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时月一个好字没有出口,突然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几个穿着绿色制服的公丨安丨冲了进来。
  齐媛啊的一声叫,连滚带爬的从秦时月的身上下来,钻进了被子里面。秦时月一脸惊愕的挺着水枪,慢慢的软了下去。
  “你们特么是干什么的?还不滚出去?”秦时月愤怒的冲着门口的公丨安丨吼了一声。
  “吆喝,脾气还不小。”从几个小丨警丨察中挤出了一个人来,那人冷笑着说:“接到热心群众举报,有人在这里卖银漂娼。一看你小子就不是什么好鸟,跟咱们走一趟吧。”
  秦时月指了指门外说道:“老子是党校的人,你们知道吗?你们无权抓我。”
  秦时月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心说,老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怎么能提党校呢。提什么党校,不是自掘坟墓吗?
  普通人嫖娼被抓了,无非就是罚点钱罢了。党员干部被抓,影响打了去了,一点个小钱可是解决不了问题了。
  “我还真不知道,这样吧,叫你们党校的领导来认一下人,好不好?”这样的人老子见的多了。不特么好好在党校里学习,跑这来嫖娼。你他妈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吗?是你们乡下吗?这特么是玉州。
  “半夜三更的,还是不给领导添麻烦的好。”秦时月指了指被子里的齐媛说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从单位里过来看我。咱们下个月就结婚。和自己老婆睡觉不犯法吧?”
  说完秦时月就从床上下来,想拿过浴巾包裹下身,不想被手疾眼快的小公丨安丨一把抓了过去。秦时月心里暗骂,***,既然想让老子赤身露腿,老子就露给你们看,反正大家都是男人,谁怕谁啊。
  “和自己老婆睡觉当然不犯法了,可是是不是你老婆谁也不知道,还是去派出所调查清楚的好。”公丨安丨干警认真负责是出了名的,谁也不想将冯京当作马凉,错放了坏人就不好了。
  能在外面解决的事情,一定不要到所里去解决,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不进派出所,大事能变小事,小事能变没事。可是进了所里,没事就能变成有事,小事就能变成大事。
  尤其是秦时月和齐媛偷情的事情,就更不能声张了,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秦时月走到了所长面前,附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所长同志,实不相瞒,我真的是来党校学习。这位也真是我的未婚妻,因为没有领证,所以一时不好证明。总不能将双方家长,领导都叫过来,是不是?这样原本没有事,反而弄出了事情来。我也知道你们出警不容易,这么着吧,我这里有点钱,你们拿出给几位兄弟喝酒去。”
  丨警丨察抓嫖娼,还不就是为了钱,只要出了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谁承想,今天秦时月还真遇见了一位愣种。
  这位所长大人也是分局里的数的上好的人物。若说办案抓贼真是把好手。只是可惜的是,此人太爱“讲道理”。无论遇见了谁,都抱着道理讲上不停。分局领导被他的讲的“理屈词穷”,没了办法,只得将他送到了派出所里当了所长。
  所长大手一挥,将秦时月拿过来的钱包打到了地上:“你这是公然贿赂办公人员你知道吗?这叫罪加一等。”
  “兄弟,大家都是体制内的,这点面子都不能给?”
  “给你面子?你嫖娼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自己是当官的了?来,铐起来,带走。”

  ***,这是给脸不要脸啊。气的秦时月直想骂人。他强压着愤怒道:“你们是城南分局的吧,叫你们局长段晓南来。”
  “对不起,咱们只是牛街派出所的,段局长可不是咱们想见就能见的。”不提姓段的还好,一提姓段的一肚子气。那***讲不过老子,将老子发配到了派出所里,即便是他来了,还是要依法办事。
  “那就叫你们所长来。”他吗的,在玉州市,老子搞个女人怎么了。别说是人家一厢情愿,就是老子霸王硬上弓,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也没人敢怎么我。
  “我就是所长,你有什么事,咱们到所里去说吧。”犯了事还耍横,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再不就是下面县里的小领导。当了点官,就不知道法字怎么写了。老子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牛所长一怒,牛气就冲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秦时月和齐媛抓到了牛街派出所。不但如此,牛所长还给党校去了电话,让领导们来辨认一下俩冒充党校学员的骗子。
  领导们也很生气,党校一条街本来是党校的天下。党校虽然也是学校,但是培养的学生们却很特殊的。他们既不是带着红领巾的小学生,也不是情窦初开的青少年,而是手握权力的领导干部。
  让他们清心寡欲的在党校的宿舍里一呆就是一两个月,即便是个和尚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他们呢。所以党校偶尔开个后门,让他们出来开个小灶,喝个小酒是常有的事情。
  有了需求就有了市场,敏锐的商人们迅速的进驻到了党校附近。于是党校一条街也就这么繁荣了起来。
  这种事情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有了理解,就没有伤害。谁知道这牛所长来到了牛街所之后,就三不五时的到党校一条街来扫荡一次,抓上几个领导干部,然后再给党校的领导们去上赎人的电话。
  这是什么,典型的就是绑票勒索呀。可是这个票党校还得去赎,因为跑的慢了,牛所长还真的敢撕票。到了那个时候,党校损失的就不是面子和钱,而是年轻干部们的前程了。
  进了派出所,秦时月反而淡定了起来。面对所长老牛的询问一问三不理,就是一句话,老子要打个电话。
  老牛说,打就打吧,老子就不信,煮熟的燕子还能飞了。
  当着老牛的面,秦时月拨通了市公丨安丨局局长朱军的电话。
  “朱局长您好,我是小秦秦时月啊。我现在在你们牛街派出所里。”
  副县长在朱大局长的眼中也许就是个屁,可是当过市委书记的副县长就是轰天雷了。这由不得朱大局长不慎重对待。他连忙问秦时月:“秦副县长,你怎么会在那儿呢?”
  “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还是让你的手下来说吧。”
  秦时月将电话交到了牛所长的手中,会讲理的老牛同志开始不淡定了起来。
  牛所长不怕分局的局长段晓南,因为段晓南总是瞎指挥。按照牛所长的说法是,有理胡乱喊,无理瞎胡闹。但是牛所长怕朱军。为什么,因为他从来不讲理——他只下命令。
  牛所长接过了电话,还没有开口解释,就听朱军在电话那头发来了命令:“立刻放人,道歉。”
  牛所长结结巴巴的道:“局长,这个事情他不怪我。是......”
  “无论是什么,你都立刻放人,道歉。”朱军不容置疑的道:“而且今后不许再提起这件事来。”
  牛所长没办法,只得将电话又交到了秦时月的手中。若是到此秦时月建好就收也就算了,不想秦时月对着电话说道:“朱局长,实在不好意思,我受了点惊吓,在你们所里走不动了。”
  日期:2018-04-20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