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阴阳先生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第114节

作者: 元気蛋包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给我再开口的机会,她便走出了病房。留下我一个人发呆,想着她这句话,她为啥要告诉我这个呢?按常理来讲,应该只有三个答案。

  A:她也忘不了我,所以特地告诉我,让我从那个电线杆子手上把她抢回来。
  B:她得了一种只要是结婚就会死的病。
  C:我出现了幻听。
  可是后面的那两个答案怎么想怎么不靠谱,但这根本不可能啊,难道老天爷真的开了眼么?
  我自己开始在病床上胡思乱想了起来,但是却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有时候我真的挺抱怨我这脑子的,有时候贼灵光,有时候却蠢的跟吴老二似的。
  算了,爱咋咋地吧,知道她没事,我这心就放下了,剩下什么的都是浮云,谁让咱是雷锋的传人呢,而且九叔跟我讲过,只要是破了那个‘七死草人’,这法必定会反噬其主,真正在背地里使坏的那个人,照理来说现在即使是生活还能自理,但是最次也得咯痰带血丝了。
  不死也得脱层皮,一想到那个背后主使的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大爷的,都是他害的,要是没有他也不可能有今天这局面。你说你一天天干点儿什么不好,为啥非要害人呢?难道是看电视看多了对那些反派们心存仰慕?
  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人。这不禁让我唏嘘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敢乱飞了。
  好在哥们儿命不该绝,而你也应该受到了报应,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害人了。
  只可怜我这一身伤了,老易应该已经跟文叔说了吧,唉,虽然老易刚才已经跟我说把那铜钱剑从新窜好了,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威力了。真是郁闷。

  好在文叔平时好像都不动那床下的东西,而且那盒子让我放的好好的,他不会轻易的打开,人不就是这样么,往往都会被眼前看到的东西所迷惑。
  殊不知,你看到的也许都是假象,包括董珊珊,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其实我做的所有的事都是没有错的。当然了,那次揍了董思哲确实是我有些冲动,但是我却一点儿也不后悔,和这次一样。
  很矛盾是么?我其实自己也这么想。
  算啦算啦,至少现在还留着一条小命儿,我就别去想了,想得太多实在是太累人,那些负担都压得我快喘不上气了。她已经有了她自己的生活,我就不要再去打扰了,不管怎样,以后还是不要再和她有联系的好,否则就是自寻烦恼。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比起之前的夜狐一家,我已经算是万幸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尽快的康复,然后继续去找那个逃跑的女鬼。

  我忽然发现,这真是一事没断又添一事,本来以为在袁氏大楼能找到那个女鬼的线索什么的呢,没想到没找到不说,还差点儿把命搭进去。
  我越想越生气,老天爷你总是快吧我玩儿崩溃的时候,又给我一丝希望,而在我要有希望的时候,却又把我玩儿崩溃。
  去你大爷的老天爷,去你大爷的命运!
  我恶狠狠的想着,忽然发现,不知何时起,我似乎变得那么的优柔寡断,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这还是我的性格么?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老易回来了,让我奇怪的是他身后董珊珊现在的男朋友竟然也跟了回来。
  他想干啥?
  老易对我说:“他说钥匙落这儿了。”
  我见那小子对我笑了笑,我没搭理他,开始摆弄手机。他见我完全没理他,也没生气,反而坐在了病床上对我说:“你好,我叫由夕,董珊珊的男朋友。”
  我抬头望了望他,问他:“日本人?”
  他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对我说:“鞍山人。”
  吗的,冲他这名字就看的出来他不是啥善类,由夕,还太君呢!难道这厮就是传说中的中日混血?算了,理他作甚,于是我继续摆动手机没有搭理他。
  他见我又没搭理他,有点沉不住气了,好像露出了本来的面孔,冷笑了一声后,对我说:“董珊珊和我说你俩是老乡,还是高中同学是么?听说你俩关系挺好呀?”

  看他说这两句话我就差不多知道他是啥人了,典型的小资白领,小肚鸡肠,正是我最不屑的品种,跟他说话都浪费我宝贵的吐沫。于是我又没搭理他,老易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儿,就站起来了。
  那什么由夕见我有没搭理他,也没再生气,反而对我笑了,他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她以前的男朋友吧。”
  想不到这厮眼力还不错,他大爷的,我便看了看他,跟他说:“你想歪了,我俩只是好朋友。”
  显然,这是他预料的到的,他对着我轻蔑的笑着说:“是也好,不是也好,我不希望我的女朋友和一个疯子做朋友,你明白么?”
  旁边的老易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刚要开口,我给了他一个眼神,他也就止住了,我又摁了下手机,和他说:“抱歉,我耳朵受伤了,没听清你说的什么,你是在和我说话么?能再说一次么?”

  他有些沉不住了,对我说:“我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和一个醉汉,疯子做朋友,你没听见么?我劝你以后还是少联系他,否则你受的伤会比现在还要重几倍,你懂么?”
  我乐了,看来他是见我现在跟半残废似的好欺负啊,来这儿跟我放狠话来了,望着他这副嘴脸,怎么看怎么像以前玩儿的游戏机《魂斗罗》第三关的关底,我记得当初我拿散弹枪把它射死了啊,咋今天又蹦出来了呢?
  这什么由夕见我竟然还笑了,他狠狠的跟我说:“你笑什么?”
  “我笑你妈。”
  这回轮到他愣了,他想不到我现在这副身体还敢和身高马大的他说出这种问候他家人的经典话语。

  他愤怒了,举起了右手就想往我脸上招呼,可是却被身后的老易给抓住了,老易就是在不长眼睛,看到了刚才的那幕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怎么可能让我吃亏呢?
  他见老易阻止他,回手就给了老易一下,别看老易平时缺筋少脑,性格开朗,很少发脾气,但是却被这一下给抽出了火,本来他体格就挺棒的,只见他也不吭声,举起了右拳直接就往由夕脸上招呼,咚的一声,直接就把那由夕的鼻血和眼泪给砸了出来。
  而我则咬牙,忍着剧痛猛然下了床站在了地上,尽管全身就跟刀扎一样,左腿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但是这都不重要了,他大爷的,如果不给他点颜色,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睛,要知道,老子和老易成天跟鬼打仗,还会怕你么?
  你就是再狠,能有鬼狠么?典型的书呆子,就这样的不教训他一下,他就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敢起我脑袋上拉屎?

  老子是对女人没辙,但是对男人我从来就不知道害怕这俩字儿是咋写!
  我起来的时候,老易已经一个漂亮的跤活儿把这倒霉蛋儿给摔趴下了,一看这就是那种成天坐办公室的腐败分子,摔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儿的,我让老易把他架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