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4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无瑕撇撇嘴,不满道:“怎么?伤到逆鳞了?不过说说而已就这么大反应,我要是对她动点真格的,你还不得拿你那袖珍小枪打我?”说到这忽然意识到语病,掩唇笑道:“我可不是说你长得小哈,你一点也不小,而且绝对是个坚强硬挺的真爷们儿,我给你这个面子,不去骚扰她们好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李牧野对白无瑕则是言语投机却懒得多说。这恶毒娘们儿喜怒无常,心机深沉,谁都看不透她心里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说多了,指不定哪一句惹她记恨了,就会招来意想不到的报复。此女有孟德对酒当歌的胸怀志气,小野哥对她不假辞色,她非但不介意,反而还会更加敬重小野哥。
  当天下午,李牧野辞别白无瑕,带着老崔搭乘布鲁克的私人飞机又连夜赶回到亚利桑那。
  有能力开发制造军用级别的先进潜水设备的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几家,施罗德实验室之外,北美地区最厉害的当属与合众国海军合作多年的雷霆公司。
  飞机降落在图森机场,刚下飞机就收到玛格丽特传来的消息:雷迪亚珠宝集团遇到麻烦了,铜矿公司的矿场发生爆炸塌方事故,死了不少人,初步调查结果显示,矿场有违规使用违禁物品行为,FBI介入调查,张娜被捕,暂时不许保释!
  我看着你幸福,你可以不必感受我的目光,不知道我的存在。但如果你遭遇不幸,我的目光会带给你温暖。
  李牧野听到张娜被捕的消息,顿时如被高手点中了死穴,立刻将一切事情抛诸脑后,下了飞机便以最快速度赶往张娜在图森城的家。
  张娜陷入了麻烦,很大的麻烦。
  在北美,像张娜这样的身家和定居年限,几乎不存在不允许保释的可能,除非是犯罪极其严重,有极大可能受到严重处罚,存在很高外逃风险的。以雷迪亚五代根基在地方上的影响力,都不能通融的事情其实已经很少了。
  李牧野听到不允许保释这句话的时候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想到娜娜此刻正在某地被临时看押,过着形同罪犯一样的日子。小野哥的心顿时如油烹火烤一般。
  老崔说:“老板你……”

  “叫大哥!”李牧野心情烦躁,口气生硬道:“跟你说多少次了?没外人的时候就兄弟相称。”
  老崔点点头,道:“我意思就是娜姐这事儿已经出了,你着急也没用,现在最要紧是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咱们才好插手。”
  “事情应该不会太复杂,雷迪亚集团是刘麒祖父创立的,张娜的姑奶奶是续弦进的门,对这个集团做出过很了不起的贡献,赢得了股东们的信任,也拿到了大部分股权,但这老太太存了私心,没把财产传回给老刘家,刘麒这人我接触过,是个汉子,所以张娜才会那么信任他,把公司的大权交给他,但那些没拿到权利的刘家人呢?”
  李牧野看着公路两边飞逝而过变幻莫测的灯火,又道:“人心不足本是常态,更何况我干爹那个人从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身上有两大问题,第一就是贪婪,总奢望不属于他的东西;第二不自信,太想在干妈面前证明自己了;总想干一番大事业,六十岁的人了,之所以去搞这个铜矿产业,也是因为这两点,张娜对生意的事情没兴趣,老爹要做什么肯定是由着他去做的,但他就没想过,刘家人能否接受他用雷迪亚的钱来搞这个铜矿公司?”

  老崔道:“那大哥的意思是咱们不用去雷迪亚集团总部了解情况了?”
  李牧野道:“直接去家里,我得先看看干妈,老太太一定急坏了。”
  ??????
  张娜家的房子亮着灯,院子里停了很多车。很多人在进进出出,张礼一直在迎来送往。刘麒也在,出事以后他一直在发动关系试图先将娜娜保释出来,但收效甚微。
  老崔把外表低调,内核颇不简单的凯迪拉克商务越野车停在门口,李牧野拉门下车,径直走了进去。
  有人迎上来用英语盘问:“这位先生,请问你找谁?”

  李牧野看他是个华裔,便用汉语回了一句:“我找我干妈史珍珍女士。”
  那人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口气不善,继续用英语问道:“你是中国来的?”
  李牧野没再搭理他,继续往里走,那人追了上来,试图阻拦李牧野的脚步:“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没经过主人家同意就往里头闯,这可是北美,私人领地受到侵犯,我向你开枪都没问题!”
  这次他说的是汉语。

  李牧野驻足回身,看着他,道:“受累,我问你一句,这是谁的家?”
  那人先是一怔,随即不屑道:“是谁的家都不重要,反正不是你的,不管你来找谁的,我现在问你话呢,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从中国来的吧?”
  李牧野点点头,反问:“怎么?从国内过来的就不许来看自己干妈了?”
  那人语气十分欠打的说道:“最受不了你们这些从国内来的亲戚,不管你有什么事,今天都不行,主人家里出事了,你换一天再来吧。”
  李牧野懒得跟他争辩,转身继续往里走。身后那人怒了,快步追上来,看意思是打算动手。冷不丁被身后一只大手按在肩头上,登时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老崔直接从他身上迈了过去。
  别墅建筑的正门开着,门庭的左侧就是大客厅,灯光明亮,许多人正在里边商量着。
  李牧野迈步走进,许多张陌生的面孔一起转过来看着。李牧野直接锁定了史珍珍,旁若无人的快步走上去,单膝跪地,双手拉住干妈的手,道:“干妈,小野来看您了。”
  史珍珍绝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看到李牧野,她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褪去一身稚气,已然是昂藏伟男儿的青年汉子,讶然道:“小野,怎么是你呀,你这是从哪来?”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不知是想起了张娜还是感伤于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情感涌动下,不禁大哭了起来。
  李牧野站起身来,转身看向一旁面色严峻的张礼,点点头,道:“干爸,我是李牧野,专程从国内来看您二老的,您和我干妈还好吗?”
  “都还好,你有心了。”张礼比较公式化的微微额首,道:“家里有客人,正在谈很重要的事情,你刚到,先上楼休息去,我们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再跟你细谈。”

  话音刚落,外头那人十分狼狈的追了进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就骂道:“他吗的,刚才动手打我的杂种在哪呢?”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就难免良莠不齐。大户人家出来的也未必个个都那么有教养。人渣这种生物的滋生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老崔慢李牧野一步进门,等李牧野把所有关注都带进房间后才悄然闪入,一进门就站在了门旁边不起眼的地方。这小子一冲进来就开骂,看见李牧野便想冲上去动手,老崔忽然横身一挡,直接把他堵回到屋子外面。
  日期:2018-04-20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