来。
  那东西一手握住我的后颈,一手拎着我的皮带,不等我挣扎,已经被它高高举过头顶。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我却好像慢动作一样,眼看着自己被它举起,不远处,唐克正蹲在他那一堆酒瓶子中间找什么,紧接着,我就觉得身子一悬,顺着它胳膊上的力道就飞了出去。
  木头门板越来越近,门上的钉子都在放大,我的头冲着门板就顶了上去,脑袋好像个西瓜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裂开了,耳朵里嗡嗡的疼,眼前一片金星,已经找不着自己的身体在哪儿了。

  就在我几乎失去知觉的时候,唐克突然把我拽了起来,随手将一个酒瓶塞进我手里,一边拉着我往后撤,一边道:“拿好了,就靠它救命了!”
  日期:2017-11-11 12:01:49
  我低头一看还是瓶红星二锅头,唐克你二大爷的,还想让我跟它划两拳?!
  唐克没理会我,一手拧开酒瓶,我也没看清楚他从哪儿翻出来个匕首就猛扑上去,对着那东西的脖子横着就是一刀,霎时间,就看到黑水往外涌着,唐克对准那东西脖子上的伤口泼了一大口酒,只听到嗤啦啦的声响,紧接着冒起了一阵黑烟。

  那东西往后晃了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连忙叫好,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搞定了,早知道这样,我还担心个屁!
  “行啊!”我本来趴在地上,看唐克这架势,心里就觉得有股劲儿,这就想爬起来,“还怎么办?”
  “你别着急叫好,”唐克退了一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还没完呢!”
  我看那东西已经不动弹了,不知道唐克还在担心什么,可就在我撑着地板想爬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手上一阵剧烈的刺痛,低头一看,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猛地往我的手背里钻了进去,那东西头大身小,像个娃娃鱼,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竟然就钻进去不见了。
  我的手上没有半点伤口,不由觉得诧异,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是看错了,但随即就看到手背上的血管动了动,有什么东西在往里面爬,随即就感到手掌里面疼得钻心,我大叫一声,“唐克!”
  唐克斜着瞥了我一眼,着急地一跺脚,“你个废柴!”
  说罢,唐克脱下短袖扔给了我,“赶紧把胳膊绑上!”

  我那只手疼得厉害,哪儿还使得上劲儿?正想让他给我帮忙,却听到一阵脆响,往前一看,那躺在地上的生人蛊竟然动了起来。
  只见那东西手脚往反方向扭动着,完全不是正常人能达到的弯度,我眼睁睁看着那东西的胳膊居然往背后扭了一百八十度!
  “看好了!”唐克咬着牙低声骂了一句,“这东西根本不是人。”
  我大骂一声,“我知道!都特妈哒这样了还是人?你说的是废话!”
  日期:2017-11-11 12:02:15
  唐克不和我辩解,突然没由来地说了句话,听得我头皮发麻。

  “这东西,是虫子!”
  三百六十行,每行每业都有个老祖宗,就像木匠的祖师爷是鲁班,**的祖师爷是管仲,下蛊这一行的祖师爷,也是蛊苗一族的开辟者,一些典籍中曾经记录过他的名字,叫做依吉蓬,据传,这依吉蓬是蚩尤手下一名干将的后代。
  一直流传至今的许多蛊毒的炼制方法,都是由依吉蓬发明出来的,其中,也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生人蛊。
  相传,依吉蓬有个女儿长得亭亭玉立,深得依吉蓬的喜爱,年纪小小就嫁给了方圆百里最英俊健壮的小伙子。可是随着年轮流转,女人渐露苍老之相,丈夫也在外面喜欢上了其他女人。
  伤痛不已的女人回到娘家向依吉蓬哭诉,求依吉蓬想出一个永葆青春的法子,年迈的依吉蓬望着女儿下垂的皮肤叹息不已,为疼爱的女儿量身炮制了这种生人蛊。
  在炼蛊之前,依吉蓬曾经问过女儿,她真正想要的究竟是年轻的容貌还是男人的爱,单纯的女儿虽然因为丈夫的出轨而痛心,却还是选择了后者,故而,当她拿到依吉蓬炼好的蛊粉时,以为她马上能够重新得到丈夫的宠爱,满心欢喜就回了家,竟然因此忘记了最重要的嘱托,结果没过几天就出了事儿。
  依吉蓬告诉过女儿,这种生人蛊并不能改变她的容貌,但是在中了蛊的丈夫眼中,她绝对是天仙之貌,不过下蛊的时间必须是在新月之夜,时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可眼看着还有一天就到新月的时候,丈夫突然提出要搬出去住,不用猜也知道他是要住到情妇家里,女人誓死不从,求男人在家里再住一晚,当天晚上就给男人下了蛊。

  中了蛊的男人当场昏死过去,紧接着浑身皮肤溃烂,女人只能给男人敷上草药缠满纱布,等到第七天的时候,男人已经断了气息,女人哭得天昏地暗,经过邻居的帮助和劝说之下才打算安葬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