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良久,他的脸色才慢慢恢复了一些红润,无声的长吐出一口气,对话筒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处长,现在我的身份特殊,不便出面,那边就劳烦你多盯一下了,有什么新的情况,在不违反条例和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还请及时的通知我一声。”
  “我明白我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吧!”
  那边挂了电话,邓兴安因为手的颤抖,几次都没能成功将话筒放进电话机的槽里,片刻后忽然一阵烦躁,挥手就将电话整个扫到了地上。
  不过,仅仅只是半分钟后,他就起身将电话捡回来在桌子上重新放好,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妻子的号码。
  “我现在跟你说一件事,它有可能关系到我们全家的命运,所以,你绝对不能慌,一定要冷静,明白吗……小明被丨警丨察抓了,罪名是绑架勒索……你给我闭嘴!我让你冷静,你听不懂人话吗?小明会惹这种祸事,还不都是你惯得,你还有脸哭?
  好好听着,被绑架的人中还有夏凝海的女儿,负责调查案件也是京城国安的人,我现在必须保持绝对谨慎,不能有一步行差踏错,但你不一样,你不是体制内的人,儿子被抓,无论做什么事都合情合理。
  所以,当务之急,我要你马上去联系能够联系到的所有人,无论如何,也必须尽快弄清楚这件案子的细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针对的想办法救出小明,听懂了吗?”
  说完这些,他又交代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收起,他点燃一支烟,向后靠在椅背上,开始思索这件事背后有可能出现的人选。
  虽然他第一时间就知道儿子这次肯定是被那个萧晋给坑了,但和儿子一样,他也不相信这是萧晋的个人行为。

  自然而然的,陆翰学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可没过多久,他就摇了摇头。
  如果两人位置对调,倒是有些可能,但事实上,陆翰学这个一把手根本没有理由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这个二把手。
  这不符合官场规矩,也没有必要。
  之前他判定萧晋是陆翰学的人时,只觉得萧晋跟儿子发生矛盾是陆翰学牵制他的一种手段,毕竟从体制上来说,一二把手之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上下级,而是有着一点对立关系在里面的,陆翰学会那么做,非常正常。
  但是,陷害二把手的儿子绑架罪,还把富豪榜第五的夏凝海拉下水,这就太过分了,完全是赶尽杀绝的意思。
  在官场中出手如此狠辣不留余地,还是对待下属,绝对会给人留下此人不可深交的印象,陆翰学是个精明的政客,怎么可能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可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咚咚咚……
  正想着,房门忽然被人敲响,邓兴安皱了皱眉,在烟灰缸中捻灭烟蒂,将桌上的断笔揣进衣兜,然后才平静的出声道:“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的人却让他一怔,紧接着瞳孔急缩。
  是陆翰学!他来做什么?难道真的是他、现在要跟我谈条件么?
  “兴安啊,这会儿忙不忙?”
  陆翰学脸上的笑容和平日里一模一样,邓兴安看不出一点端倪。
  站起身,他也笑着迎上去,道:“陆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儿打个电话叫我过去就行了嘛!”
  陆翰学摆了摆手,笑着说:“咱们两个就别那么客气了,这下班时间也快到了,咱们说完了事儿,正好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邓兴安还是没有听出陆翰学这话里有什么异样,微微蹙了下眉,便道:“那您先坐,我这儿还有些老家送来的土法炒茶,给您泡一杯?”

  “成,来一杯吧!”陆翰学坐进沙发,很自然的点燃了一支烟,又很随意的开口道:“对了,说到土法,还真跟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有那么点联系。”
  邓兴安捏茶叶的手随之一抖,撒了一些在杯子外面,脸上却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道:“哦?这我倒还真要洗耳恭听了。”
  陆翰学又是淡淡一笑,说:“其实,这事儿你也是知道的,就是那场两个多月后要在天石县举办的国际农副产品推介展览会,不过都是农民们辛勤劳动的成果,要非说有联系,倒有些牵强了。”
  邓兴安表情为之一变,由装模作样的兴趣盎然变成了实打实的惊讶。
  因为他终于发现,陆翰学竟然真的是来谈工作的。
  听完宋小纯的遭遇,病房里谁都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
  老天一旦不公起来,就会非常的残忍,它特别喜欢把美好的事物撕烂摧毁了给你看。
  没人能够接受那样一个本应该像公主一样快乐生活的孩子,不但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和关爱,就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
  慢慢的,田新桐的眼眶红了,进而有泪滑落出来,用力的抓住萧晋的胳膊,抽泣着问:“萧晋,你医术那么厉害,连全世界专家看不出来的病症都能治好,对小纯也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萧晋一脸黯淡的摇摇头,说:“华医注重的是人体自身内部的调理,如果是发病早期,或许我能找到治好她的方法,但是如今,小纯血液里增殖的白细胞实在太多了。
  就像一场战争,敌军已成围城碾压之势,而守军却已到弹尽粮绝的边缘,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补充守军的体力和后勤,让城池不至于那么早被攻破,但若要解围,还得看外部援军,也就是骨髓配型。

  只有骨髓配型手术成功了,我才能针对她的身体情况寻找和拟订治愈她的方案。”
  “那岂不是还要看老天的意思?”董雅洁问。
  萧晋叹了口气,抬眼望向天花板,一语不发。
  良久,贾雨娇忽然阴森森的开口:“回头你给我一份小纯父母的资料。”

  “好。”萧晋点头,又道,“不过,小纯善良的就像天使一样,她不但一点都不恨自己的父母,还很思念他们,这也是她之前迟迟不肯答应认雅洁当干妈的原因——她怕亲生母亲会不高兴。
  所以,雨娇姐,如果你的手下率先找到他们,要发泄尽管发泄就好,但不要伤了他们的性命。”
  贾雨娇闻言皱起眉,还未开口,就听巫雁行厉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会让小纯回到那种狼心狗肺的爹妈身边?”
  萧晋翻个白眼,不客气道:“这屋子里的人中,就你认识我的时间最短,不了解我的性子情有可原,但是下不为例,如果今后你还会这么想我,我就把你所有的长衫都一把火烧掉,让你光着身子去给人看病!”
  不知道是不是脑补到了那种场面的刺激和羞耻感,巫雁行瞬间就变得犹如喝醉了酒,两抹酡红爬上脸颊,看上去娇艳欲滴。
  董雅洁和贾雨娇见状都高高的挑起眉,心中对于她和萧晋之间已经发展到了哪个地步越发的怀疑起来。
  “身为医者,救人是我的天职,但是,对于小纯的父母,我愿意破例亲手杀一次人!”萧晋又寒声接着说道,“这世间罪恶,无论杀人放火,还是残害无辜,都出于人性之中的恶。
  日期:2017-11-1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