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狐事,我家乡关于狐仙的真实故事。》
第11节

作者: 阳春三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2 09:25:02
  “咱们也过去看看。”爷爷跟鲜儿说。鲜儿憋着笑,点点头。
  三个人来到村北的时候,烧香的人已经散去了,庙前人们临时用石头砌起的池子里,香烟袅袅,还有满池香铂灰。屋里的供桌上,供品满满。
  “这一搬家,这小庙要远近闻名了。”鲜儿淡然说道。“可那样,未必是件好事啊。”
  “是啊!”爷爷轻叹了口气。
  青青看到满桌供品,早己双眼发光。挑好一点的点心,抓了一块,边吃边指着墙上画的蛇嘟囔。
  “你说你个小长虫,你也忒小气了吧,这么多供品,你能吃完。我吃点咋啦,我吃点还省的放坏了糟蹋了呢。”说得有点口干,端起桌上一杯酒一口喝了,“咦,谁家供的酒,还挺好喝的。你个不长进的小长虫,你还跟姐赌气,一个人喝酒有意思吗,以后姐陪你喝好了,没事,你搬到这,姐也不嫌路远,姐不会跟你客气的”
  墙上白蛇画像的脸绿了。
  爷爷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扶着鲜儿的肩膀直不起腰。“我,我要是,是小蛇我会掐死你。”
  “你个小憨货。”鲜儿终于憋不住了。微微一笑,如轻风吹皱一池春水。
  日期:2017-11-12 10:36:06
  村北两山夹峙,中间一道狭长的山谷,朔风呼啸,从山谷中吹出来。小庙在山谷正出口的一座高台上,风势犹劲。
  劲风将鲜儿头上的帽子吹落,青青一把抓往。
  鲜儿长发如瀑散开,眉目如画,肌肤似雪,白衣长袖,随风飞舞。
  “素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爷爷在心里轻呤。
  风越来越大,爷爷脱下长衫,披在鲜儿身上。
  “太冷了,我们回去吧,兄弟。"
  鲜儿脸一红,刚要推脱,爷爷一把按住。他略一犹豫,微微一笑,将长衫紧了紧,转身向村里走去。

  “这几天怎不见胡伯。”爷爷问。
  “跟我回了趟老家,我爹有事,让他留下了。”鲜儿轻声说。
  “哪天我去拜见一下伯父。”爷爷说。
  “算了,以后再说吧。”鲜儿神色黯然,情绪有些许低落。
  日期:2017-11-12 15:54:29
  三个人从蛇仙庙的高台上往下走,刚走到一半,一个人急急的从下面冲了上来,差点撞到青青身上。
  “大兄弟,你看看道行不。”青青双手叉腰说道。
  “大,大姐对不起。”“嗯?你个小丫头片子,一边去。”来人大概有三十多岁,光头锃亮,满脸络腮胡子却象个刺猬一样,大冷的天,跑的满头大汗。
  “猛子哥。”爷爷叫道。
  来的正是砍断妖狐尾巴的王猛。
  “宗子,你也来求蛇仙了。”王猛和爷爷同族,是一个辈分的兄弟,所以很随意。
  “听说蛇仙搬家了,我和我兄弟过来看看。”爷爷说。“你有事求蛇仙?”
  “可不是吗,真他娘的烦心。”王猛挠着秃头叹了口气。“求了蛇仙好几次,也不管用,唉。”
  “对啦,蛇仙庙都是你让张老根盖的,俺这脑子咋就不转过呢,自家兄弟不找,偏去求个长虫。”(蛇仙庙里,蛇精画像的脸又绿了。)

  “啥事,你直说。”
  “这事儿,说来话长,正好,俺那有新鲜的獾肉,去我那,咱边喝边说。”
  “行,走吧。”
  回村后,鲜儿告辞要走,青青听见有獾肉,一步一挪地不想走,被鲜儿斥了几句,才不情愿地走了。
  日期:2017-11-12 17:02:45

  王猛胆大,在我们那是出了名的。他是我们村唯一敢掏五灵脂的人。五灵脂就是寒号鸟的粪。《南村辍耕录》载,五台山有鸟,名寒号虫,四足,肉翅,不能飞,其粪即五灵脂。当盛暑时,文彩绚烂,乃自鸣曰,凤凰不如我。比至深冬严寒之际,毛羽脱落,索然如彀皱,遂自鸣曰,得过且过。被译成白话文后编入小学课文,遂名扬天下。
  五灵脂是中药,还挺名贵。能活血化瘀,止血。可以治痛经,产后淤血,跌打损伤,蛇虫咬伤,健脾消食。
  寒号鸟的巢在飞狐峪的悬崖峭壁中间的山洞里。王猛掏王灵脂的时候,用长长的麻绳,一头系在悬崖顶上的大树上,一头系在自巳时腰上,慢慢的下到洞里,将五灵脂在袋子里装好,让崖上的他爹和他老婆一袋袋的拉上去,最后再拉他上去。
  这个活儿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跌的粉身碎骨。而且,五灵脂很贵重,所以一般搭伙掏五灵脂的都是一家人。以免崖上的人见利忘义,把王灵脂拉上去而把人丢下悬崖。

