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659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他这样讲,陈功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最后这一关不好过啊,他老是这样卡着,案子还怎么办?这老小子住进了医院不会是耍滑头吧?
  想到这里,陈功便看向张泽光道:“张检,我知道你平时做事慎重,但是如果一味慎重,案子迟迟办下去,那就是我们的失职了,这个案子如果出什么差错,我来担着,你看行不行?”
  张泽光听到陈功此话,心里不由地一振,说道:“陈书记,我不是怕担什么责任,主要还是想把证据搞的扎实一些,不过既然陈书记你这么讲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让谢飞同志尽快去办吧。”

  陈功听了他的话,就寻思了一下,觉得张泽光是不是就要想要他这句话,怕自己担什么责任。
  心里这么一想,陈功就是有些不屑,这个张泽光也太世故了,虽然很听话,可是做事没什么担当,那怎么能行?
  不过,张泽光也快退休了,自己也不能多说他什么了,等到新换个检察长再说吧。
  与张泽光谈了谈,陈功就回去了,等到他走后,张泽光就给谢飞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去向陈功专门请示一下,对李全友一案立案调查。
  谢飞接到他的电话,心里便是感到奇怪,李全友的这个案子如果要立案的话,检察长批准就行了,干嘛还要请示陈功?政法委书记可是不具体负责案件,即使他去陈功那里请示,陈功也不会理会啊。
  但是张泽光坚持让他去请示陈功,谢飞只好服从命令,便是拿着材料去找陈功了。
  而这个时候陈功刚好从医院回来,在办公室里头还没有坐稳身子,谢飞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一看见谢飞,陈功还感到有些纳闷,等到谢飞把事情一讲,他却是感到愕然了。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立案侦查

  陈功没想到张泽光会让谢飞专门过来找他请示这个事情,他虽然在病房里说,不用张泽光承担什么责任,可是他那只是口头说,而现在张泽光的意思,那是要落在纸上。
  张泽光这么搞,就是有些不地道了,他是政法委书记,是不能干涉具体案件的,最多是协调,他不可能直接决定案子怎么办,到时候让别人知道了,可是他的一大罪名,这个老小子,不是在挖坑给他跳吗?
  看了看谢飞,陈功心里头有些生气,谢飞的心里也很忐忑,因为他也知道这个道理,现在来找陈功,真的不大合适。
  寻思着怎么办,陈功想了一会儿说道:“张检为什么迟迟不批准立案?”
  谢飞道:“他还是觉得证据不扎实,有点拿不准,我都催他好几次了,他都没有签字。”

  想不到张泽光是这样的态度,陈功冷冷地道:“这么说来,他是不愿意办这个案子了?”
  谢飞看了他一眼,道:“也不是不愿意办,还是魄力不够,张检这人太稳重了,可能是面临退休了吧,考虑的事情就多,我都为他着急。”
  一看到是这种情况,陈功的心里就更加生气了,张泽光原来是这种态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让他提前退休,让能干的检察长上来,不能让他呆在位子上尸位素餐。
  “谢飞同志,这个字我不能签,如果你们认为能办的话就办,不能办就不办,你回去把我这个话跟张检讲一讲,我是支持你们办这个案子的,但是程序上不能这么走,好了,你先回去吧。”陈功向谢飞下了逐客令。
  谢飞听了,心知这事主要怪张泽光,他都说了陈功不会签这字,可是张泽光非要让他来,现在好了,他让陈功给批了一通,弄的很难看。

  想了一想,谢飞便对陈功道:“陈书记,其实这个事情也就是履行一个手续,只要张检签了字,我就可以把李全友给抓起
  来了,我一直想办这个案子,但是张检有顾虑,所以我才会主动过来找你,向您汇报这个事情。”
  “他有什么顾虑?”陈功闻声便问。
  谢飞暗中看了陈功一眼,说道:“这个,陈书记,李全友不是张省长面前的红人吗,主要还是看了他的面子吧。“
  陈功闻言,便轻拍了一下桌子道:“什么红人黑人,什么张省长李省长,搞的这么庸俗,他们哪一个有超越法律的特权?”
  陈功这么一讲,谢飞立刻给吓了一个哆嗦,但是很快他就佩服起陈功的这种态度了,如果张泽光有陈功的这种魄力和胆略,这个案子早就办成了。
  “陈书记,我也跟张检讲过这话,可是张检还是太谨慎了,我也没有办法。”
  陈功冷眼看了谢飞一下,道:“他这不是谨慎,他这是明哲保身,如果我们的干部都想着明哲保身,那事情谁来做?我们的宏伟目标难道只是喊喊口号就能实现了吗?谢飞同志,我看你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你却作不了主,这个案子,你全权负责,如果张泽光不签字,你也不用管,想办法办。”
  陈功当着谢飞的面表达了对张泽光的不满,他原以为张泽光是一个十分老成的人,做事非常稳当,但是他现在是太稳当了,物极必反啊,成了老滑头了。
  谢飞听了他的话,连忙点着头,他深切感受到陈功作为省领导的魄力和胆略,什么都不用讲了,他就按照陈功所说的去办,把案子办的漂漂亮亮的。

  从陈功那里离开后,谢飞就又回到张泽光那里,把一些情况跟张泽光讲了,张泽光此时也关心着这事,一看他回来,便问三问四。
  谢飞一琢磨,既要把陈功的意思传达给他,但是也不能说的太露,别把张泽光给吓着。
  所以谢飞就委婉地讲了一讲情况,就说陈功不签字,但是案子还是要办,而且说的很严厉,不办是不行了,不办他的局长一职都可能被拿掉。
  谢飞讲的尽量严重些,但是又不让张泽光觉得对他会有什么不利,给张泽光一点面子。

  听了他的话,张泽光心里一盘算,能想象的出陈功可能会很生气,因为他让谢飞去签字这事,确实是不大妥当,陈功如果糊涂,可能会签字,但是显然陈功不是这样的人,他玩这招,有些太浅薄了。
  “怎么办,张检?”谢飞最后看了张泽光一眼说道。
  张泽光感到无路可退了,与其再瞻前顾后,不如下决心干吧,否则到时候有可能是里外不是人,陈功生了气,他现在不好交差了,看来只有按照陈功的要求办了。
  张泽光总算是下了决心,签字同意谢飞对李全友立案侦查,先把人给抓起来,然后再给李全友定罪。
  看到张泽光终于同意了立案的决定,谢飞的脸上立刻兴奋起来,老张同志看来还是压力不够,如果压力够了,事情也能做,他之前多次提出要求,老张同志都没有什么压力,现在陈功一生气,压力终于升上来了。
  日期:2018-10-2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