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心道,多半还是这个原因吧!
  顾秋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听到左家这消息后,他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不只是他,很多人对此都不明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顾秋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听到左家这消息后,他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不只是他,很多人对此都不明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左书记现在是左家的大梁,左家为何还要如此排斥他呢?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顾秋决定亲自回东华省一趟。
  也许老爷子能解开这个迷。

  这是顾秋进京之后第一次回东华,也没有惊动其他人,只有盼盼和她的老公过来接机。
  夫妻两人先是去看过儿子,这才赶到家里。
  大部分人不在家,都忙工作去了。只有老爷子和伯母两位长辈在家里。
  顾秋先去老爷子那里问好,从彤则把自己从京城带回来的糕点给老爷子。

  老爷子笑骂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想干嘛?贿赂我吗?”
  老爷子最疼爱从彤了,对于一个长辈来说,没有什么比孝顺更重要。
  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大家庭,更是注定这些。象二嫂这种三天二头瞪鼻子上眼的女人,非常的不讨大家欢心。
  看到顾秋两口子回家,老爷子问,“你不要京城好好呆着,跑回来干嘛?”
  顾秋在京城那边,主要工作都交给几位副职去办,他只落得个清闲。
  因此他在与不在,都不是很重要。

  顾秋道:“好久没有回来看您了,今天特意回来的。”
  老爷子道:“小彤,你去给我泡杯茶来。”又指了指顾秋,“你过来。”
  顾秋知道,肯定又是下棋。
  老爷子潜心研究棋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家里没有人能下得达他。
  这并不是大家放水,而是真的技不如人。
  顾秋坐下来,“我棋艺不行!爷爷。”
  “这么多年,我都白教你了?如果没有进步,给老子站墙角去。”
  老爷子的体罚,经常是罚人站军姿,贴着墙壁站着,几个小时不许动。
  全家上下,基本上没有人能幸免过。
  从彤泡了参茶过来,放在老爷子旁边,又给顾秋端过来一杯,然后站在旁边看着两人下棋。
  虽然从彤不下棋,但是她必须懂。
  棋场上的规定,走法,从彤都熟记于心。
  老爷子蛮欣赏地看了从彤一眼,她不象其他女人,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一下。不喊她不动。
  而从彤懂得怎么关心,体贴老人。
  此刻她很文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两人下棋。
  顾秋落子后问,“爷爷,我有一事不明白,您帮我琢磨琢磨。”
  老爷子提子凝眉,“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回来肯定没什么好事,是不是关于左家的?”
  顾秋笑了,“还是您英明,这件事情困挠在我心里很久了,如果不解开这个心结,只怕是寝食难安。”
  老爷子提炮上阵,看了顾秋一眼,“你想知道什么?”
  顾秋道:“左家最近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了,左家的老大走了,为什么不让左书记接管左家?太奇怪了!”
  老爷子没好气地回答,“这我哪知道?你应该去问姓左的才对。”
  顾秋见到老爷子脸色不好,鼓起勇气道:“哪能问他们?左家对我们意见这么大。”
  “你不是跟左家那丫头关系挺不错吗?”
  顾秋两眼一翻,爷爷啊!你没看到从彤在这里吗?旁边的从彤果然脸上发红,显然在是不好意思了。
  老爷子提起“车”,“将军!”
  顾秋上“士”。

  “爷爷,当年的事情,其实也怪不了你啊,他们为何如此耿耿于怀?”
  说想当年的事,老爷子愁云密布。
  那是战争年代,老爷子跟左老爷子的弟弟一起出战。老爷子是指挥官,左家老爷子的弟弟是参谋长。
  当时情况危急,敌人把他们这支部队围了个水泄不通。为了保存实力,老爷子决定分部突围。
  左参谋长在突围过程中,为了掩护撤退老爷子不幸中弹。老爷子当时也是拼命抢救,把他从战场上抢了回来。
  突围成功之后,左参谋长最终还是因为失血过多,不治身亡。老爷子自己也在这场战争中受伤,不过他便挺过来了。
  为此,左老爷子对他记恨在心。
  当时左参谋长的确是替老爷子挨了一枪,可老爷子也尽了全力,拼着性命把他从重围之中抢了出来。

  象这种情况,也不能完全怪谁。左家为什么如此记恨在心呢?
  顾秋有点想不明白。
  而老爷子说的,也只有这些。
  今天顾秋回来,更是想知道,整个事情的背后,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可不管他怎么问,老爷子就是不说。

  下了一盘棋,老爷子就说不下了,骂顾秋棋艺太臭。然后自个儿走了出去,到院子里弄花花草草去了。
  晚上问老爸,老爸也说不是太清楚。老妈就更加了,只是叫顾秋好好工作,其他的事情不要去多管。
  在家里呆了二天,老爷子都不肯说什么,顾秋只好返京。
  回到京城,顾秋总是隐约觉得,这中间肯定有内幕的。

  但这些事情,年轻人都不知情。
  又过了一个星期,左家老大已经出殡了。
  顾秋去拜访左书记,左书记除了有些憔悴,也看不出其他什么。仿佛他对家里谁当家这一事,并不放在心上。
  沈如燕比左书记的情况要好,她还是象以前那样,很热情。
  听说左书记明天要离开京城,顾秋回去之后,准备了一些礼品去送他。
  出人意料的是,沈如燕这次没有随老左一起走,她留下来处理一些事情。

  因此送走左书记之后,顾秋碰到了沈如燕。
  邀请沈如燕到茶楼里坐了会,顾秋就说起这事。沈如燕道:“按理说,这些事情我不应该告诉你。可既然关系到两家的将来,我还是说了吧!”
  沈如燕道:“我也是刚刚知道不久。”
  她看着顾秋,“这件事情,只能出我之口,入你之耳,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晓静。”
  顾秋点头说是,沈如燕才道:“关于左家和顾家的恩怨,据我了解的真正原因有二个。第一是因为老爷子的弟弟在战争中,因为掩饰你爷爷而中弹身亡。”
  顾秋说,“这个我知道,也只说了。”
  沈如燕说,“这只是导火线,其实这种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爷爷。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两家彻底决裂了。”

  顾秋知道这才是关键,所以屏气凝神,听沈如燕说出真相。沈如燕道:“你爷爷在那次战斗中受伤入院,其中认识了一位女护士。这位女护士究竟长得怎么样?我也没见过,不过听说非常漂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