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霆不知道邢振出了毒计,龚新亮操起了屠刀,想要给他搞一个一刀两断。他正悠然的躺在人间天堂的头号包间里,享受着国民新四大名妓给他带来的超凡体验。
  正如邢振猜测的一样,这人间天堂和雷霆之间的确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人间天堂的老板叫任满堂,虽然他操着一口粤语,却并非是广州人。大河县的老人们都认识他,他任满堂就是大河本地的一个小混混。
  小混混任满堂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坑蒙拐骗门门精通。这小子年纪不大,却积攒了丰富的进看守所经验。三不五时就要去所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在大河县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另类的名人了。
  任满堂犯的那些个事情虽然不少,可是都不太大,够不上死刑够不上蹲监狱,就是去看守所里住上几天,然后吃上几顿免费的午餐。

  若是就这么着下去,任满堂即便是再混十辈子也当不成老板,更建不起人间天堂。让他生命发生第一次重大转折的事件,是他一次醉酒之后,将同是小混混的张三还是李四打爆了一只眼睛。
  在小混混的哀鸣中,任满堂一肚子猫尿化作了汗水,都流了出来。在那个年代打人致残可是一项重罪,不是后来有两个臭钱就能逍遥法外的。再加上严打在即,任满堂没了办法,只得脚底抹油扯呼。
  任满堂爬上火车跑到了广州,找了一个做假证的,花了五十块钱办了一个假身份证。
  办假证的老师傅很有才,对他说,你这个名字不好啊。叫什么不好,偏要叫瘪三,这样的名字注定一辈子混不好了。看在你是我这个月办的第九十九个假证的份上,我就送你个名字吧。

  假证老师傅大手一挥,就写下了后来震惊大河的一个名字——任满堂。老师傅说,花满庭院人满堂,金玉无穷福临头。你小子叫了这个名字,就等着发财致富,飞黄腾达吧。
  广州人信八字,讲姓名。说什么金木水火土,谈什么生辰福祸。不知道是这套当时被禁止的学科真的神奇,还是应了树挪死人挪活的老话,任满堂改了名字之后,整个人的气运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任满堂在广州混两年,就被广州的一个大富豪钱如海收在身边,当起了小跟班的。
  钱如海黑白通吃,脚踩商政,挣的钱是车载斗量,数也数不清,查也查不明白。
  有钱人多好色,钱如海自然不想破例。让人知道了反倒会怀疑他作为男人的行动力。所以他在外面也养了三五个小妾。

  又有钱又好色的大老板钱如海偏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其实应该叫优点,那就是怕老婆。钱如海的老婆是他的发小也是他的初恋,还是他的患难之交。
  这个女人没有罗璇美丽,也没有黎志玲有智慧,更不像吕萧萧那样,有一个有权有势的老爹。她就是一个闲时做饭,忙时干活的普通女人。可是就这么一个普通女人,就能抓住钱如海的心,将他提在手心里,捏成粉丝,揉成面团。
  有人说这是伟大的爱情,也有人说这女人是钱如海的福气,还有人说这是钱如海懂恩情,更有人说这女人是大智慧。
  无论哪一种说话,钱如海都不置可否。因为钱如海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和老婆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传说中玄乎莫测的爱。
  书上说爱情是甜蜜的,可是他们这辈子吵架的时间随便扣下一小角都比甜蜜来的多。书上说,爱情是感天动地,痛彻心扉的。可是他们这一辈子,有唠唠叨叨,辛辛苦苦,也有过那么一丝甜蜜,就是不知道心痛是个什么样子。
  爱情是什么,谁也说不清。但是钱如海觉得,爱情绝不只是书上说的卿卿我我,缠绵悱恻。也不是看你一眼,桃花开上三生三世;没有你在,冰雪万里无垠。
  爱情是平凡的斗嘴,是家庭生活的繁琐,是儿女缠腿的牵挂,是夜不能寐时,身边的呼噜连天。总之一句话,爱情是平凡,不是想象里的那个牛角尖。

  平凡的老婆就是钱如海的幸福,平凡的老婆就是钱如海的运气,平凡的老婆就是钱如海的命运。
  所以无论钱如海操了什么样的女人,给她们买了什么样的首饰,送了她们多少的钱,只要老婆摇一摇手里的铃铛,他立刻就会摇着尾巴,欢快的跑到老婆的面前。
  作为一个小混混,任满堂很不理解钱如海的想法。有的是细皮嫩肉的翘娇娘,齐刷刷的撅着屁股围着他跳舞,他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做一个花间的真男子呢?
  那个满身鸡皮的老女人到底能给他什么?是满满的亲情还是温柔的抚慰?特么的,这有钱人就是病多,有了钱,脑子都烧坏了。若是老子有了钱,就建一个Ji院,叫人间天堂。每天开业之前,让一群又一群臊娘皮都撅着屁股在老子的胯下一个一个的起床。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你不理解的事情,也总有你不喜欢的路数。像钱如海就是一条路,他伸出手掌,总是在手心能找到老婆的纹路。看见同样的线条,他就能找到心灵的归宿。而混混任满堂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归宿——钱如海的第一房姨太太。

  一次钱如海对任满堂说,小任啊,我最近忙,没时间陪小绿。你陪她去逛逛街吧。
  钱如海之所以信任任满堂,那是因为任满堂这家伙着实是丑。任满堂尖嘴猴腮,满面的青春痘都长成了毒瘤。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块腐肉爬满了蛆。所以让这样的人去陪女人最是放心可靠。
  但是哪成想,三次街一逛,任满堂居然逛到了姨太太小绿的床上去了。这个事情,令大家佩服任满堂的同时,也直接的证明了,搞女人,相貌和金钱永远不是第一位的。什么是第一位的,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就像灰姑娘没有穿上水晶鞋之前也洗过盘子;白雪公主在王子帮她洗白之前,她也睡过小矮人的床一样,生活中的际遇总是那么的富有传奇色彩。

  白马王子不一定都是一脸阳光,满身腱子肉的英俊男子,更多的可能是钱如海这样体阔腰圆,满是铜臭味的半百老人。
  很快这位思维敏捷的老人就发现了他的女人小绿和他手下那位面目狰狞的奇男子之间的小秘密。正当他想抓着这两个不知廉耻的男女去浸猪笼的时候,这一对狗男女居然卖了他的房子,卷了他的钞票跑路了。
  老人们都相信,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钱如海派了得力干将,去任满堂的老家,即便是挖坟掘墓也要将任满堂给找出来。
  干将们在陕西的大山里,转了一个多月,吃遍了数百种面食,最终灰头土脸的跑了回去。干将们气愤的对钱如海说,老板,陕西根本就没有那么个地方。还什么迦毗沟,菩提岭,那不是佛祖出生的地方吗?
  钱如海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么大的势力居然败给了一个做假证的。不过经过手下的提醒,他想到了一个道理。看来这是自己太花心,佛祖显了灵,要给他点磨难啊。这么一想,钱如海就收起了手中的网,放任任满堂和小绿在江湖里逍遥自在的游泳去了。

  日期:2018-04-19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