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边有一名老人家坐在树下,顾秋下车去打听。
  老人家奇怪地看着顾秋,“今天你们这是怎么啦,都打听这个地方。去吧,就在前面五六百米的山坳里。你们说的医院早不在了,现在成了乡镇办公地点。”
  这个顾秋早就意料到了,几十年前的事情,到现在早就变了模样。
  谢过老人家,开着车子过来时,果然看到了那辆沙漠王子。顾秋下了车,望了一眼,发现牌照也是京城来的。
  当他走进去的时候,远远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顾秋愣了下,“左晓静??”

  她一个女孩子竟然独自来了这里?
  看到左晓静在打听这事,顾秋心里基本明白了。她和自己一样,在探索这个秘密。
  不过结果令人失望,左晓静显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她问过的人基本都不知道这情况。
  顾秋心道,既然她问过了,自己就不必多此一举,免得别人怀疑。
  顾秋先左晓静一步退出来,去镇上打听哪家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村里的老人倒是不少,但是有九十出头的并不多。顾秋就专程去找这种老人家打听当年的事。
  经村支书介绍,村里有二名年过九十的老人,而且其中一名还当过兵。
  顾秋大喜,跟村支书一起来到这两位老人家里。经打听,一位老人家倒是知道有这么回事。
  而且也知道当年一些情况,只是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护士和左家老头子这两个人物。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人家的,当时这战乱世道,进进出出医院的人不知有多少,谁能认识并记住那么多?

  而且顾秋要打听的人,只是一名护士,当年的护士也不少,太难找了。
  顾秋就问,哪里有当年的档案?
  老人家说,县志办应该有的,你去那里找找看吧!说不定能找到你要的线索。
  顾秋给了老人家几百块钱,这才匆匆离开,马不停蹄赶往县城。
  或许在县城能找到当年的一些线索。
  赶到县城,人家已经下班了。顾秋可不好意思惊动当地干部,只得找了个地方住下。
  另一辆车也在这个时候来到县城,在离顾秋不远的酒店入住。
  跑了一天,顾秋坐在电脑面前,整理当天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他只找到了医院的遗址,也找到了当年的见证人。但是没有人认识那名护士。
  如果在县志办找不到档案,就白忙一场了。
  本来想给左晓静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也在县城,可考虑到一些其他的原因,顾秋还是克制住这种冲动。
  早早洗了澡,上床休息。

  第二天大清早,跑出去吃了个早餐。
  八点半的时候,顾秋就赶到县志办,找办公室的同志了解当年的情况。
  县志办的同志一脸冷漠,好象不太情愿。顾秋只亮出身份。对方这才慢理斯条拿出当年的档案。
  顾秋翻看了一阵,拿出手机扫描这些资料。因为他也无法断定这些人里面,有没有自己要找的人。

  扫描完了档案,顾秋这才离去。
  左晓静是下午去的县志办,当她去找工作人员的时候,人家生气地道:“你们究竟想干嘛?上午折腾了半天,下午又来折腾,都象你们这样,我们就不要做事了。”
  左晓静很奇怪,“上午有人来过?”
  对方没好气道:“跟你一样,也是京城来的,他把档案扫描走了。”
  左晓静一听,立刻急了,“你说说看,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县志办的人描述了一番,左晓静听得还是迷迷糊糊的,对方的描述也太不专业了。
  把县志办的档案复印了一份,回到酒店。泡了杯咖啡,坐在那里琢磨,究竟是什么人呢?
  难道还有人也在调查这事?
  左晓静首先怀疑的,还是左家的人。会不会有人过来毁灭证据?
  她不得不这么想,因为有人不想她知道真相。可分析了很久,也觉得不太靠谱,这才没去想了,拿了档案出来分析。
  顾秋看过了所有的档案,无法断定谁才是当年的那名护士,他决定再次返回镇里,找那名老兵问个仔细了。
  回镇上之前,又经过水库。顾秋停下来,站在水库旁边的路上观望。

  对面的山坡上,有一片墓地。
  顾秋拿出望远镜看了会,把车停下,径自朝墓园走去。这里是当年的烈士墓。
  由于当时的情况特殊,很多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一些坟更是连石碑也不见了。
  顾秋在墓地里站了很久,看到太阳快落山了,这才离去。
  回到镇上,找到那名老兵。
  老兵年事已高,戴着老花镜也看不清档案上的字迹,顾秋就把这些名字,一个个念给他听。
  或许他会有点印象。
  这份档案里,记载的都是当年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顾秋想,自己要找的人,应该在里面才对。
  可老兵摇头,自己倒是认识部分。他还说,“这份名单好象不全,至少我认识的人中间,就有几个的名字没有在里面。”
  顾秋一听,当时就骂了一句,靠这些人怎么办事的?竟然丢三落四,工作太不严谨了!
  老左从天山省打来电话,沈如燕正和男人说起这些事。老左叫左晓静不要掺和,该干嘛干嘛去?

  沈如燕想问,又不敢问,主要还是怕老左发脾气。但这件事情,不查个水落石出,沈如燕是不会放手的。
  老左在那边的情况比较理想,而他也是下一届有希望的人选。
  现在左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后事难料。
  左书记把天山省打理得井井有条,他在当地的口碑非常不错。
  只不过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变故之后,能否进入更高一层,目前谁也无法保证。
  既然家族中有排斥,左书记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政绩决定一切。
  但是左晓静不这么想,她要为老爸出气。

  在县志办呆了一下午,又和沈如燕取得联系,沈如燕通过私人关系,打听到老爷子的一些秘密。
  得到了那名护士的名字。
  经过两天的奔波,顾秋返回京城。
  回到驻京办,顾秋回来研究那些资料。从彤问,“有进展吗?”
  顾秋摇头,“我怀疑被人故意做了手脚,居然没有找到那名女护士的档案,在医院的名单上,也没有她的名字。”
  从彤道:“既然牵系到左家,人家只怕早就做了手脚。他不会让人轻易挖出当年的内幕的。”
  顾秋道:“这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当时的环境下,原配走失,和另一个女人组合成家庭也挺正常的。”
  从彤嗯了一声,“可问题是原配又回来了。”

  顾秋说起一件事,“左晓静也去那边了,估计她和我一样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她也去了?那不是你们两个碰面了?”
  “那倒没有,我没有让她发现。”顾秋正和从彤谈着这事,二叔打电话过来,“你那边有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顾秋说,“我去了战地医院现场,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日期:2018-04-20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