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1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干亲虽说有个“干”字,但也是要负起一定的父母责任的。
  当然,那些父辈感情深厚早就有约、或者为了拍马屁巴结人的除外。
  董雅洁不是个不慎重的人,也不会拍萧晋的马屁,之所以会如此“草率”的要认宋小纯做干女儿,除了她确实很喜欢这孩子之外,更多的,却是想从另外一种角度将自己和萧晋的关系再拉近一些。
  他是如父的师长,她是如母的干妈,就像姐夫和大小姨子一样,天然自带暧昧的属性,而且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只要不跨过那条线,连精神压力都不用背,何乐而不为呢?
  再者,她确实如萧晋所说,这一生都是不打算嫁人的,但不管她心里把自己定位的有多么强悍,终究还是一副女儿身,女人基因里无法磨灭的母性是她绝对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她可以对“丈夫”这个概念完全无感,却一样会渴望拥有一个孩子。

  宋小纯漂亮、可爱、聪明,还是萧晋的爱徒,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再合适不过了。
  以她做起生意来那干脆直接的性子,哪有不马上就认的道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宋小纯似乎并不愿意当她的女儿。
  “小纯,你不喜欢我么?”等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问道。

  宋小纯慌忙很用力的摇头,小脸憋得通红,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晋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默叹口气,将她抱在怀里,对董雅洁说:“太突然了,孩子还不了解你,你这么突然说要当人家老妈,总得给人家一点时间消化吧?!别着急,今后你们多相处相处,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董雅洁心里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便笑了笑,对宋小纯说:“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没关系,你不需要马上就作出决定的,好好想想,想多久都没关系,在那之前,我就先当你阿姨,好不好?”
  宋小纯满脸都是愧疚,摇摇头弱弱地说:“阿姨你没做错什么,是小纯不好……”
  “乖孩子!”董雅洁捏捏她的小脸儿,说,“那就当我们谁都没有错好了,今天阿姨来的匆忙,身上也没有能送给你的东西,要不这样,哪天你病好了,阿姨带你回家,家里的东西,喜欢哪个就让哪个当你的礼物,好吗?”

  言罢,她又看向萧晋,问:“说了半天,这孩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
  萧晋目光一黯,扭头望望窗外,伸手从床头桌上摸了一颗之前吐的橘子籽,屈指一弹,打游戏的巫飞鸾便捂着脑门“哎呀”叫了声痛。
  “师父,你又干嘛啊?我这会儿可没招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算是虐待未成年人呀?”小正太大声的抗议起来。
  “是么?”萧晋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你去告我吧!要不要我再揍你一下,然后让你妈拍下来当证据啊?”

  巫飞鸾撇撇嘴,收起手机,走过来牵住宋小纯的手,装出一副憨厚的模样,说:“师妹,今天天气不错,太阳很暖和,我们出去溜溜腿吧,转一圈回来,正好吃午饭。”
  宋小纯不明所以的看向萧晋,就听他柔声说:“去吧!穿好衣服,叫上孙阿姨一起。对了,医院东门外面有一个卖酒酿丸子的摊位,听说味道不错,你们回来的时候,帮师父和这几位漂亮的师娘各买一碗,好不好?”
  听到他让自己做事,宋小纯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跳下床乖乖的穿好衣服,还系上了围巾戴上了毛线帽,然后才规规矩矩的冲众人弯腰告别。
  临出门时,萧晋又喊了声:“记住,花你师兄的钱,想要什么都让他给你买,别动你自己的小金库哈!”
  巫飞鸾一脑袋撞在了门框上,逗得屋内众人忍俊不禁,连他妈巫雁行也翘起了嘴角。

  “臭猴子,你的眼光真毒啊!”待房门关上,贾雨娇就笑着道,“什么都不用说,小鸾那孩子居然就知道你找他做什么,这股子机灵劲儿,简直逆天了。”
  当妈的哪有不喜欢听别人夸赞自己孩子的?巫雁行立刻自豪的抬起了下巴,却听萧晋说:“雨娇姐,你还没养过孩子,不懂这里面的道道,要知道,熊孩子的智商是和他们让你头疼的程度成正比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那么偏爱小纯的原因。”
  巫雁行闻言登时就瞪起眼,刚要开口反驳,忽然想起小鸾是个男孩儿,而且是萧晋的首徒,就算他再怎么偏心,宋小纯都不可能威胁到小鸾的地位,于是瞬间便释然了,只是嘴角不屑的动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她的这些反应,自然被董雅洁和贾雨娇通通看在眼里,只不过她们不怎么了解萧氏首徒的意义,所以只以为巫雁行这个绝美的女人已经被萧晋调教的服服帖帖,心中不由又是一阵酸涩。
  “好了,孩子已经离开,别说废话了,小纯是不是得了很严重的病?”董雅洁出声又问。
  “什么?绑架?还有夏凝海的女儿?”
  龙朔知府衙门的二号办公室内,刚刚接到消息的邓兴安猛地站起身,却因为脑部血液供应不足,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又跌坐回办公椅内。
  闭上眼喘息良久,他才稍稍舒缓一些,对着电话话筒说:“谢谢你张处长,我现在马上派人去了解这件事,小明那边就麻烦你多多……”
  话没说完,就被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打断了。“邓大人,真的非常抱歉,这件案子已经被京城来的国安特派员接手了,我们市局也只是奉命配合,而且……而且……”
  在听到“国安特派员”这五个字的时候,邓兴安反倒彻底镇静了下来,不是不怕,而是知道在弄清事情原委之前,他的权力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与其无畏慌张,倒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对策。

  “张处长,没关系,小明那孩子我一直都疏于管教,性格顽劣,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我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
  邓兴安的话语非常平静,仿佛是在跟下属交代工作一样,让电话那边的市局政治处张处长一阵钦佩。
  “是这样的,令公子受了伤,如今已经被送去了医院监护治疗,具体的情况,刑警队那边还在调查,就目前我所看到的口供显示,是那个萧晋找机会掌控了局面,然后反制令公子并将之打伤的。”
  不知怎的,自从在陆翰学家见到萧晋之后,每次一听到他的名字,邓兴安的右眼皮就会不自觉的猛跳几下。
  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虽不迷信,但心里不可能不膈应。
  此时此刻,他的右眼就正在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这是不是就预示着有更大的灾祸就要来临?
  邓兴安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深吸口气,问:“小明他的伤势怎么样、重不重?”
  “呃……”张处长支支吾吾道,“医院那边的结果我还不清楚,听从现场回来的人说,令公子的两条小腿,应……应该是骨折了。”
  啪的一声,邓兴安握断了桌子上的一支铅笔,额头青筋暴跳,目呲欲裂,身体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张处长说的隐晦,可他听得出来,邓睿明的双腿应该是已经断了,而且愈合的可能性很低。尽管他对邓睿明一直都十分的不喜,但那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一想到儿子的余生有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他的心就像是在被人用刀子割一样。
  日期:2017-11-13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