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军知道这是秦时月跌了面子,想要自己帮他捡起来,立刻说道:“老弟,你等着,我这就亲自去接你。”
  现在的秦时月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拎包大男孩了,而是堂堂的人民政府副县长。手底下怎么着也管着上百万的人口。所以不是谁的脸都的给,不是那一朵花,他都得笑对。
  可是他断断忘记了一条,什么面子里子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犯了错,被人家捉奸在床,是不争的事实。
  牛所长压着气,低声下气的陪着不是。秦时月却视若不见,听而不闻。他说:“你姓牛的牛气,把我抓了进来。现在好了,老子坐等你们局长的到来。他若不将你当场开了,别想让老子从这出去。”
  牛所长一听这话,牛气又顶了上来:“姓秦的,别给脸不要脸。我昧着良心给你道歉,不是因为我怕了你,而是不得不给咱们局长的面子。是,你的级别是比我高,关系是比我硬,可是你毕竟犯了国法,我凭什么给你道歉呢?”
  牛所长若不是因为自己也控制不了的牛气,又怎么会到牛街来当所长呢。此刻牛气一犯,再也不管什么局长命令,当场翻起脸来。
  秦时月此时的领导风度又回到了身上,他悠然的抽了一口烟,坦然的对牛所长说道:“牛所长,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和朋友在一起聊个天,还犯法了?你们这是典型的为了创收乱执法。”

  “姓秦的,我见过无耻的,可真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你这就是典型的提起裤子不认账啊。”
  “我本来就没脱裤子,我认什么账?”
  “你你你......”牛所长气的说不出话来。
  秦时月不屑的说道:“你什么你?若是没有事,牛所长,我劝你还是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牛所长生气的摔上了门,走了出去。到了门外才想起来,这是老子的办公室,凭什么就让了他呢。
  牛所长刚想转身回去,身边的干警急忙将他拉了回来。
  “牛所,现在别急着置气,还是先冷静下来的好。”那干警将他拉到了没人的地方,对他说道:“你没听见?局长的电话他都打的通。咱和他吵有什么意义?”
  “你说的有点道理。”牛所长是牛气,可是并不傻。历经了半生的挫折,即便是块石头,也磨出了眼来了。他强自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对身边干警说道:“既然他要让老子停职,老子也不能对他客气了。照片都保存好了吗?到时候给老朱看。”

  “所长,你傻啊?他一个电话就将朱局叫了过来,朱局长到时候能向着你吗?”干警一伸手,做了个撕扯的动作,“到时候朱局这么轻轻一拉,咱们才真是有口难辩了。”
  牛所长眼睛一亮,伸出了手来:“对对对,你说的对啊。把胶卷给我。跟兄弟们说,等下无论谁问,都不许提起这茬来,记得没?”
  “所长,你晴好吧。”干警交出了胶卷,屁颠屁颠的跑去传话去了。
  不一会的时间,城南分局局长段晓南开着警车呜呜的冲进了所里。
  段晓南一下车,就冲着敬礼的牛所长骂道:“老牛,你特么的还能不能让我吃顿好饭啊?我这面酒杯刚端起来,那面牛局就给我来了电话,说你将天捅破了一个窟窿。老牛啊,我给你讲,我特么不是女娲,可不会补天的技巧。要是真的让天塌下来,你自己去堵。”
  牛所长陪着笑道:“局座,天倒是没有捅,只是抓了一个嫖娼的。”

  段晓南闻言停下了脚步,指着牛所长道:“老牛,你又去党校一条街了?”
  牛所长梗着脖子道:“怎么了?那又不是法外之地,凭什么就不能去?”
  “你呀你呀,是真不懂事啊。那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正科副处,是你查的了的?唉,为了你,我挡了多少刀,你都不知道啊。”段晓南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样子,党校那面又给朱局长施压了。”
  直到现在,段晓南都没有想到,牛所长居然将市委书记的前秘书抓进了派出所。正如朱军说的那样,牛所长这次真的是用牛角顶破了天。
  “局长,你认识的人多。还是移步进去帮我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个什么鸟。”牛所长见段晓南停下了脚步,赶紧递上了一颗烟。
  “有什么好看的,万一真是只大鱼,弄的老子面上也没有光。我就不去了,还是在门口等朱局长的好。”段晓南将烟放到了嘴边,漫不经心的问道:“那小子叫什么?”

  “秦时月,带了个相好的在宾馆,被咱们的人抓了个正着。”牛所长小心的说道,生怕这个名字真的撞到了段晓南的雷区。
  “你说谁?秦时月?”段晓南闻言一激动,一口烟呛的咳嗽了起来,“***,怎么回事,赶紧跟我说说。”
  “天刚擦黑的时候接了个举报,说有人嫖娼。我就带了人过去。就抓住了这么个货。这货不但嘴巴硬,脾气也臭。被捉奸在床,还叫嚣着要扒我皮,局长,你说......”
  “说个屁,老牛你这下是真的捅到天了。你知道这小子是谁吗?他是咱们孟书记的秘书。”
  “哪个孟书记?”
  段晓南用手向天上指了一下,压着怒火,小声骂道:“咱们市里还有第二个孟书记?你他吗的,叫你平时多看看党报,你当成耳旁风,你叫老子怎么说你。现在捅了老天的*,看你有啥本事来补天了。”
  牛所长闻言,心里冻成了冰棍。即便如此,他依然硬着嘴说道:“孟书记的秘书怎么了?即便是孟书记也不能,也不能那样。”
  “哪有?”段晓南被牛所长顶的险些吐出血来。他骂了一句三字经,转过头问道:“举报的人知道是谁吗?”
  牛所长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等下朱局长到了千万不要提这一茬。”段晓南忧心忡忡的说道:“哦,对了,等下朱局长,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什么话,等这一关过了再说。”
  不一会的时间,朱军就到了所里。朱军下了车,看了一眼身边的段晓南问道:“人呢?”
  “我也是刚到,还没进去。老牛,你把人弄那去了?”段晓南转头问牛所长。
  牛所长指着审讯室说道:“两位局长请,犯人在审讯室。”
  朱军的狠狠的瞪了一牛所长道:“犯人?你这里莫非改了法院不成?都能自己定罪了!”说完,朱军大踏步的走了进去,去寻秦时月去了。
  “你呀你,到了什么时候都还乱放炮,能不能管好你这张嘴?”段晓南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等会出来,老子再处理你。”
  “秦老弟,让你受委屈了。”朱军进了审讯室,一见椅子上坐的真是秦时月,赶紧走了两步,到了秦时月的身前。
  “朱局长,你若是再不来,我可就死在你们派出所里了。”
  见来的真是朱军,秦时月心里的气,消了一半。他赶紧站了起来,握住了朱军的手。
  人家朱局长可是市里的实权派,若不是因为他是孟进的前秘书,别说一个电话,就是把电话打烂,人家也不会来的。所以见好就收,是必不可少的。

  日期:2018-04-21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