  富贵险中求。
  这活危险,可获利也大。王猛掏上十天,就够一家人生活两年,所以他家也是村里的富户。
  他整天每事瞎晃悠,偶尔也去赌。赌的不是太大。他老婆也懒得管。
  一个多月前,他老婆回娘家了。他和人约好了去三家铺赌钱,赌到半夜,散了场。他就往家里走,走着走着,看见路边的一个夏天看瓜人留下的土坯屋里,三个人正在赌钱。王猛的手又痒了。

  "兄弟,我跟你们玩会儿呗。”
  三个人默不做声,却开始跟他赌。赌了半天,王猛仔细看了看三个人。
  “兄弟,为咋你们都眼那么小,而且没有下巴呀?”
  三个人嗄嗄怪笑,口中尖叫,“眼小没下巴,眼小没下巴,让你看看眼大的,"说完话,脸上的肉开始一块块的往下掉,很快双眼就变成了骷髅。
  “这回眼大了吧。”三个人凑近王猛,白森森的骷髅嘴一张一合,阴森森问道。
  王猛差点没吓死,扭头就向村里跑。,
  日期:2017-11-12 21:19:41
  王猛一口气跑回家里,进院后,家里养的大黑狗对着他身后狂吠不止。王猛也觉得身后好象有人跟着自己,可扭头看了看,身后却什么也没有。进屋后,反手把门一关,瘫在地上喘气。忽然,他觉得屋里有点冷,而且那种冷是从心里面往外冷,凄神寒骨,对就是那种冷,冷得他浑身颤抖,牙齿咯咯做响。老婆不在家,老爹在別的院住,沒人知道他的处境。
  院里的大黑狗也不吠了,夹着尾巴躲在墙角呜呜的呜咽,好象在哭泣。完了,完了。这个念头不断从王猛心里冒出来。
  日期:2017-11-12 21:52:05
  屋子里越来越黑,越来越黑,黑得好象浓浓得墨汁灌满了整个空间。王猛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他想要大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想开门往外逃,却手脚酸软,一丝力气也没有。
  王猛就要彻底绝望的时候,蓦然,出现了一抹亮光。王猛睁大了双眼,那亮光竟然是一个人头上发出来的,一个幽蓝幽蓝的人头,静静地飘在他前面一尺多远的地方。大大的眼洞,直直的盯着他。
  院子里,大黑的呜咽声也停止了。静,令人浑身发冷的静。

  王猛只觉得头皮发紧,头发一根根竖了起来。
  日期:2017-11-12 22:32:43
  蓝色的脑袋下面,悄然又现出了一双蓝莹莹的脚。那双脚和头之间,却空空如也。那双脚来回跳动,头也跟着不停的动来动去。攸然,那个头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哭声,哭声飘进王猛的耳朵里,他觉得悲从中来,他想起了他年幼时他母亲的死,他想起了他两岁的儿子的病死,他想起了在凛冽的风中挂在悬崖上的艰辛.,他的心里难受至极,他流泪了,呜咽了,继而嚎啕大哭。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然能动了。

  那个头开口了,声音轻柔无比,直入人的灵魂。
  “死了吧,死了好,死了就没有悲伤。”
  王猛目光呆滞,嘴里喃喃念叨,“死了好,死了好.。”走到西屋,抓起一根绳子,将一头扔过房梁,然后,抓住两个绳头,开始打结。
  他的手指僵硬,打了几次结,都没打好,头往绳套里一伸,结就开了。
  那个蓝色的头等的不耐烦了,忽忽悠悠的飘过来,头下面又显出两条幽蓝的手臂,抓住绳头,开始打结。  “去你妈的。”王猛大叫一声,一下咬破右手中指,一指点在蓝色的头眉心位置。
  那个头顿时定在了那,然后,四肢,躯体,五官逐渐显现,蓝光褪去,现出一个中年人模样。
  "猛子哥,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爷爷听王猛讲到这儿问王猛。

  王猛将生辰八字告诉了爷爷。
  "怪不得,怪不得。”爷爷摇头叹道,“你原来是四柱纯阳之体,怪不得那个狐妖和这个恶鬼都迷惑不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