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为了请君入瓮,将何笙这只小狐狸诱到自己陷阱中,花费了极大代价,舞会的主办方挨个封口,硬生生把自己出席的消息压了下去,如此大费周折,只是为见她一面,韩北心思通透,在送乔苍往舞会现场的途中,几次欲言又止,乔苍对何笙有些失控,再不扼杀,后果不堪设想,这样的变化连他本人都不知,而局外者已是愈发清晰。
  他未曾开口,乔苍忽然问,“阿北,你说怎样的女人最有趣。”
  韩北透过后视镜打量他,“能碰的女人,都有趣,不能碰的,再有趣,也是祸事。”
  乔苍风平浪静的眉心,一丝涟漪未起,“有夫之妇有趣吗。”
  韩北猛地一踩刹车,停在了舞厅门外,他们两人谁都未动,静坐片刻,“苍哥理智,也沉稳,您自然分得清楚,这个趣味能不能吃。”
  乔苍凝视玻璃外一处霓虹喷泉,是与非,黑与白,真与假,能与否,他比任何人都掂量得清,他自以为风月情长收放自如,他这一路走来,垫脚的女人很多,他还没翻过车。即使所有人都说,你一定会栽在何笙这个女子手上,他现在也根本不信。
  他轻笑出来,推门下车,迈入场地。
  何笙在五分钟后姗姗来迟,乔苍正与两名商贾饮酒,门口泛起阵阵骚动,他下意识回头,风尘味浓烈的女人,场面上从来不缺,可皮囊风尘只显得媚俗,骨子里的风尘,却令人颠倒。
  何笙便是骨骼极美的风尘花。
  她皮囊又出奇的纯情,嫣然一笑,万物失色。

  那眉目含情的脸孔,灿若桃花粉颊灵动,独自从人群深处,那扇流光溢彩的门晃入,来往于衣香鬓影,歌舞升平之中。世间粉黛,胭脂姿容,不及她顾盼神飞秋波荡漾的分毫,柔轮的身姿细柳拂风般摇曳,好似盛开的夜来香,盛开的红莲,惊鸿一瞥举世惊艳,款款而来靡靡诱人。
  剌绣的玫瑰紫旗袍,穿在她身上,真不知妩媚到何种地步,乔苍沉寂淡泊的目光,在她出现一刻,倏而热了,他穿梭过茫茫人海,只望了她第一眼,便胸膛悸动,再难抚平。
  随侍的韩北也发现了何笙,他梭巡四周,撂下酒杯,小声对乔苍说,“周容深没来。何小姐也算一个利器了,把她放在官场,多少爷也得倒下。”
  乔苍喉咙蔓延一股邪火,他漫不经心扯开两颗纽扣,何笙愈走愈近,还未曾瞧见被柱子遮挡的他,几位太太与她打招呼攀谈,她左右逢源,仪态万千,霎时引得满堂瞩目。
  “何小姐这是替周太太来吗?听闻她身子不好,常年养着,偶尔出门也是包裹得严实,我们都无福见她真容。”
  旁边的女人假惺惺捧场,白眼翻得又俏又利索,“反正不及何小姐容貌美丽就对了,否则周局长何必冒险包养二乃呢?”
  “能当二乃是人家何小姐的本事,你们堂堂正室酸气什么呀?再说了,能当二乃当得这么风光,这么恬不知耻,也是何小姐的气度了。”
  她们边说边笑,不给何笙C`ha 嘴的机会,她也不急不恼,耐心等着,端起路过侍者递来的酒,那酒斟得满,她不知故意还是无意,杯口倾斜洒出不少,尽数泼在了旗袍上,颜色倒是不显,可也看得出湿涔涔的。
  几个太太大惊失色,掩唇退后,生怕她赖上自己,何笙这条旗袍有多昂贵,百十来万也拿不下,她丝毫不惊讶,手指掸了掸,朱蔻在白光下折射出比她姿容还妖冶的颜色。

