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浩荡车队跟在两侧开路护卫,行驶过大半,何笙也把赢的钱数了一遍,刚好五万块。
  小试牛刀便赢了这么多,她心花怒放,乔苍并不知她喜悦什么,只觉得她笑起来时,当真好看,也不出声惊动,手肘撑住玻璃,握拳轻抵额头,饶有兴味注视何笙的脸,又过了许久,司机在一片静默中递到后厢一张请柬,“乔先生,三日后傍晚的西洋舞会。”
  西洋舞会,在广东,香港,台湾,澳门非常出名,一些达官显贵仿照欧洲皇室晚宴,如法炮制的歌舞筵席,每位来宾都会赠送一张面Ju,戴与不戴随意,这些花花世界,欲望都市,数不清的艳遇与纵情,都源自西洋舞会。
  乔苍打开看了一眼内页,合住C`ha 入门缝,“都有谁。”
  “广东顶级商人,几乎没有遗漏。高官不适宜这种莺莺燕燕的场所,因此官方只是邀请了夫人们。”

  司机说完透过后视镜打量何笙,“何小姐收到了吗?”
  何笙出来时,确实收到了周容深秘书递来的请柬,官方邀请人正室沈姿,不过何笙得宠,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拍她马屁的数不清,这种场合妻妾无所谓,男人的宠爱与风头最重要,她想上位,就必须把自己推销给所有人,处处拔尖儿,她有几分兴致,可听说乔苍要去,顿时没有了,她清冷摇头,乔苍意味不明浅笑,吩咐司机推掉。
  司机一怔,“商人们都到,乔先生不去合适吗?”
  “没什么,懒得应付。”
  何笙竖起耳朵听到这一句,又改了念头。
  车抵达别墅,二楼卧房与书房的窗口黑着,周容深回家最长停留是这两个去处,灯火没亮,他势必未归,何笙松了口气,她没有留意车库之外的树丛后停泊的警车,而乔苍却看得清楚,他邪恶勾起唇角,没有提醒她。
  何笙迈下车,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从口袋内摸出一样东西,反手扔进窗子,“小小酬谢,不成敬意。有劳乔先生折腾一趟。”

  兜不住的笑纹从她皮肤内渗出,她利落转身,乔苍看清那赫然是一张百元钞票,不错,仅仅是一张,躺在她刚刚坐过的位置,真是个不饶人的刁蛮女子,将他今晚给她的戏谑如数还了回来,暗香浮动,月影婆娑,车外她的身姿已被吞没,他怔了两秒,旋即闷笑出来。
  何笙对前方危险毫无防备,哼着江南小调,满心欢喜推门而入,客厅内的灯光霎那亮起,一丝荫森诡异的空气流转,角落处等候许久的保姆一张苦瓜似的脸将她惊住,她顺着手指方向,看到站在窗前喝茶的周容深。
  他笔挺而立,白色的棉絮衬衫,米黄色薄裤,衬得月华如玉,清朗温润,他背对门口未曾回头,一言不发,在灯下沉默,等她解释。
  何笙措手不及,保姆笑呵呵打圆场,“夫人这是去了哪里,怎么肚子圆滚滚的,是不是撑着了?”
  她挤眉弄眼,何笙立刻醒悟,她说去吃了晚茶,路上散步消食,可胃口还是不舒服。
  保姆责怪的口吻,“夫人年轻也不能糟蹋身子,我为您放洗澡水,稍后早歇息。”

  何笙答应着,脚下飞快往楼梯走,她跨过第一级台阶,正想庆幸逃过一劫,幽幽淡淡的声音从阳台飘忽而来,直入心扉,“站住。”
  何笙心里一紧,只得停下。
  “过来。”
  他波澜不惊,口吻满是命令,她不敢忤逆,小心翼翼靠近,在抵达他背后半米之处时,他忽而转过身,将她一把扯过去,她身上染了乔苍的气息,那种烟味只他身上有,何笙慌极了,生怕被周容深察觉,幸而他根本想不到,目光仅仅在她脸上定格,似笑非笑说,“又淘气了?”
  纱帘浮荡,落地窗开了又合上,何笙这才发现司机竟然站在周容深后面,低着头不语,连看也不敢看她,原来是身边出了叛徒,把她的行踪告密了。她飞快想着借口,舌尖无意识舔过嘴唇,雪缎的柔滑卷土重来,她想到自己几个月前闲来无事的成果,眉开眼笑,“我去了绸缎庄挑布匹啊,你等等。”

  她回头让保姆拿她库头放置的盒子,片刻后保姆取下,递到她手里,她笑得春情荡漾,指尖仿佛启开了香炉,袭袭雾气浓烈逼人,“我看你常用的那块手帕旧了,知道你顾不上换,又爱干净,特意绣了新的,我这么好的心意,你还舍得怪我贪玩吗。”
  周容深接过手绢,朝着散开的灯光抖了抖,银白色的绸缎,她倒是会挑,绢尾绣着红梅,针脚手法都很好,看得出花了心思,只是后来她兴致没了,中央浮在水面的鸳鸯敷衍了事,好似乡下的大鹅,又肥又丑,大小不一。
  他嗤一声闷笑,到嘴边的斥责化为乌有一扫而光,只剩下好笑,“你养的鸳鸯,伙食不错,肥肥嫩嫩的。”他压低声音,“像极了你在库上撅起的屁股。”
  何笙本想讨赏,结果挨了一通奚落,又羞又气,伸手去夺,“周局长哪有半点当官的气度,满口荒唐,我不是头一次绣吗。等我功夫好了,我还不送你了呢,你千金难求!”

  周容深举过头顶,不让她得逞,她比不得他高,也比不得他勇猛,怎样激烈跳脚,吵闹,争夺还是够不着,整个人伏在他胸口,在他戏弄温柔的注视下,急得面红耳赤,周容深逗够了,便攥在掌心,另一手托起她臀部挂在怀里,直奔二楼,“皮痒了,是时候收拾你。”
  他顾着抱她,手一松,还是被何笙得逞,她夺过手绢,丢向楼梯下,细弱的双腿箍在他腰间,红唇贴上周容深脖子,舌尖若有若无扫过,留下一趟濡湿炙热的水痕,她感觉到他身体紧绷,隐隐颤栗,被她的勾引撩起了欲火,笑得愈发狡黠,“周局长打算怎么收拾我呀。”
  她这副发骚的模样,看得人心猿意马,周容深一声不吭,径直关上房门,将她往库上一抛,西装和裤子大了一号,轻而易举脱落,只剩下修长的白衬衫,刚好盖住私密,却因她分开双腿匍匐跪下,身体翘起一道横梁的弧度而春色乍谢,胜雪肌肤在昏黄灯火下泛起层层蜜光,媚态天成。
  周容深解开束带,从后面骑跨她臀上,掀起衬衫,隔着丨内丨裤抵住,滚烫的家伙戳破了蕾丝,绽开一个小洞,他轻轻一探,水色朦胧。
  何笙扛不住他重量,只能更大敞开双腿来维持平衡,他含住她耳垂,温热的气息涌入,直抵心窝,她溢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周容深并不是没有在她身上嗅到其他人的气息,他心底升起一个念头,盘旋一个人名,终是在这场忘乎所以的情事中淡忘,这一忘,便葬下了多年后满山血雨屠杀的祸根。
  几日后傍晚的西洋舞会,何笙特意吩咐周容深的秘书打听乔苍去不去,得到的答复是不去。
  她再三确认,都没有更改,才放心赴了这场应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