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14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仔细想了半天,我突然一拍脑门儿,“没门闩啊?”
  唐克抿着嘴一笑,说,“行,药别停”
  我眼皮一翻,“骂人呐?!”

  门窗上没有门闩,就这么轻轻扣合,轻轻一推就能推开,这要是在家里也能说得通,可是毕竟是住店的地方,我撇了撇嘴,“以前也没有客人跟老板投诉?”
  唐克阴阳怪气一笑,“说不定,还真没有人投诉。”
  他把那个“人”字说得很重。
  日期:2017-11-11 00:46:41
  老板娘不假思索,“我看啊,是旅游的。”
  “不,我们不旅游,”唐克嘿嘿一笑,“我们搞旅游。”
  这话说完我都差点儿喷出来,老板娘也不是省油的灯,连琢磨都不用琢磨,立刻会意就跟着唐克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天南地北地东拉西扯,唐克的酒也喝得到位,连舌头都硬了,大着舌头毫不避讳地拉着老板娘道:“大姐,你们这儿的人是不是个个都会下点蛊啊?”

  我本来正夹着一颗花生米,听到这话,连筷子都掉了,老板娘的脸色也是稍稍沉了一下,唐克却不以为然,手脚并用地比划道:“就是那个……蛊啊,虫子什么的!”
  老板娘不太自在地笑了,把掉下来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挠了挠鼻头儿,“这都是听老一辈人说的,现在怕是……”
  唐克突然捧住了老板娘的手,双目含情脉脉地望着老板娘,像个小孩儿似的嘟着嘴娇嗔道:“我也想看看!”
  “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老板娘的笑容里透着说不出来的意味深长,眯着眼睛望着唐克道:“想看的话,还真要想想办法呢。”
  “有机会可一定要让我看看啊!”
  唐克冲着老板娘晃了晃他的小手指头,做了个拉钩的姿势,说完后连忙低头四处找酒,桌上一瓶白酒已经见底,我看唐克那架势是到量了,可他却仍呼不过瘾,拍着我的肩膀,“楼上!我那包里还有酒!”
  我……去你个大爷的。
  慢吞吞上了楼,唐克的旅行袋就扔在床上,我刚打开一看就醉了--包里什么都没有,放眼望去全是各种酒,合着这孙子连牙刷都没带。
  随便拿了一瓶后,我正准备关门下楼,手机屏幕上出现一条微信。
  “包里有药。”
  我脑子里就像有个灯泡突然一闪,连忙去翻唐克的包,在一堆酒瓶子下面,只翻出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盒子,上面写着“中华丹”!?
  特妈哒这不是小时候吃的一种糖吗?
  日期:2017-11-11 00:47:06
  唐克做事儿向来不走寻常路,我打开盒子闻了一下,一股刺鼻的药味儿冲鼻而入,差点儿把我熏晕了,介于唐克的包里再没有别的东西,再说估计他也不会随身把毒药放包里,犹豫一下后,我倒出来一粒,一闭眼就咽了下去。
  关上房门,我顺便去解了个手,农家院的茅厕在院子后面,贴着山壁而建,用木棍树杈编成的栅栏沿着一侧拐了个弯,将厕所围上一半,我看得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代了,没想到还能亲眼看到如此高端罕见的豪华露天大旱厕。
  我找了个还算隐蔽的位置拉开拉链,晚风微凉,吹干了脖颈和发丝间的汗珠儿,如果不是此时情况特殊,倒是个惬意的环境。

  正这么想呢,我一抬头就瞥见后院一间偏房,隐约从门口能看到房里七横八竖的柴火,房间不大,看样子是间柴房,我从小很少到农村玩儿,事事觉得好奇,眯着眼睛再一看,突然觉得诡异。
  在那柴房的窗户上,隐约看得到几样东西,高高悬挂在窗棱上方,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排鞋子,用鞋带挂起来,鞋子单只乱挂,并不成对儿,有些是皮鞋,还有些是登山鞋或休闲鞋,样式都还算时尚,最关键的是,那些鞋子无一例外都是男人的鞋子,而且大小不一,这得有多少个男人的鞋?
  我没由来感到脊背发凉,正赶上乌云遮月,四处一片鬼气森森,我把拉链拉上,快走两步从后门进了一楼。
  不过十来分钟的功夫,唐克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我和老板娘一左一右,使上了吃奶的劲儿,半推半拖,才把唐克拽上了二楼,老板娘很是体贴地安排唐克睡下,还给他掖好了被子才下楼。
  门外听不到脚步声,我觉得有点儿慎得慌,试探性地拍了唐克一下,他没有半点反应,反倒是打起了呼噜,鼾声震天,听得我又急又气。

  估计这孙子是醒不过来了,我想起身去看看情况,可刚探出半个身子还没站稳,唐克的手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来,死死攥住了我的手腕。
  唐克人就躺在床上,眼睛还闭着,鼾声也没有停,倒是攥着我的那只手甚是用力,我往回拽了一下,唐克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神色严肃,甚至有点儿发怒地盯着我,嘴里仍旧打着呼噜,他就这样一边假装打鼾,一边在房间地上四处摸索,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约莫有那么五分钟之后,唐克的鼾声一点点变小,楼下隐约传来一声吱呀的声响,似是门轴推动,唐克这才在我对面坐下,摊开了手掌。
  在他手心里有一团头发,我从小就讨厌别人的头发,乍一看连忙缩回了头,没好气儿道:“你弄这玩意儿干嘛?”

  唐克不慌不忙道:“你再仔细看看。”
  我强忍着恶心的感觉仔细看了看,就发现那一团发丝都不一样,有粗有细有黑有黄,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这些头发都很短,显然都是男人的头发。
  “你等一下……”我看到唐克正要说话,摆手打断了他,此时我觉得头皮发麻,脑袋里想起一件发生在南方某个旅游区的真事儿。
  日期:2017-11-11 00:59:13
  那个地方是前几年才开发起来的景区,开发之后,当地的农民就以农家乐为业,一时间,各种民宿有如雨后春笋,老百姓多多少少赚了点钱,但也算不上富裕。

  唯独有一户人家,开起了农家乐后,一家几口每日穿得花枝招展,衣服首饰时迭更换,就像开了服装厂一样,而且隔三差五翻修房子,原本是个只有三五间房的农家院,没多久居然翻盖成了个三层楼的大院。
  这样的情况在村子里很是显眼,众说纷纭引起了地方上的注意,派人明察暗访了许久,惊然发现不少在他家住宿的客人都人间蒸发了,挖开了这家人的房子后,才发现那些住宿的人都被埋在地下、盖进房子里了。
  如果这个农家乐就只有老板娘一人,那这么多的鞋子从哪儿来的?哪个住客走了还把鞋子留下光脚跑路?我越想越后怕,把我的想法给唐克一说,谁知本来只是略显严肃的唐克立刻瞪大了眼睛。
  “鞋?”唐克一听就叫了一声,急得在房里来回转,脸色惨白地连声道:“完了完了!”
  唐克说,他本来想的很简单,以为女人只是想勒索我们。

  以前的人下蛊,多是为了寻仇报复,后来不知道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开动了经济头脑,给人下蛊后,中蛊的人只能找下蛊的人来求解,下蛊的人就可以开出天价出售解蛊的方子,曾有一伙人专门用这种办法坑外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