  “这位太太还真说对了,何止周太太,整个广东所有太太加起来,也不敌男人眼中,我何笙一个呀。”
  她咯咯娇笑,那些太太脸色难堪,没好气别开头,她慢条斯理将残留半杯酒都泼在了裙子上,余下一只空杯,摔在挑头羞辱她的太太脚下,“过来找茬,先照照镜子,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转身扬长而去,得意之色还没收敛,被迎面走来的乔苍惊得僵在了脸上,他眼底和唇边深深的笑意,似乎将她这番舌战群儒看得一清二楚,她下意识往旁边相反的方向避开,乔苍一步跨过,拦住她去路,何笙顿时不敢再走。
  她身份本就争议颇大,如果大庭广众下与他拉拉扯扯,势必流言四起,乔苍什么都不怕,她却没法和周容深交待。
  她又拿起一杯酒,假装饮用,实则杯口挡住唇,疾言厉色质问,“你不是不来吗。”
  “我如果不来,不是错过与何小姐共舞的良辰美景吗。”
  何笙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碍了她的眼,乱了她的节奏,竟还想着共舞。
  她闷声不语,趁四下无人,将杯子里的酒水泼向乔苍鞋子,那崭新的白皮鞋,立刻氤氲出一片红痕。

  他敬酒一杯,她不肯吃,他只能罚酒了,乔苍的字典内,从没有无功而返一说。诱惑何笙已不单纯是他的计划,更是他的乐趣,他的欲望,他不容抗拒将她往怀中一扯,纠缠的动作不算过分,可他暗中掌心扣在了什么地方,她自己清楚。
  她红着脸咬牙,“你放开。”
  他不语。
  她再次说,“你不放开,我咬你了。”

  她连张口的机会都没寻到,整个人轻飘飘被拖下舞池。
  她身上是淡淡的山茶花香,那么清雅,不似她美得这般灼烈,他握着她的手,舞池中跳舞的男女,在看到乔苍亲自下来,都有几分愕然,纷纷让路,拥挤到最边缘,片刻后上了岸围观。
  何笙身上婀娜风情的艳丽旗袍在他强行拥抱着她,于舞池中旋转时,被她微弱的挣扎而褪下,滑落至汝房起伏高耸的中央,露出一半,粉嫩的汝晕欲遮未遮,勾得乔苍心神荡漾。
  池边聚满一些从东莞和汕头赶来的商人,他们对何笙不怎么熟悉,却认得乔苍,以为是他的红颜知己,纷纷鼓掌叫好,乔苍倏而带着失神无措的何笙换了方向,用自己身体挡住她的春光和脸孔。
  他托在她腰间的手,快速移至唇边,指尖轻轻一抹,抹去她唇上的嫣红,他竖在自己唇上,摩挲两下,笑了出来,“何小姐今晚是来做交际花吗。”
  何笙不予理会,他仍不知趣,继续说,“与其交际那么多男人,不如交际我一个,他们会的我都会,他们没有的,我也齐全。”
  乔苍薄唇似有似无擦过她娇小玲珑的耳垂,她被酥酥麻麻的触感惹得心神恍惚,不由自主微扬头,高高的天花板上,镶嵌着流光溢彩的水晶灯,灯有七种颜色,每一种都投射下来,洒落他和她的身上,洒落在眉眼间,洒落在那深不见底,蒙了水雾的瞳孔。
  耳畔的喧哗止息,脚下犹如踩了棉花,她听到他缠绵的心跳,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
  她心脏一滞,他何尝不是在此刻动了心弦。
  何笙的舞姿,迷惑了这世上数不清的男人,她却从没有跳过这样一支。﹎犹如一朵沙漠深处的无根之花,经历了千年风沙,千年囚困,坠落在乔苍这片绿洲的怀里,他不一定为了救赎,也许只是吞噬她,毁灭她,让她荡然无存,灰飞烟灭。她堕落深陷,恍惚失神,分不清今夕何年,于他拥着她皮肉与灵魂的旋转中,于一簇簇迷离的灯火下,于他宽厚的胸膛灼烈的凝视,飘过舞池,飘过她十九岁的尾声,飘向她掌控不了的时光尽头。

  日期:2017-12-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