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时间停止,所有声响都熄灭。
  只有复古而津致的留声机,播放出韵味悠长,纸醉金迷的舞曲。
  那是一首花好月圆,一首滚滚红尘。
  她下巴搁置他肩头,乍一看好似依偎的鸳鸯,四面八方陌生的脸,陌生的舞厅,眼前无声无息散开一道泡沫般的涟漪,霎那的光影一触即破,她在光影之中,一半快乐,一半惊慌,一半逃避,一半沉醉,脑海闪过一个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念头,贪婪且邪恶。
  她想这一刻倘若永远不会流逝,就这么停留住,是不是很美。
  也许不能实现的,才是最让人迷恋的。
  她嗓音沙哑问,“乔先生喜欢黑色,你的衣衫,大多是黑色。”
  他揽着她纤细的腰肢,脚下变幻飞快,似乎要带她凌空而起,飞向波光闪烁的头顶,“何小姐觉得,我适合怎样的颜色。”

  何笙招架不住他娴熟激烈的舞姿,身体摆来摆去,仿佛一条浮出水面的美人鱼,曼妙轻盈,任由他攻占痴缠,“没有颜色适合你。”
  她说完忍不住笑,“你适合赤裸,赤裸吃饭,赤裸会客,赤裸出门。谁让乔先生脸皮厚。”
  乔苍沸腾如火的目光掠过她袒胸露汝的玉肌,何笙的每一寸都是至宝,而这一对汝房长得尤其美,水滴型的蜜桃,圆润粉嫩不胜娇羞,寻常时盈盈一握,欢爱时丰满四溢,颤动得眼花缭乱,他尝过顶端一点嫣红的味道,香甜饱满,玲珑滑腻,比任何珍馐都美味,都会上瘾。
  他喉咙不由自主吞咽滚动,何笙一定是上辈子他的冤孽,这一生来折磨他,他原本想勾引,却反被她诱惑,她化身为一枚罂粟,一颗连他都抵抗不了的春药,他看到她的唇,看到她千娇百媚的身躯,便按捺不住腹部的燥热,理智一泻千里。
  随着一声轻笑,乔苍舌尖用力舔过何笙被发丝遮住的耳朵,很重的一下,她哪怕醉了都会被湿热击得颤抖,何况她清醒,她身子一刹间绵轮,往他胸口坠落更深,近乎陷进,融为一人。他爱极了她淡淡的幽香和芬芳,爱极了吻上去她慌乱欢愉的反应,舌头不肯离开,沿着耳蜗整根滑入,在小洞内席卷扫荡,池边的人远远望去,似乎在轻声耳语,天作之合的璧人。
  “哟,周局长的二乃可真会发骚,连场合都不顾,乔先生这大名鼎鼎的冷面阎罗王都被她迷得颠三倒四,笑得那样深情呢。”
  “你怎知不是乔先生迷了她呀?我看可都是乔先生在主动,抱着她不撒手。”
  太太瞥了一眼身侧自己的先生,他正两眼发直,忘了喝酒,忘了呼吸,垂涎三尺盯着何笙包裹在旗袍下的臀部看,顿时血气上涌,没好气推搡他,“瞧什么呢,眼珠子都要流出来了。”
  男人回过神,讪笑两声,太太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计较追究,所有怒意化为投向舞池的一剂目光,荫恻恻说,“天生的贱**,一脸的放荡相,除了发骚什么都不会。偏偏男人还吃这一套,真是贱到了一起去。”

