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的不是肉体,不是魂魄,而是他的理智,是他万花丛中过,半点不沾身的潇洒。
  从此,乔苍多出一根轮肋。
  也是三十五岁这一年,乔苍的性,情,风月,被何笙一把火烧起,再无熄灭的宁日。
  周容深为这批军火,为外面关乎何笙的风言风语,黑上了乔苍,他秘密同党中央直属公丨安丨部签下生死军令状,五年之内围剿乔苍为首的帮派,砍掉乔氏大旗,否则便战死金三角,英魂不归故土。
  安娜那几日眉头总跳,逛街时跳,睡觉时跳,她隐隐觉得有一场恶战到来,而赠予她心神不宁的人,便是何笙。
  她只见了何笙一面,便把她记在了心上。
  她从未见过从骨子里这般明艳动人的女子。

  她暗中做了点推波助澜的坏事,外面如今绘声绘色,和她不无关系。
  她找到黄毛,问出了乔苍行踪,得知他最近都住在半山公寓,她试探问何小姐又去了吗。
  乔苍身边下属对何笙很敏感,黄毛眉头一皱,“去不去也叨扰不了安娜小姐的好日子,您何必过问。”
  他撂下电话,看了一眼远处和宋书记打高尔夫球的乔苍,宋省委是广东的第二常委,副书记兼任广州市长,名副其实的仕途一把手,操纵着整个省的生死,也是乔苍名下涉黑产业的保护伞,买通他花费极大功夫,砸了数不清的金山银山,黑白两路惦记宋书记这棵大树的人不计其数,而宋书记却是高瞻远瞩的人物,明白贪得无厌的恶果,除了乔苍,谁也攀不上这高枝。
  撅了黑帮老大的面子,可不是好摆平的买卖,得罪他,倒不如上他的船。

  宋书记摘掉手套,放下球杆,挥手吩咐侍者递来一杯茶,“乔老板,近来特区不太平,你的流言尘嚣而上,愈演愈烈,怕是收不住了。”
  乔苍不受丝毫干扰,全神贯注瞄准远处的洞,手起杆落,又一次津准打入,“那些我不放在心上,又伤不得我。”
  “我劝你克制一些,收敛一些,周容深这个人。”
  宋书记欲言又止,面色荫沉,兀自饮茶,倒是把乔苍的兴致挑起三分,“他怎样。”

  “他的为官之道,和仕途上那些混日子的,装模做样的,贪图享乐的同僚都不一样。很难缠,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乔总最好绕路而行,以免惹麻烦。做生意赚钱嘛,相安无事多好,何必闹得风声鹤唳。”
  乔苍明白宋书记指什么,他现在与周容深最大的碰撞,无非是何笙,若没有这个女人,他们的博弈远远不会开启得这样磅礴,这样提早。
  “多谢您提点,我自有我的打算,不会搅乱大局。”
  黄昏过,天色微沉,乔苍与宋书记从球场分开,乘车回到半山宾馆,他毫无防备进屋,抬头却发现不请自来的安娜,她刚洗了澡,从浴室内走出,衣衫穿得单薄不整,风韵款款,湿淋淋的短发垂在肩头,看到他回来笑得格外欢喜,指了指餐桌还冒热气的汤羹,“我亲手煲的,苍哥要不要喝一些。”

  他脸色无端风波,语气却晦暗,“谁让你来的。”
  安娜知道乔苍的规矩,他不召,就不能出现,不然一定适得其反,她也是黔驴技穷,何笙仿佛从天而降,把她在乔苍身边的好日子仓促打破,她日夜胆颤心惊,她实在按捺不住,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不为自己的前途筹谋打算。
  她柔声解释怕你忙应酬顾不上吃,饿坏身子,过来送一碗暖胃的汤。
  乔苍目光瞟过那碗热气腾腾的汤羹,无喜无怒,连每一丝皮肤都静止,他注视安娜朝自己走近,她试探伸出手,见他没有推开拒绝,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见面三分情,只要她能留下,就还有机会改变对自己不利的局面。
  她故作漫不经心,“苍哥,我今天早晨逛珠宝城,听到许多太太议论你和周局长,还有他夫人。”
  安娜一边说一边替他更衣,将西装褪下后,又去解领带和衬衫上的纽扣,乔苍自始至终站在原地没有说话,表情也极其淡漠。
  “周夫人就是上一次我见到的那位何小姐吗?倒是很漂亮,难怪苍哥也进退两难。连黑白的界限都顾不得了。”
  她偷偷掀起眼皮儿,打量他神情,说了这么多,已经点得不能再透,乔苍依旧不语,她不敢继续呱躁下去,低下头专心致志为他脱衣,这件衬衫和西裤都褪下后,她拿起搭在旁边架子上的睡衣,穿很容易,系绸带时却怎么都绾不好扣子,松松垮垮的,三番五次从肩头滑落,她感觉到乔苍深沉危险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似乎看破了什么秘密,顿时愈发紧张,长着一颗红痣的鼻尖渗出一层细汗。
  当她想要再一次尝试,忽然间,下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扣住。
  她一刹间僵滞,纹丝不动。

  乔苍了如执掌的面容,清俊逼人,寒冽深浓,他不急迫,猫捉老鼠般,兴致勃勃打量她的样子,她越是紧张,仓皇,他越是觉得有趣,女人背地里勾心斗角做的事,比男人间尔虞我诈还有趣。
  他似笑非笑问,“你怕什么。”
  安娜在他强大的威慑力中一抖,“没有。”
  “没有吗?你难道也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他虽然笑着,可眼底的荫郁一览无遗,越来越重。
  莫非他已经知道了。
  乔苍在广东有一张天罗地网,分布东南西北四个角,专门捕猎与他为敌,站在他敌对方的高官政要的机密,以此要挟,反咬,利用或者绞杀。
  区区一个女人的手腕,若不是高明至极,恐怕瞒不过他。

  乔苍两根手指依旧掐住安娜下巴,没有移开,“你最近很忙。”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茫然看向他,与此同时第二枚纽扣仓促解开,露出的胸膛上遍布几颗快要消褪,还能模糊看出轮廓与颜色的吻痕。
  除了何笙,没有任何女人在他身上留下过这样的痕迹,既不会被允许,也没有这个胆量。
  一缕十分诡异灼热的视线在头顶驻留,安娜莫名湿了手心,他幽幽问,“你刚才告诉我,一些人在背后议论,议论什么。”

  “说…”她很有心眼,装作不敢回答,想要乔苍给她一份特权,不论怎样都不迁怒她,然而他不开口,就那么平静等着,她被晾在原处,只好往下说,“苍哥与周容深争夺他的二乃,私下苟且通奸,道上人不满您沉迷女色招惹市局,连累他们一起被周容深打压,生意不好做,常常被条子光顾,有了另谋生路叛变的打算。”
  乔苍发出一声轻笑,喷出的竟不是热流,而是一团瑟瑟凉气,“这么通透的话,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妇人怎么说得出,你这个军师辛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