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接手家里的茶楼,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在茶里下蛊》
第6节

作者: 柴特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急什么,”唐克压低了声音,笑眯眯道:“干咱们这行,就得等天黑。”
  他这么说,我竟无言以对!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等我们慢慢吞吞到了城郊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对于城郊这片,我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凭着记忆知道这片是一片老城区,不是那种棚户区私建房,而是一片正儿八经的老宅子,从解放前到解放后,这地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所以这片老宅子也一直没人敢动,等到房地产大热,有人想动的时候已经动不起了,阴差阳错就把这一片老宅留到了现在。
  老头儿章住的地方也没个门牌号,好在伙计被调教得到位,直接给我们发过来一个坐标,跟着导航一路就来到了一座老宅子前面。

  坐在车里还看不出来,一下车,我才发现这座宅子相当大,而且也有年头了,光是门头上的砖瓦就值不少钱。
  我和唐克四下看了一眼,周围没什么人,我俩把车停远了,绕到后院找了几块砖垫脚。
  翻墙这种事儿,从小学毕业之后我就没干过了,裤腿往上拽拽,使出来吃奶的劲儿爬到了墙头上骑着,冲着唐克伸出了只手道:“来!哥哥拽你一把!”
  唐克抿嘴笑着,在裤兜里摸了摸,竟然掏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给我拍了张照,不羁大笑道:“不行不行,我得拍张照留念,没想到你个当律师的爬起墙头来还挺顺手的!”

  我瞪了他一眼,眼看着唐克身手极其灵敏,三两下蹬在墙上就翻身爬了下去,这才跟着跳到了地上。
  地面是青砖铺成,越往院子中间走,砖面就越光滑,这都是长年累月踩出来的,看这架势,这宅子怎么也过百年了。
  中间的大院里,正中央摆着一口水缸,缸里面还养了荷花和锦鲤,看来这老头儿章还挺有生活情调,院子左边摆着石桌石凳,右边放着躺椅和小茶几,那藤椅上还搭着绒毯和一本尚未合上的书,我虽然不认识那老头儿,但看着还是有些感慨,老头儿看起来好像正看着书就突然出门了,谁能想到再也没能回来。
  唐克没有我这么多愁善感,大大咧咧地拿起书来翻了两页,突然笑了一声。
  “怎么了?”

  唐克晃了晃手里的书,就向我扔了过来,我双手接住,刚摸到手里就感觉到书面很糙,竟然还是个线装本,一看就有年头了,被唐克这么扔过来差点儿散了。
  唐克让我看书名,封面用毛笔竖体写了四个大字。
  《夷蛊内传》。
  “怎么样?”唐克冷笑,“有点意思吧?”

  日期:2017-11-10 14:16:25
  这会儿是中午十二点,附近逛街的、吃饭的,还有在附近上班的人都在街上走着,可谓是人声鼎沸,唐克居然就指着十字路口的空地让我跪在这儿?
  我当时也急了,“你特么故意耍我呢?”
  唐克给我使了个眼色,“你想不想救人?我可没跟你开玩笑,等会儿我也跪!”
  唐克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只碗,在里面倒满了五谷米,然后又往里面插了四根香,我虽然不懂阴阳,但是别人烧香都烧三根,我提醒唐克道:“你是不是弄错了?怎么有四根?”
  “神三鬼四,敬鬼当然和敬神有别。”

  唐克看起来非常专业,点上香之后,掏出白酒杯,倒满了两杯白酒摆在碗的两侧,又掏出了瘦张的鞋放在我们身后。
  “对了,你那伙计叫什么?”
  瘦张姓张,因为身材瘦小,从小大家就只叫他这个外号,我倒是看过他的身份证,唐克拿出一叠冥纸,让我和他一起把瘦张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写在冥纸上,唐克又点了根蜡烛递给我,这才跪在我身边道:“烧纸,一边烧一边喊他的名字!”
  我的茶楼位于十字路口的西边,我和唐克就面向西跪着,如果面前再摆只破碗的话,估计一小时就能把我那破茶楼一天的营业额跪出来。

  然而再加上面前这对香烛纸钱什么的,气氛看起来就诡异多了,本来还靠近了想看热闹的行人一看到我俩居然开始烧纸,立马躲得远远的,恨不得绕着走。
  眼看着唐克也跟着跪下了,我心说既然是为了救人,干脆豁出去了,在唐克的带领下,大声高呼起了瘦张的名字。
  “回来吧!回家了!走错了路莫犹豫!家人等你回来呢!”
  起初,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心里一直惦记着可千万别被熟人看到了我跪在春溪路上干这事儿,特妈哒我可是个学法律出身的人,大白天跪在十字路口烧纸?这特么可是要火的节奏!
  可是喊了几分钟,唐克在我耳边低声道:“专心点儿,最好想着他的样子,得打从心眼儿里一门心思想让他回来才会灵!”
  日期:2017-11-10 14:16:51

  我有点儿不情愿,心说行啊,我就听你一回,我看等会儿要是没用你怎么跟我交代!
  我开始在脑海里琢磨瘦张的长相,说音容笑貌可能有点儿恶心,反正就是平时一脸贱兮兮的笑容吧,谁知道想着想着,或许是太专心了还是怎么回事儿,我渐渐觉得周遭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有些听不见了,耳边只有我和唐克呼唤瘦张的声音,那声音还有些空荡荡的,就像在旷野里喊着一样。
  不知道喊了多久,在我们的喊声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拖沓的脚步声,嗒,嗒,似乎是越来越近了!
  烈日当空人头涌动的十字路口,我没由来地觉得浑身发冷,即便面前就是一堆烧纸的火堆,却仍旧感到阴风阵阵,眼前的纸灰被风吹动,竟然扬起了一阵旋风,足有一米高!
  我看了眼唐克,俩人的目光对上,我看唐克冲我使了个眼色,有些欣喜,心说这估计是成了,立刻叫得更加卖力起来,也顾不上嗓子都快哑了,扯着喉咙喊瘦张的名字。
  大概是看到了这堆奇异的纸灰,周遭响起了行人的惊呼声,甚至还有人围观拍照发微博!唐克的眉头皱了起来,冲我点点头,让我安心念,别想别的。

  就在这时,我眼看着不远处两个丨警丨察向我们跑了过来!当下心说不好,妈的该不会把我们抓走吧?这叫什么?破坏环境还是扰乱秩序!
  丨警丨察几步就到了我们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嚷嚷道:“都起来!起来!在这儿乱搞什么呢!”
  见我俩没有反应,一个丨警丨察上前想要把我拽起来,唐克连忙起身,还不忘在我耳边叮嘱道:“别停!马上就成了!”
  唐克护着我,起身和那两个丨警丨察交涉,我也紧张起来,闭着眼睛,声音不由得小了一些,就在我的眼睛刚闭上时,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人影。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感觉,即便是眼睛闭上了,但是在光照之下,好像还是能看到什么似的,我现在就能看到一个瘦高的人影歪歪扭扭地缓缓向我走过来,凭直觉,我觉得这个人影应该就是瘦张,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人影,他们三个到了我面前之后,瘦张径直绕过我就往我身后去了,而那两个人则蹲在我面前,端起了地上的杯子美滋滋地喝了起来,还用手扇着香往鼻子下面送。
  我紧张得胸口好像被堵上了似的,只觉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又不敢睁开眼睛,扯着嗓子不停地喊着,约莫有个半分钟,唐克在背后踢了我一脚,我这才睁开眼睛,就看他正笑眯眯地跟丨警丨察道:“抱歉抱歉,您误会了,我们这个是行为艺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