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2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拨开衣裳之后,显现出来的本该是胸膛,但韩稳男拨开胸口的衣裳,露出来的却是一团柔和的五彩霞光。那团霞光,绽放在他的胸口,好像代替了他的心脏一般,随着他的呼吸一下接一下的搏动。
  我仔细盯着那团霞光,虽然无法感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却从其中感应到一股沛然到极点的生命力。那霞光露出之后,四周的空气似乎都清新了起来,我每呼吸一口,都感觉自身精力提升了许多。
  韩稳男重新掩上了衣服,无奈苦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但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个东西,我才知道,我一向引以为傲的韩家,原来不过是西城山洞天的一个分支;也是因为这个东西,我们韩家不光安然度过了危急,甚至得以重返西城山洞天,而我,也得到了一个镇魂宫宫主的位置!”
  韩稳男声音之中似乎带着些悲怆,说完这些,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不知道那团五彩霞光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东西,但能使韩家重回西城山洞天,能使韩稳男坐上镇魂宫宫主的高位,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之物。
  只是从韩稳男的表情来看,他在西城山洞天的日子,只怕也有颇多不如意之处。

  但人生在世。又有几人能全然如意呢?
  我叹了口气,张张嘴,有心想说原谅,但“原谅”二字,从我一个大男人口中说出来,还是对另一个男人,难免有些怪异。
  沉默片刻,我想让气氛轻松一些,便将话题引到了另一个地方,打趣问道,“韩兄方才说此行约我前来,还有一件事情,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呢?难不成是想让我自己猜?”
  闻言,韩稳男似是看出了我的意思,闷闷一笑,脸上阴霾消融不少。也同我打趣道,“那周易你猜猜看。这样,若是你猜中了,我们西城山洞天,此次罗天大比之中,保证不与王屋洞天对敌,并且尽力帮助王屋洞天保住魁首之位,你看如何?”
  他的话让我不由一惊。
  十大洞天之中。西城山洞天可谓举足轻重。西城山洞天排行第三,论实力,与当初王灿父亲还在世时的王屋洞天相比也所差无几,到如今,更是最顶端的存在,有非常大的机会去争取魁首之位,韩稳男就这么简单几句话,就放弃了魁首之争?甚至还要帮助王屋洞天?
  我心里只觉得荒诞,之前陆振阳说放弃魁首之争时,我还能理解,毕竟灵山福地本就只靠他一人,他完全有能力全权代表灵山福地,而且他对我的确也有事所求。可韩稳男本身在西城山洞天里地位就颇为尴尬,居然也毫不犹豫放弃魁首之争,着实让人起疑。
  沉思片刻,我心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韩稳男所求之事也非常重要,甚至背后可能有西城山洞天的授意。
  我从不怀疑韩稳男的人品,但同样的,我也从不怀疑他对家族的忠诚。从他的话里,我很担心是不是韩家,或者说西城山洞天,把什么主意打到了我头上。

  一旁王灿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里带着万分希冀。
  有西城山洞天的支持。再加上之前陆振阳的保证,这次罗天大比中,王家想保住魁首之位,几乎板上钉钉。站在他的立场上,自然希望我快些猜出。
  但我却心知事情绝非那么简单,原本调笑的心思也消失一空,我没有理会王灿的目光,只是凝重的盯着韩稳男,摇摇头道,“能让西城山洞天下如此血本之事,必然十分重要。我猜不出,还请韩兄明示。”
  韩稳男看我表情不对,微微一怔,随机反应了过来,苦笑道,“周易你不要误会,此事与韩家无关,与西城山洞天也没有关系,纯粹是我个人的一个请求。”
  个人请求?我更加不明白了,依旧皱眉看着韩稳男。
  他继续解释道,“罗天大比虽然关乎真龙脉分配问题,但西城山洞天对我此行却没有太严苛要求,只要保住十大洞天地位便可以了。所以我们本就无心魁首之争,自然可以帮助王屋洞天,你莫要多心。”

  说完,他也不等我猜了,干脆将自己所求之事和盘托出。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凝重的开口道,“这件事是关于一个故人之事,那人跟你也有交情,是玄学会的……叶翩翩!”
  听他说出这个名字,我的目光一下便凝滞了起来。
  叶翩翩?他怎么忽然提起了叶翩翩?
  叶翩翩的名字,已经许久没听到了。自从当初玄学会后山一别,我也许多年没见过她。
  但这不代表我忘了她。

  在陆子宁手下经脉尽废之时,是叶翩翩照顾了我两个月;修炼巫炁之时暴露时,也是叶翩翩将我送走。
  当初我从杨开臣那里得知叶翩翩深陷囹圄之时,我本打算前往蓬莱岛就她,但很快我自己便迟疑了。
  叶翩翩本是玄学会的副会长,又是老会长一手养大的徒弟。在玄学会之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她的生活本该平静无忧,正是因为我,才让她身陷囹圄。
  即便我去救走她,又能如何?她和老会长的感情不可能割舍,与玄学会的关系也不可能了断。留在蓬莱岛,反而才是最合适她的。
  当然,这是我以前的想法。
  等到在殷商王陵中,看到那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从青铜巨棺中出现时,我便知道了,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毫无疑问,那所谓的“长生之门”的钥匙,叶翩翩也是其中一枚。
  如此一来。我的一切推测就都错了。叶翩翩原本的生活,或许并不像我想的那般平静无忧,她和老会长之间的关系,也一下子变得莫测起来。
  明白这件事之后,反而让我重下决心,一定要救叶翩翩出来。只是我心里也明白,既然她是所谓的“钥匙”。玄学会一定会把她看的很死,轻易不会给我机会。
  按照我本来的打算,等我修行到能战胜阳神天师之时,便去蓬莱岛走一趟,不管能不能把叶翩翩救出来,我总得去做个尝试。却没想到,还不等我有所行动,韩稳男却是忽然说起了这件事。
  我不知韩稳男的打算,犹豫着准备出声发问,韩稳男却是率先开口,直截了当的对我道,“叶翩翩被拘禁之事,你应该也知道了。实不相瞒,我打算把她救出来!”
  “救?”我一怔,旋即才反应过来,当初在玄学会里,韩稳男对叶翩翩,似乎也有追求之意……
  沉默了片刻,我脑子里有些乱,沉声对韩稳男道,“我也想过去救她……不过这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韩稳男点点头。“没错,此事的确需要我们从长计议。事实上,当初韩家用那半条真龙脉换取我进入殷商王陵机会之时,我曾附加过一个条件,就是让玄学会放了叶翩翩。但是,他们想都没想便拒绝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老会长那层关系在,他们没办法干涉叶翩翩的事。直到后来,从殷商王陵里走出来之后,我才隐约听说了一些事情,叶翩翩似乎……似乎非常重要,所以玄学会才不放人。”

  听着韩稳男的话,我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日期:2017-11-1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