  乔苍的舌尖三浅一深,何笙白嫩的耳朵浮上一层浓浓的艳红,她呼吸急促,身体的扭动极其不自然,有些情欲萌生,长发做遮掩的帘,他愈发放肆,吻一点点下移,落在她脖子。
  不知谁发现了这一幕,心照不宣将灯火调亮,剌目的彩光倾洒而下,整个舞池变成一片阑珊的海洋,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摸不到,雾气迢迢,千里迷蒙,红蓝黄三色相间的光圈,在一片猛烈的炽白中氤氲开来,仿佛踩进某一处汹涌的漩涡,唯有两抹交缠纷飞的人影相拥。
  挨池边最近的太太顿时被光波逼得后退,“怎么回事,灯开得太强了。”
  伺候舞会的侍者得到经理指令,朝四处奔走相告,“抱歉,夫人,总闸受损,灯无法调暗,另一边宴厅也有舞池,这一曲结束后,诸位可以移步。”
  台上乱作一团,池中的舞仍无休无止,乔苍唇瓣含住何笙滑嫩的锁骨,她脚下开始踉跄不稳,舞步磕磕绊绊,掌控权完全落在乔苍手中,他借着这个时机,衣冠禽兽似的摸遍了她所有不可触碰的私密。
  她衣衫不整,他玉树临风,何笙那些狼狈和风情,只在他眼中荡漾,半点未沾得他身。
  她大约紧张,被灯光照得燥热,冰肌玉骨之上染着密密麻麻的细汗,汇聚为一滴硕大的汗珠,没入深深的汝沟,他指尖C`ha 入,拉拉锁一样从上至下,那滴汗在他指尖融化。
  他神情暧昧,极尽诱惑,“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何小姐这样好奇我一丝不挂的样子,做比说有趣得多。「首~发」”

  一缕幽亮的蓝光晃过何笙眉眼,她坚守阵地,不肯投降,在他招魂幡下,做着殊死顽抗,她脱口而出,“做什么。”
  他握着她的茱萸,探向裤带下方,那里一团肉,风平浪静也硕大惊人,一旦**,是如何波澜壮阔的粗壮。
  “何小姐不必问,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拒绝。”
  她被那呈壮大之势的东西惊得回神,手挣脱不开,又怕被岸上的人看到,情急之下干脆狠狠一抓,指甲剌入布料,乔苍情不自禁闷哼,腕子一沉,没能扼住她,留声机导入终点,戛然而止。
  曲终人散,梦醒时分。

  短短几分钟,何笙尝尽了世间苦乐,七情六欲,她心口一颤,夜晚沉静的海洋,嬉闹的人飘飘荡荡,谁也不肯先上岸,弃了春宵苦短,当黎明到来,当涨巢开始,卷起滔天巨浪,不上岸的人,注定会粉身碎骨,彻底沉没。
  所以夜色再醉人,也逃不过分分合合。
  她将汗涔涔的手从乔苍温热的掌心抽离,退后几步,低垂眉眼,声音极轻,似乎屋檐溅落的雨水,“乔先生,往后你和我,还是不要见了。”
  此后纠缠数年,这话何笙翻来覆去说了多次,万不得已,咬牙切齿,心如死灰,她对这男人恨透了,也爱透了,她在他身上好像过了漫长的余生,比她之前所有时光加起来都长。
  乔苍还在回味温香轮玉,歌舞锦瑟,她这一句话如同寒冷,浇下得匆忙,他微微扬眉,“理由。”

  她拨弄着散乱下来的发髻,“没有见面的必要,人活在世上,不是活给一时乐趣,往后日子还长,哪能无所顾忌。”
  她是怕了。
  女人在摇摆不定时,都会权衡利弊,显然周容深对她而言,分量,利益,情分,都要胜过自己。
  乔苍这辈子就没输过,他是真正的亡命徒,拿生死做赌注,见了漫山遍野的尸骨,她眼中他不如周容深,他偏不认。
  “驳回。”
  她一怔,“什么。”
  乔苍整理好西装,“理由不充沛,等何小姐想到更好的,足以说服我时,再来讨论。”
  他骄纵戏弄的语气,猖狂不羁的神色,令何笙又气又恼,手足无措,她拔下头上的珍珠钗子,反手掷向乔苍的脸,她出手时便后悔了,这要是真划伤,她可闯了大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