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8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克是习惯了,反倒是这只罐子勾起了他的兴趣,直奔老头儿章家的正堂就去了。

  只见正堂当中摆着张八仙桌,唐克弓着身子拿手机照着桌子下面,四下敲了敲,果然发现一块砖下面是空的,唐克欣喜,冲着我一乐,“就是这儿了!”
  我看他要把青砖撬开,这回是再也忍不住了,“别动!你特么的要死别拉着我一起!”
  “放心,没事儿。”
  我看唐克说的如此笃定,反正这种事情他比我在行,说不定还真没有什么危险,干脆放他一个人在这儿鼓捣,我自己就打算去其他房间找线索,刚迈出门去,一声悠长的声音吱嘎地响了起来,这古宅里面一到晚上很是毛骨悚然,那声音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定了定神,才看到是对面厢房的一扇门被风吹开了。
  房门也是年久失修,门轴锈得厉害,这声音比鬼叫还要凄厉,我哆嗦了一下,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壮着胆子往房间里探了进去。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房间,书房?其实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个年轻技术宅的工作室,房间里面很是凌乱,挨着墙边摆着一排桌子,桌上凌乱地摊着一些报纸、文件、书籍和笔记本,无一例外都被写写画画做了不少记录,墙上还贴着各种纸片和照片。

  照片大多是风景照,照的都是深山老林,我也看不出个端倪,还有几张地图,都是西南一带的区域地图,在这些层迭照片中,一张照片出现在我眼中,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日期:2017-11-10 14:19:57
  那张照片是为数不多的人物照,看样子有年头了,照片上的人应该只有三十多岁,还穿着上世纪七十年代那种工作装,两人站在一块山岩上,背后是崇山岳岭,在一大片绿色的映衬下,两人的面容经过日晒发出健康的古铜色,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错,其中一个勾着另一个的肩膀,笑容爽朗,被勾着肩膀的稍稍有些羞涩,微微低头。
  这张照片之所以让我觉得那么震惊,是因为这张照片上的人……可以说,我都认识!
  那个被勾着肩膀羞涩低头的,是昨天莫名其妙死在了我店里的老头儿章,而那个勾着老头儿章肩膀爽朗大笑的,竟然是我家老爷子齐名央!
  除了惊讶,我还有点儿窝火!我和唐克早就怀疑这件事情和我家老爷子有关系,这下好了!这个老头儿章竟然还和他认识!现在人家死了,我家老爷子八成是出去躲着,说不定要是他没走的话,就和这老头儿章一个下场了!

  虽然不知道在背后捣鬼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但是既然有本事下蛊害死老头儿章,还给我下了蛊,说明道行不浅,而我家老爷子居然连个屁都没放就自己走了,拿我们这些孙子徒弟当吃白饭的?我们这么一大群人还保不住他的命?莫非这个人的能力已经到了我家老爷子都只能灰溜溜跑路的地步?
  想到这儿,我连忙出了门,慌慌张张就去找唐克,这厮还在琢磨地上那块青砖,半天竟然还没把砖撬开,见我进门,唐克张罗着让我给他搭把手。
  “别弄了!”我哪有心思管他这事儿,连忙把照片的事情给唐克一说,“我看,弄死老头儿章是杀鸡儆猴,说不准人家真正想下手的是咱老爷子!”
  唐克听得云里雾里,我也是着急,顾不上给他解释,摆摆手就掏出手机,“不行,我还得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我拨通了老爷子的号码,焦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边急切地喃喃道:“实在不行咱们就去找他,出门躲着有什么用?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放着这么多人不使唤,还要我们干嘛……”
  我话还没说完,一阵突兀的铃声划破了房间里的寂静,吓得我差点儿扔了手机的手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唐克也被吓得坐在地上,只见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面。

  哇擦!那铃声居然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
  日期:2017-11-10 14:20:27
  铃声是那种最老式的电话铃声,半夜一响能把人吓出心脏病的那种,除了我家老爷子,没人用这铃声,我按着胸脯,生怕心脏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我和唐克对视了一眼,半天没敢动,我颤颤巍巍地挂断了电话,那边的铃声也跟着戛然而止了……
  几乎是一瞬间,我和唐克一起反应过来,玩了命地刨那块地砖,指甲都快生生地抠掉了,由于炼蛊要求必须隔绝空气,所以砖缝儿相当严实,最后唐克从后腰摸出一把匕首,我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是把地砖给抛起来了。
  说实话,在砖块被撬开的一瞬间,我有点儿紧张,唐克也吞了口口水,两人第一时间都有些躲闪,没敢直接去看地窖下面,我知道唐克想的和我一样,老爷子的手机在下面,那他的人呢?我们会在下面看到什么?我有点儿不敢想。

  犹豫了几秒钟,我探出头来,借着手电的灯光往下看,三十公分见方的地窖里除了一只瓦罐之外再无他物,不由自主地长出了口气,两人对视一眼,唐克一手拿着匕首,身子躲得远远的,将瓦罐撬开了一条缝,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空荡荡的瓦罐底下,躺着一只手机。
  老爷子用的是只黑色的苹果手机,密码是我生日,打开手机一看,上面还有几个未接电话,除了我的号码之外,另外一个电话接连给老爷子打了三四个电话,并没有记录名字。
  我把手机拿起来,最近几天的通话记录里也只有我和那个号码,短信箱更是只有我发的一条短信,相册里面有很多张照片,都是一个月内拍摄的,照片上拍着的都是一些风景照,崇山峻岭、风景名胜,看样子也是在西南一带,有几张照片看起来眼熟,拿到书房里面比对了一下,发现其中几张拍摄的内容和墙上的照片拍摄的是同一地点。
  虽然一时无法得知我们家老爷子和这个老头儿章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两个都被掺合到了同一件事情当中,很有可能就像我和唐克猜测的结果一样,他们或许都被同一个人所……我想想该怎么描述这个词,虽然在这个太平盛世的年代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是我觉得,的确像是在被追杀。
  不管是为了我身上中的蛊,还是老爷子的安危,我都必须马上找到他。
  老头儿章桌上的几个笔记本里记录的大多是关于解蛊和炼蛊的内容,唐克对此比较感兴趣,包括他椅子上那本《夷蛊内传》,唐克一起打包装起来,打算带回去慢慢研究,而墙上的地图和照片,我总觉得,老爷子的下落会和这些照片有关系,反正这老头儿章算是回不来了,干脆把这些东西全部装起来。
  日期:2017-11-10 14:20:54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和唐克对视一眼,很有可能是哪个神戳戳的丨警丨察半夜突然想到来找什么线索,我俩出门就奔后院去了,我刚从墙上翻下来,还没来得及跳下去,唐克突然对我比划了一个手势,指了指墙头一侧,大门位置建得比较高,能容下一人躲藏,我和唐克顺着墙边爬过去,躲在了门头后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